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土 吃土 7.6分

是时候变脏一点了

钱粮周边
2018-05-02 10:40:33

1860年,法国科学家巴斯德做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实验。他把肉汤灌进两个形状不同的烧瓶中,第一个烧瓶的瓶口竖直向上,第二个烧瓶是像鹅颈一样的曲颈瓶,他将两个烧瓶中的肉汤煮沸、冷却,但是瓶口保持敞开,可以与空气接触。三天后,瓶口竖直向上的烧瓶里的肉汤长出了微生物,而曲颈瓶却没有。巴斯德解释,悬浮在空气中的尘埃和微生物可以落入顶端开口的瓶子直达液体,微生物在肉汤里得到充足的营养而生长繁殖。鹅颈瓶虽然与空气相通,但空气中的微生物仅仅落在弯曲的瓶颈上,而不会落入肉汤中生长繁殖。

巴斯德的这个实验让我们认识了微生物,同时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根深蒂固的印象,那就是微生物是坏的,它们让食物变质,也让人生病。“生水里有细菌,喝了会肚子疼”,“饭前便后要洗手”,这些道理,小孩子都懂。可是《吃土》这本书让我们重新审视了这个大多数人所持的观点,它不是让我们抓起土来吃,这本书真正的英文名字是Eat dirt,意思是吃得脏一些。这本书想要告诉我们,微生物不是我们的敌人,它们和我们是共生的关系,众多免疫性疾病都是因为我们太爱干净了而引起的,所以我们应该采取措施让微生物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

《吃土》这本书的作者乔希•阿克斯博士(Dr. Josh Axe)是美国著名自然医学专家,美国营养学院注册营养专家,脊椎按摩疗法博士。他运营着一家世界著名功能医学诊所和一个月访问者量达1500万的自然健康网站(DrAxe.com),致力于帮助人们用食物替代药物来获得健康。他曾担任过2012年伦敦奥运会美国队的随行医生,也是包括迈克尔·菲尔普斯、瑞安·罗切特、彼得·范德卡尔伊和蜜茜·富兰克林等众多专业运动员的保健医生。

《吃土》这本书通过讲述带给我们三点启示。

启示一,人体微生物的缺失引发了肠漏症。

启示二,微生物是怎样从我们身上消失的。

启示三,如何用吃土方案让微生物回归。


启示一,人体微生物的缺失引发了肠漏症。

微生物因为太过渺小而被忽略,但在地球上,真正的主宰者却正是细菌。在近30亿年的时间里,细菌是地球上唯一的生命形式。它们占据了陆地、天空、水体的每一个角落,推动着化学反应,创造了生物圈,并为多细胞生命的演化创造了条件。它们制造了我们呼吸的氧气,支撑了我们耕耘的土壤,提供了海洋生态系统赖以维系的食物网。绝大多数微生物都非常微小,100万个微生物也不过针眼大小。但是假如把地球上所有的微生物都聚拢起来,它们的数目将超过所有哺乳动物、鸟类、昆虫、树木等肉眼可见的生命形式的总和。

人体内所有的微生物聚集在一起,总重量有1-3千克,是人脑重量的两倍,其中大多数微生物都居住在肠道中,它们负责消化食物和生产维生素,调节激素水平,去除毒素,产生为肠道提供给养和保护的天然化学物质。肠道不仅负责消化和吸收食物,实际上还是一道屏障,整条肠道中的中性或有益菌填满肠壁空间,使肠道形成一道黏膜屏障,控制哪些营养可以被吸收,阻止过敏原、微生物或其他毒素进入。如果这层屏障出现漏洞,微生物和食物微粒就能够从消化道內渗出,激发炎症免疫反应,尽管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它们都归因于同一种病症,叫做“肠漏症”,医学上更专业的术语是“肠道滲透性增加”。

肠道易激综合征、代谢综合征、克罗恩病、皮肤炎症(湿疹、牛皮癣、狼疮、痤疮)、糖尿病、多种过敏与食物敏感,这些疾病在现代发生得越来越多,可能你没有想到,这些疾病都与肠道屏障的脆弱有关,甚至阿尔茨海默症、自闭症、帕金森等看似属于脑神经类疾病,都与肠漏症密切相关。乔希•阿克斯在临床诊疗过程中通过对病人肠漏症的诊断和纠正,使病人的免疫系统得到了很大恢复,并改善了以上疾病的表征。

肠道的那层粘膜屏障是如何被破坏的呢?在我们的肠道上有一种叫做“连蛋白”的信号蛋白,负责调控细胞之间打开或关闭。如果肠道暴露在感染条件下,连蛋白就会使肠道屏障上的紧密连接松懈,导致肠漏症,对抗有害细菌的有益微生物将被遗失。现代社会中出现了很多可能触发连蛋白的因素,使得肠道的大门经常敞开着。曾经非常有益健康且短暂出现的免疫系统反应变得永不停歇,使得身体产生慢性炎症,变得十分脆弱。


启示二,微生物是怎样从我们身上消失的。

肠漏症的增多,与我们现代的生活方式直接相关。我们不知不觉用了五种手段将微生物从我们身上赶走。

首先,食用加工过的、非有机食品,让我们远离了微生物的本源——土壤。先进的食品工艺技术在优化了食品风味的同时,杀死了食品中天然的有益菌。

比如,我们现在喝的牛奶,为了保质期更长,更利于储存,大多使用了巴氏灭菌技术,这是一种利用较低的温度既可杀死病菌又能保持物品中营养物质风味不变的消毒法,尽管是低温杀菌,但是温度依然超过了微生物的最适生长温度。

