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村经济 江村经济 9.3分

时代叩响平民

萧淡墨
2018-05-02 11:36:01

十九世纪中后期开始,西方列强开始大肆侵入古老的中国土地,中国的传统社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高效的资本主义对小农经济产生了巨大冲击,平民百姓也许见不到大刀霍霍的西方列强,但是他们却实实在在地受到了影响——极其恶劣的影响。在水深火热中,农村的资本不断流向城镇,再由城镇涌向对外通商口岸,进而输入西方世界,这一过程,不仅加速了中国的贫困,最直接最根本的是中国最大群体——农民——走向绝望,在二十世纪初期,越来越多的农民破产,他们失去了土地,也无力支付地租,他们是破产的农民,他们是新世纪工人的来源,中国共产党在这一背景下诞生,可以说是极大地契合了农民最需要的东西,毕竟,彼时的他们,最需要的是土地,最痛恨的,是贪婪的高利贷者和地主。当然,以上大背景并不是本书的讨论重点,本书是1936年的调查报告,作者并没有政治倾向,而且南京政府是当时的正统政府,所以谈论太多的政治问题是不理智的。看完这本书,我们可以想一想,一年之后,日军全面侵华,原本就不堪重负的中国人将会在怎样的迫害下生存,这是费孝通在调查时完全预料不到的情况,也正是在1937年末,日军制造了南京大屠杀,开弓弦村位于太湖边上,在这一屠戮中,一定也受到了很大伤害。

但是不管怎样,本书的书写时间,已经是中国农民饱受压迫许多年后了,以开弓弦村为例,日本等国的蚕丝业高度发达,本国的蚕丝业与它比起来没有优势可言,同时国际生产效率的提高使得蚕丝价格骤减,村民们的生产手段停滞不前,很难有大的发展,因而,他们的蚕丝卖不出好价钱;与此同时,传统农业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农民甚至要借米生存。看完这本书,可以预料,他们的破产是必然的,然而历史也证明了这一事实,在写这本书的时候费孝通还在希望农村工业的发展以改善农民处境,然而日军的大肆破坏以及政治环境的不理想证实了这一构想的破产。当时有三分之一的土地在农民自己手中,其余的均在地主手中,这些地主手中的土地,是通过贷款等途径赢得的,农民自己土地的流失是一个极快的进程,但是,也不能过分指责高利贷者,毕竟当时没有成熟有效的信贷系统,农民自身的力量也很有限,政府的重点放在围剿中共上,而不是为百姓的福祉考虑,所以高利贷群体应运而生,从某种程度上,他们对于农民的生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的。

有必要谈及开弓弦村农民(其实当时国内的农民基本都是这个情况)的花销项目,主要分四个方面——日常需要的开支、定期的礼仪费用、生产资本、利息地租捐税。这四项是最基本的,为应对经济大萧条农民只能在某项稍稍减少,日常开支农民可能会以降低生活标准来减少花销;礼仪费用在婚事上,小媳妇制度在那几年大行其道(比以往多),这一行为减少了彩礼嫁妆等花销,同时亲戚间的往来也减少了,亲情味儿在这一背景下不得不淡了一些;生产资本不太可能降低,只能提高生产技能一提高林润,所以我们看到本书用很多的篇幅叙述了本村蚕丝厂的情况;利息地租捐税,这是很无奈的开销,农民在无钱可花时只能贷款借粮,我们甚至要知道,这一项开销是增加的。

这本书的讲述方式比较有意思,其实是用隐隐的时间感的,首先从传统的角度介绍开弓弦村,当然,它也代表了整个中国农村的基本传统,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比较封建愚昧的农村,其实本书自始至终农民都比较愚昧、比较目光短浅,这是时代使然,他们的文盲率相当高,这是生活所迫造成的。我们从这些传统中看到了妇女地位的低下,但是随着叙述的进行,我们看到妇女地位在悄悄提升,这主要得益于新的社会背景下妇女不得不工作来补贴家用,她们的话语权也有了很大提升;同时,我们首先看到蚕丝业的不景气,后来也看到了社会人士在这一方面所做的努力,蚕丝工厂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农民的处境,但是基于农民的“不配合”,工厂的运转也有很大问题,外面还有债款贷款,所以能坚持多久也是一个大问题。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农民在困境面前的坚强,以及在不景气时所做的努力,这些微小的改变的强大生命力的体现,以及偏向乐观的特点。

有必要谈及蚕丝长的基本制度,有四个基本特点,1.工厂属于社员所有,2.主要由农民银行给予资金,3.由蚕丝学校通过当地领导人管理,4.部分社员参加劳动,担任工作,所谓的合作原则的意义在于分配上。虽然存在不少问题,但是我认为这种模式对于当下的农村也是一种参考,毕竟生产力提高了,这对于振兴乡村提高乡村工业的地位也许有很大帮助。

费孝通对于当时的蚕丝业也做了总结,即,蚕丝长困境的主要因素是资金问题,1929年建厂,截至1936年虽有盈利(贷款数目在减少),农民看不到工厂给自己带来的改变,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家庭具体收入能不能增加,一旦他们的愿望没有实现,他们就会感到希望破灭,因而不再向工厂交纳股金,这加重了工厂的困境。更具规章,社员有权查账,但人们只停留在怀疑和议论上,而不采取实际行动进行调查;改革者只教授女孩如何缫丝,而没有教社员如何做工厂的主人。只要教育工作跟不上工业改革的步伐,合作工厂只是为人民而开设,部分属于人民,但绝不可能真正由人民管理。

书中通过表格的方式为读者展现了一年的经济活动,感到很有意思。不过本书的谈论并不只限于经济,虽然书的名字叫“江村经济”,但真正讲经济的也就一半的篇幅。

还谈及了一些有意思的现象,以前从来没研究过这些,比如表亲婚姻的上山和下乡,女孩子同姑姑的儿子结婚叫上山,这是比较理想的情况,因为婆婆就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姑姑,会对女孩好,据作者说只有这种表亲有年龄相仿的,他们一般首选这种结合方式;另一种下乡指的是女孩嫁给自己舅舅的儿子,这样是下选,因为婆婆是舅妈,她年轻的时候受过自己姥姥的气,所以她会通过有血缘关系的儿媳还回来。同样,寡妇没有继承权这一点比较让人心酸。小媳妇制度即童养媳是为应对经济萧条而扩大的婚姻手段,这一行为限制了未来的亲戚范围,所以他们若不是经济困难,是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娶亲的。还有黄泥膀,说的是如果儿子在成婚后死去,而没有留下孩子,这时候老两口可以为儿媳招进来一个后夫,他们的孩子将被视为死者的后嗣,后夫在这个家中地位比较低,如果不是生活十分窘迫,是不会有人愿意做黄泥膀的。还有“两头挂花幡”,说的是老两口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他们可以招进来女婿,生的孩子至少有一个男孩姓他们的姓,也就是我们说的倒插门。

不过书中有些现象在全国范围内十分不一样,作者所说的开弦弓村一家平均只有一两个孩子,这一点我深感诧异,因为在我们那里的农村那一年代平均每家至少四五个孩子,这还都是长大成人的。也有一些情况是地方特色,比如航船,这是结合当地地理特征而促生的职业。

这本书的调查样本比较小,所以统计意义不是特别大,不能代表全国农村的情况,但是它还有它的伟大性,它对于江南地区有其代表性,而且能深入研究农村,对后世也起到了很大的影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江村经济的更多书评

推荐江村经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