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宴清都
2018-05-02 12:50:26

殷海光因≪民主评论≫“港方编者”把他所说的“康德底纯理论衡”改作“纯粹理性批判”大为恼火。他说:查“批判”一词,系来自左翼宣传家,取自日本左派著作者。…基于思想与现实之理由,凡左派之名词,必避而远之。平生与此类“邪名”作战不遗余力。尤于“批判”一名,恶之极深,盖火药气太大故也。

“作战”并非虚言,殷海光曾“评议”过周德伟先生用“批判”二字,周先生“学养较厚”,立即公开承认疏忽。他还曾猛烈抨击过某“教授先生”在台大法学院开设一课名为“社会主义批判”,谓“这是海派左翼名词。该氏思想上的狐狸尾巴复现于学府,可悲可耻孰甚?”所以当“港方编辑”替他安上“批判”二字时,他会觉得“这一耳光打得不小啊!”

殷海光致信徐复观,希望能“设法补救”。徐复观大概给他列了一个“名录”,不知道有没有他“大表欢迎”的“批评”,他选的是“批导”。他说:要来个大划分,凡在学术范围以内的名词用语都好商量;凡在学术范围以外的名词用语概不考虑。取“批导”,是因为从批评过程而导出新的东西,含有积极的意味。

殷海光之所以着急,除了因此“自我否定”,无法在师友学生面前交代外,还有一个“属于语用学底范围”理由

...
显示全文

殷海光因≪民主评论≫“港方编者”把他所说的“康德底纯理论衡”改作“纯粹理性批判”大为恼火。他说:查“批判”一词,系来自左翼宣传家,取自日本左派著作者。…基于思想与现实之理由,凡左派之名词,必避而远之。平生与此类“邪名”作战不遗余力。尤于“批判”一名,恶之极深,盖火药气太大故也。

“作战”并非虚言,殷海光曾“评议”过周德伟先生用“批判”二字,周先生“学养较厚”,立即公开承认疏忽。他还曾猛烈抨击过某“教授先生”在台大法学院开设一课名为“社会主义批判”,谓“这是海派左翼名词。该氏思想上的狐狸尾巴复现于学府,可悲可耻孰甚?”所以当“港方编辑”替他安上“批判”二字时,他会觉得“这一耳光打得不小啊!”

殷海光致信徐复观,希望能“设法补救”。徐复观大概给他列了一个“名录”,不知道有没有他“大表欢迎”的“批评”,他选的是“批导”。他说:要来个大划分,凡在学术范围以内的名词用语都好商量;凡在学术范围以外的名词用语概不考虑。取“批导”,是因为从批评过程而导出新的东西,含有积极的意味。

殷海光之所以着急,除了因此“自我否定”,无法在师友学生面前交代外,还有一个“属于语用学底范围”理由。他说:即使如先生(徐复观)所言,“批判”一词在日文内原属学术用语,但传至中国后,用成宣传用语。而现在一般人对此词之用法,系接着宣传的用法而来者,且已成一气流:表示“否定”,与“火气”。此一用法之势已成,便谓已被“滥用”。既被滥用成势,如欲拗过头来,说“批判”原非此义,而系等于“批导”,必吃力不讨好。西方学人于发现一公用之名被大家滥用成势而离原意时,必赶快另用一字,或另造一字,以表其意。从事思想工作者,对于语言符号所代表的意义流动之情况,必须有高度之警觉。

——事见殷海光致徐复观之二、之三。≪纯粹理性批判≫彼时“无厘订之译名”,现在定为“批判”,从未想过还有如此计较,一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殷海光书信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殷海光书信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