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名的诗

皮皮虾和米稀稀
2018-05-02 11:26:30

谈论废名必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读过民国文学的人自然知道,废名没有位置。不是说废名写的不好,废名写得好,但难于归类,他在民国文学史上一枝独秀,和谁也不像,但不能说废名不重要。

和废名写的小说相比,废名写诗不上心。《桥》和《莫须有先生》几经删改,才有定稿,而废名写诗就不花力气,用他的话来讲:口占。随口吟,信手写。他写诗妙,妙在诗人诗心,出口成章,这种诗不可学也不能学,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废名。他的名作《掐花》按照他的解释,用了很多佛学的典故,但读起来全然无碍,看不到雕琢的痕迹。他随手写出来的句子好的让人羡慕,譬如他写美:

妆台

因为梦里梦见我是个镜子,

沉在海里他将也是个镜子,

一位女郎拾去

她将放上她的妆台。

因为此地是妆台,

不可有悲哀。

“因为此地是妆台,不可有悲哀。”几个字写尽了美和人的关系。美是什么?美让人庄严。对着镜子不可以哭,这样是对美的亵渎。

又比如他作诗写人误入桃花源:

我骑着将军之战马误入桃花源,

溪女洗花染白云,

我惊于这是那里这一面好明镜?

停马更惊我的马影静,

女儿善看这一匹马好看,

...
显示全文

谈论废名必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读过民国文学的人自然知道,废名没有位置。不是说废名写的不好,废名写得好,但难于归类,他在民国文学史上一枝独秀,和谁也不像,但不能说废名不重要。

和废名写的小说相比,废名写诗不上心。《桥》和《莫须有先生》几经删改,才有定稿,而废名写诗就不花力气,用他的话来讲:口占。随口吟,信手写。他写诗妙,妙在诗人诗心,出口成章,这种诗不可学也不能学,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废名。他的名作《掐花》按照他的解释,用了很多佛学的典故,但读起来全然无碍,看不到雕琢的痕迹。他随手写出来的句子好的让人羡慕,譬如他写美:

妆台

因为梦里梦见我是个镜子,

沉在海里他将也是个镜子,

一位女郎拾去

她将放上她的妆台。

因为此地是妆台,

不可有悲哀。

“因为此地是妆台,不可有悲哀。”几个字写尽了美和人的关系。美是什么?美让人庄严。对着镜子不可以哭,这样是对美的亵渎。

又比如他作诗写人误入桃花源:

我骑着将军之战马误入桃花源,

溪女洗花染白云,

我惊于这是那里这一面好明镜?

停马更惊我的马影静,

女儿善看这一匹马好看,

马上之人

唤起一生

汗流浃背,

马虽无罪亦杀人——

“马虽无罪亦杀人——”看到绝美的事物,吓出一身冷汗,不说真美,而去怪马:你把我带过来,这是要杀了我。这种讲法新鲜、有趣,是废名别致的地方。废名写诗不着技巧,纯然靠着诗心动人。这样写诗自然也就难以纳入技术的框架加以评判,谈冯至会谈到十四行体,谈卞之琳会谈到主体视角的变换,谈穆旦会谈到新的抒情与旧的抒情,可废名,我们谈什么呢?

用废名的话来形容,读废名的诗,好比“一匹白马,好天气,仰天打滚,草色青青。”不知怎么的,心里已经是一片盎然的春意。

1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认得人类的寂寞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认得人类的寂寞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