用,还是不用,这是个问题

梦境书评
2018-05-02 看过

中国作为一个抗生素滥用严重的国家,2013年消耗了16.2万吨抗生素,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在这个方面,我终于没有扯国家大腿,我使用的数量,是超过平均剂量的。身为一个从小多病的孩子,这本书的副标题《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是很触动我的内心的。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

我们究竟给了我们的孩子什么?各种科学育儿的书籍都告诉我们,不要口对口给孩子喂食,却忘记了我们长久以来就是这样被养育长大的,甚至连其他很多动物也是这样喂养它们的下一代的。可以说,这是经历了时间的检验的一种方式,或者说,在现代各种辅食制作工具出现之前,这是最简单最自然的喂养方式。如果说这种方式有那么多缺点,那么为什么智人和其他的动物们并没有因为这种养育方式而灭绝?当然,我并不是说这种口对口喂养方式是好的,我自己也从未采用过这种方式。但看了本书,我才有了另外一种理解,这是一种传递“菌脉”的方式。把孩子早早暴露在各种细菌和其他微生物之下,并不一定是坏事。

作者认为,抗生素、剖宫产和奶瓶喂养,改变了人类世代延续的菌脉,让孩子们失去了部分本该在身体内生存的微生物,而这一伤害,是几乎无法弥补的。人的身体由30万亿个细胞组成,但是它却容纳了超过100万亿个细菌与真菌细胞。这些细菌加在一起有1.3kg重。每个不同的成年人所携带的细菌从整体上看是非常相似的,但每个人的菌群都有独特之处。我们微生物组的差异远远大于我们基因的差异。那么我们破坏掉这些原本世代存活在人体之内的微生物会带来的后果,是我们所能想象能承受的吗?

大量使用抗生素,破坏了身体内的菌群平衡,在杀死致病菌的时候,也伤害了原本帮助我们维持健康的细菌。表面上看来无关紧要,实际上,肥胖症、哮喘、胃食管反流、乳糜泻、过敏症、Ⅰ型糖尿病等疾病都被作者认为是抗生素可能带来的副作用。我不敢相信,也不敢不信。我不能不信,因为作者不但有他的理论依据,也有他的实验数据。我不想相信,因为这实在是太可怕,我需要更多证据、更多实验、更多对比,才能让我相信这些结论。作者说,生命早期接触亚临床剂量抗生素处理足以带来终生的影响。生命早期接触过抗生素可以干扰体内微生物的组成,而且即使这种干扰本身是暂时的,它们的后果却是终生性的。我们身边有多少婴幼儿使用过抗生素呢?谁又敢说对他们的终生负责呢?

儿子时常问我,这个细菌是好的还是坏的呢?我无法回答。比如幽门螺旋杆菌,我们一开始认为它是病原体,但是它实际上亦敌亦友:随着人的衰老,它会增加你患胃溃疡与胃癌的概率;与此同时,它也保护了食管,降低你患胃食管反流疾病的概率。对这样的细菌,我们该怎样看待呢?现在我们体检时发现幽门螺旋杆菌水平较高就要建议使用抗生素治疗。这种做法在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后又会被怎么评价呢?我们不知道。

而且我们还有大量被动接受的抗生素。上面我们说到2013年中国消耗了16.2万吨抗生素。你以为全是医院治疗用的?错了,这里面有52%是兽用。别以为是宠物店给那些猫猫狗狗治病所用,这些抗生素的作用是为了增肥动物。低剂量的抗生素有促进生长的效果,低剂量的抗生素可以使动物在正常体重的基础上增重5%~10%,甚至15%。我们以为我们花更高的价格买有机牛奶之类的产品是为了让这些动物吃的更好一点?错了,我们花钱是为了让它们别吃抗生素。

当我们生存的环境被这么多抗生素包围的时候,可想而知,自然选择会让那些耐药菌存活下来。而我们药品研发的速度很可能会跟不上细菌迭代的过程。当那些耐药性很强的“超级细菌”来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就只能束手就擒了?我们谁都不希望出现那种无药可救的细菌和疾病,而解决的办法也许就在我们每个人的手中。

最后我想探讨的是,究竟什么算是抗生素滥用。有一本著名的书叫《寂静的春天》,是讲杀虫剂滥用的。由于这本书影响极其广泛,70年代后很多国家开始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DDT。但与此同时,疟疾开始在大量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死灰复燃。每年有一亿多的新发疟疾病例,一百万以上的人口死于疟疾,而且其中大多为儿童。这当然是因噎废食,但是什么是抗生素滥用这个问题是值得深入探讨的。作为一个相信医生的妈妈,当孩子感冒发烧咳嗽或者有其他症状的时候,我都会带孩子去医院。大夫都会要求做血常规五分类检测,看到白细胞偏高,就会开出抗生素作为处方。我不能说大夫是不负责任,毕竟有检验指标作为用药的指征,但我也不敢相信这是完全正确的,作为一个有基本生物学常识的人,我们知道白细胞就是起防卫和吞噬作用的。白细胞计数升高当然意外着有炎症,但是不是意味着这些炎症是人体自身解决不了的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没有大夫会为你承担这样的风险。何况,抗生素在我国作为非处方类药物,很多人是不通过大夫,自己决定使用的。这里有多少是滥用,就更难说了。我们当然不能对抗生素的使用一刀切,但我觉得在使用抗生素这个问题上也应该谨慎再谨慎。

在本书阅读中有一个小细节,作者提到,现在全球有超过一亿人感染了艾滋病。我觉得这个数据太过吓人,于是搜索了一下,我查到的数据是2017年全球艾滋病感染者数量为3670万人。而这本书的英文版出版时间是在2014年,当时的感染者应该远小于这个数字。不知道是译者的错误还是本来就是错的。这个问题使我严重丧失了对本书的信任度。

我不是学医的,不懂专业知识,只是谈了一些自己的感想。如有错误,敬请指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消失的微生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微生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