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仪式感存在的书店

芝麻开门
2018-05-02 看过

书店不会消亡,它会以另一种面目重新出现在世人眼前。

它会是如下的情景:

你来到一个空间,这里有书。你从架子上挑了一本你想看的,它可能是村上春树的最新小说,可能是迈克尔·刘易斯写的商业故事,可能是Jean-Michel Basquiat的纪念画册……拿着你心仪的书,你坐在椅子上喝咖啡,静候某位作者的沙龙活动开场。环顾四周,你碰到很多和你一样对这场活动感兴趣的人,喜欢喝这儿某款咖啡特调的人,喜欢阅读村上春树的人,喜欢周末来这儿看老电影的人……

切换不同的场景,你都能找到自己的同类。书、咖啡、沙龙、电影……都是你情感的需要、文化的认同,社交的手段,以及自我的表达。

以上是未来“书店”该有的模样,它是新物种不断出现时代的必然样貌。

“书店”的物种进化论演进到今天,经历了三次大变革,从最初的单一形态到多元化,进而发展到形而上的仪式感。这也是新世代用户(读者)对书,不仅作为知识载体,提出的更高需求。

-1.0:大而不倒

这是当地新华书店的情景:三层楼的书店,一进门如大卖场。热门畅销码堆放,各楼层区域按书的分类归纳堆放。单一业态基本是传统书店的全部。与环境对应的是人与人之间无法有即时的沟通、分享。

卖书就是卖书,没有其他任何。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这类实体书店。只是因为出版业的现实因素,这类书店并不会立刻消亡,尤其是新华书店系统。它们是一辆缓慢前进的沉重拖车。

-2.0:单一走向多元

高昂的店租和各大图书电商的崛起,逼迫实体书店做出转型升级。“不仅卖书”如今也成为很多书店的常态。咖啡、茶、简餐,是书店经营2.0的标配,不论是连锁书店西西弗、单向街,还是北京万圣书园,大都遵循这一模式。

台湾的诚品书店、日本的茑屋书屋是书店经营2.5的样本,二者各自代表了两种不同的经营路径。诚品经历了多年的品牌积累和沉淀后,他们会将部分书店面积转租给其他企业。而茑屋书屋代表了一种更加复杂混合的经营方式——书作为一部分与茑屋家电跨界混搭,完成了“生活”代替“家电”和“书”的场景覆盖。书成为整个场景的注释、说明。在基于大数据的理性分析前提下,书是感性角色的最好扮演者。

-3.0:生活的仪式感

但茑屋书屋就代表“书店”发展的终极形态吗?

如果这个思路继续向前走一步,一周只卖一册书的“一册一室·森冈书店”创办人森冈督行的做法更加极致:每周精选一本书,以它为主题,策划一系列相关的周边、活动和展览。在繁复的数据分析、深度阅读、综合出版社等各种信息的前提下,选出的书在有限的空间里起到了提纲挈领的作用——它击穿了有形的纸张(书)、物件(衍生品)、形式(活动)直抵人心,它是光,是盐。

可以想象书店3.0的面貌应该是:在一个有书存在的空间里,人们做着各种事。书是筛选器,它挑选、区分人群,使你我能找到世上的其他同类。 书是枢纽,它是不同场景的连接点。也因为不同场景的存在,整个空间才能产生了不同的新意义。

【注:以上是读完吴声的这本书后的一点联想,关于书在“书店”的场域中的作用、角色。这并不是此书的书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新物种爆炸的更多书评

推荐新物种爆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