再比如,有一种食物过敏症叫做麸质过敏,麸质是一种存在于小麦中的黏性胶状蛋白,在食物加工中能够使面团变得富有弹性,常常用于面包的加工中。但是有的人身体中缺乏有针对性地分解和吸收麸质的酶,当麸质进入小肠,人体免疫系统会将其作为外来细菌,触发连蛋白的反应,肠道屏障因此被打开,形成肠漏。

现代生活让人们远离土壤,食物的包装越精细越吸引人,就连超市出售的蔬菜甚至都常常是被清洗过的。超市里有一种儿童偏爱的手指胡萝卜,被处理得干干净净放在包装袋里,打开就可以直接给小朋友吃。原以为买到了干净放心、孩子爱食用的产品,其实这些胡萝卜可能经过了氯的处理,不仅不带一点儿有益微生物,氯到了肠道还会破坏原本的肠道菌群。

其次,我们在生活中进行了过度清洁,不容微生物上身。人们的卫生意识越来越强,香皂、洗手液、洗衣液的广告宣传同时放大了这种效应。孩子本应多亲近自然,容许一些有益微生物和皮肤接触,广告里却是妈妈们一张张担心的脸、显微镜下小小的微生物像是可怕的敌人,用香皂洗完还不够,一定要有洗前和洗完后的细菌对比图,我们逐渐接受了把细菌消灭得一个不剩才是正确的做法。

环境毒素的增加也是导致肠漏症的主要原因。这些毒素主要是指化学毒素,比如农田里的杀虫剂,食品中的防腐剂、添加剂,家用清洁剂,种种美容用品,包括洗发水、化妆品、牙膏和护发素等等,都给我们的身体创造了危险的毒性负荷,使得肠道健康退化。

生活压力的增加会造成肠道健康实质性的负担。研究显示,压力会引起益生菌多样性的下降,进而导致肠道内酵母菌的过度繁殖。肠道中微生物平衡被扰乱,病原微生物就会干扰5-羟色胺、多巴胺等神经递质的分泌,更容易感到高度紧张和压力,产生慢性愤怒、成瘾、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

最后,是用药泛滥的危害。人们已经逐渐意识到了抗生素的过度使用会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害。不仅仅是抗生素,合成药物都会通过破坏屏障,损害肠绒毛和大规模地消灭益生菌的方式损伤我们的肠道。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短短四天内,一个疗程的环丙沙星就可以消灭婴儿肠道中50%的微生物。虽然多数细菌都能恢复,但是在有些儿童体内,某些菌株永远都不会恢复。

可怕的是,几乎所有人都在头痛时服用过布洛芬、吃过加工食品、用抗菌肥皂洗过手、服用过抗生素或经历过长期压力。上述任何一种因素都可能损坏肠道,如果几种因素结合起来,肠道渗漏就几乎无法避免了。就像一艘船有了裂缝,如果不首先修复裂缝,任何排水措施都无法保证健康之船不会沉没。


启示三,如何用吃土方案让微生物回归。

大多数的健康问题都始于肠道,乔希•阿克斯提出了具体的“吃土方案”,能够修复渗漏肠道,使其恢复到最佳的生理状态。

第一步,丢掉有害食物。尽量避免食用麸质、深加工食品和灭菌的乳制品。食物种类繁多,我们完全可以选择这些食物的替代品。比如,用藜麦、荞麦制成的面包替代麸质面包,用椰奶、杏仁奶、羊奶代替灭菌牛奶,另外,自己动手也可以制作很多食物,比如沙拉酱、鲜榨果汁、奶酪蛋糕等,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加工食品。

第二步,重新播种益生菌。亲近自然,赤脚在外面走一走,在花园里挖土,在海里和湖里游泳,和狗玩一会儿,去农贸市场买新鲜农产品,这些都是接触土源性微生物的好方法。

第三步,恢复肠道健康。多食用有机水果、蔬菜、肉类、坚果和其它产品,多食用未加工的发酵食物,比如酸菜、味噌、泡菜,都富含有益菌和促进消化的酶,有助于在肠道内增加益生菌的含量。

第四步,快速释放压力。通过多种自我调节的方式,有意识地让自己舒缓情绪和心理压力,比如接受按摩、睡前喝洋甘菊茶、阅读好文章、使用精油、听音乐等。

第五步,重新封闭肠道。吃土方案的最后一步也是整个方案的最终目的——将渗漏的肠道愈合,通过以上的四步,肠道健康已经得到了改善,也有一些增补剂可以提高整个吃土方案的效率,比如,服用益生菌、消化酶、补充一些所需的氨基酸等。


瑞典著名化学家诺贝尔(1833-1896)说:“充满煤烟、灰尘的车厢是一个活动的监狱”,“我最大的优点,是保护指甲的干净”,人们习惯了对微生物避之而不及。当然,微生物并不是都是有益的,但是敌我不分地赶走一切微生物,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不要忘记微生物和我们的共生关系,为了我们的健康,千万不要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吃土的更多书评

推荐吃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