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用我不可理喻的喜悦毁灭这该死的宇宙

李闲
2018-05-02 08:34:06

作者并不像我所理解的抑郁症患者的样子:内外极度纠结,在内心暗自挣扎,戴着微笑的面具,在黑暗中默默吞下血泪。不,她并不是,不知是不是作者从小就和各种精神疾病作斗争的原因,我觉得她的内心是十分坚定的,当抑郁症发作时,她会因为生理上的无法抵抗而在床上连躺几个星期,但她的内心从未如身体那样堕落,她会清楚地提醒自己:我的抑郁症发作了,它作弄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的精神,选择与这种抑郁而无法宣泄的现状抵抗,她决定让自己疯狂的高兴起来,虽然依旧有生理上无法抵抗的病症反应,但她依旧疯狂的高兴着,她决定让自己高兴死了,并以此来让那些讨厌她的人难过不爽,而这会让她更加开心。 这种高兴死了的活动或许在我们所谓的“正常视角”来看,是不正常的,跳进喷泉、追寻UFO的踪迹,在龙卷风后跟跑,这会是“正常人”做出的事吗?直接在大街上奔跑都会让别人多看几眼,或许还会说:“跑那么快干吗?有病啊?”你看,这都会让别人以为这是不正常的。 但是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比如早上去晨跑,中午吃饱饭后满足地听几首音乐,能安闲地喝一杯下午茶,晚上再与家人或朋友好好的聊聊天,他们能做到吗?

...
显示全文

作者并不像我所理解的抑郁症患者的样子:内外极度纠结,在内心暗自挣扎,戴着微笑的面具,在黑暗中默默吞下血泪。不,她并不是,不知是不是作者从小就和各种精神疾病作斗争的原因,我觉得她的内心是十分坚定的,当抑郁症发作时,她会因为生理上的无法抵抗而在床上连躺几个星期,但她的内心从未如身体那样堕落,她会清楚地提醒自己:我的抑郁症发作了,它作弄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的精神,选择与这种抑郁而无法宣泄的现状抵抗,她决定让自己疯狂的高兴起来,虽然依旧有生理上无法抵抗的病症反应,但她依旧疯狂的高兴着,她决定让自己高兴死了,并以此来让那些讨厌她的人难过不爽,而这会让她更加开心。 这种高兴死了的活动或许在我们所谓的“正常视角”来看,是不正常的,跳进喷泉、追寻UFO的踪迹,在龙卷风后跟跑,这会是“正常人”做出的事吗?直接在大街上奔跑都会让别人多看几眼,或许还会说:“跑那么快干吗?有病啊?”你看,这都会让别人以为这是不正常的。 但是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像“正常人”一样快乐的生活,比如早上去晨跑,中午吃饱饭后满足地听几首音乐,能安闲地喝一杯下午茶,晚上再与家人或朋友好好的聊聊天,他们能做到吗?或许在病未发作的时候是可以的,毕竟未发病时他们就是正常人。 不,其实不是的,试想,当你知道你最近可能就会上天,但其实你还没有,你会安安心心的和平常一样生活么?他们亦然,即使没有发病,他们依然活在焦虑中,而“高兴死了”这种活动,可以让他们在极度的欢愉中忽略掉焦虑,全身心地投入到快乐中。 在能够快乐的时候要最大限度的让自己快乐起来,这或许就是患者对自己的疾病最大的反抗了。 “作者的话”中有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当抑郁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羞于承认一些被当成‘个人缺点’的东西……害怕人们会为此担忧,更害怕他们根本不会担忧。我们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靠在沙发上,强迫自己呼吸。” 这段话让我想起我有一个朋友,她患上了抑郁症,在她确定患病之前,情绪算不上稳定,有一次她说:我不想上学了。当然,不是对我说,是对她家长说的,家长一开始也很好脾气,问了原因,但坏就坏在她并不想说,只是说不想上。家长会同意吗?当然不,家长好好说话孩子冷脸相待,于是家长就发了脾气,但是这并不能阻止她不愿上学的想法。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也不知是谁说的让孩子去看看心理医生,去医院看看,总之确定了抑郁症,吃了药了,后来好了没,我也不清楚,上大学了也没去和她聊过,但愿她好好的吧,能够早日脱离病症。但有时我会想,若是家长最开始不会“小瞧”了孩子身上不太正常的地方,是不是情况就不会发生到后来的地步? 真的,当周围有人的心情突然有很大变化,或者总是一会脾气好一会谁也不理一声不吭,不要觉得只是这个人突然“丧”了而已,过个一会或几天就能恢复好了,当然,短期能恢复好当然是没问题的,这种“丧”的情况也是正常的,但是如果当ta陷入这种情绪却没有人去关怀一下的话,如果ta也并没有采取心理自疗,而是不断陷入自我怀疑、焦虑、抑郁的漩涡,情况是会渐渐变得严重的。 这算是看过书后一时冲动写下的一些感想吧。 只希望所有的抑郁症患者可以击溃自己现处世界的灰白外壳,就如作者所说:我要用我不可理喻的喜悦毁灭这该死的宇宙。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