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微镜下的高兴很疯狂

原侑壹
2018-05-02 看过

“高兴死了”最初是源于推特之中,发起者珍妮·罗森开始之初只是“想要疯狂地高兴起来,出于纯粹的愤怒”。而现在,“高兴死了”伴随着珍妮罗森同名小说的出版在国内蔓延了开来。

“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却高兴死了。”

这句话,写在书名《高兴死了》的下方,是正在经历着“人生低谷”的人们,渴望自动切换到“高兴死了”这种状态的一种宣言和挑战。

作者的与众不同之处

《高兴死了》的作者有点特殊,珍妮·罗森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我看过很多精神科医生。根据他们的说法,我是一个高功能抑郁症患者,伴有严重的焦虑症、中度临床抑郁表现以及会引发轻度自残的冲动控制障碍。我患有回避型人格障碍和偶发的自我感丧失症……”

我不知道其他的读者出于什么原因读了这本书,因为作者些许的“与众不同”,还是因为书中关于高兴的内容的过于疯狂。我无从知晓,有多少读者因为书中过于离散的内容而感到失望,即使是疯狂的高兴也依然无法让他们接收到作者想要表达的真心,从而对这本书感到了失望。我也无从得知,有多少读者因为或多或少的感同身受而选择和作者一起高兴致死。

“‘只要打起精神’是全世界公认的最无效的治疗抑郁症的方法。这几乎等于告诉某个断了腿的人’只要起来走走就能痊愈’。’’
“我曾经拨打过好几次热线,为了让他们说服我别伤害自己。”

身为旁观者,因为不了解,或许处于好心的安慰,却也会在不经意之间给对方造成伤害。或许,我们能做的,不只是口头上的安慰,而是更多的陪伴和营造轻松的环境,去减轻对方在精神上的负担。当意识和行动无法统一起来的时候,对于患者而言,家人、朋友甚至陌生人都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救命恩人。

“我依然会连续数周躺在床上,就因为有时候我连起床都难以做到。每当严重的焦虑袭来而我甚至无法站着与它搏斗时,我会躲到办公室桌底下。”

我们很难去体会他们绝望或无助时的具体感受,所以也就不要轻易说出“放松一点,别想这么多”“打起精神,没什么大不了”之类鼓励的话语。既然无法感同身受,就没有必要站在同一个位置,将“自以为是”的想法强加给对方。是好意,但或许不是安慰的方式。比起安慰,用心去了解对方的想法,然后通过沟通和陪伴去化解他们一个个心结,才是对那些身处人生低谷时期的人们的最好的鼓励方式。

显微镜下看高兴

“高兴死了”,最初是人们声嘶力竭的抗争,是人们希望从病症的恶魔手里夺回自己的生活的决心。现在,处于人生低谷期的人们希望通过它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生活。所以这本书才会成为一本爆火的奇书,席卷了美国亚马逊年度图书、美国巴诺书店年度图书、美国有声书协会年度图书等一个个美国年度榜单。

我还会提醒自己: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

“高兴死了”,是缩小强烈的绝望的一种态度,希望忽视残酷现实带给我们的悲观的影响;“高兴死了”,是放大微小的幸福的一种追求,希望重视我们曾经无视或错过的习以为常的美好,用积极乐观的态度去面对正在经历着的讨厌的糟糕的生活。

不满、抱怨、抗拒、讨厌、无奈、绝望……各种各样的情绪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时不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上空,盘旋,聚散,散落,循环。

“享受当下还不算糟糕的时刻,因为糟糕的时刻即将来临。”

这是作者珍妮·罗森生活的法则。

日本作家京极夏彦在《讨厌的小说》中的一句话:讨厌的事情,终归是有的。而最最讨厌的事,已经在你的身上发生了。

不管是京极夏彦的当下最讨厌的事情,还是珍妮罗森当下还不算糟糕的时刻,两者同样提醒着我们,接受当下不能改变的事实,但我们也可以通过勇敢面对,寻找到一个让自己逃脱失望甚至是绝望的出口。

将微小的小确幸,拿到显微镜下,那些以N倍数放大了的“高兴”会包含着各种各样名为“爱”的原因,让人们在黑暗的之中看见光明,抓住每一个值得高兴的瞬间,珍惜每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在下一个天亮醒来的时候,不再辜负生命中的那些好时光。

我们会胜利。我们会活着。”

这是“高兴死了”这场活动的目标,也是《高兴死了》这本书想要传达给人们的讯息。

如果你正处于人生的低谷期,不妨在这本书中去寻找和发现那些你曾遗失或错过的高兴和美好。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