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恐惧

阿佐
2018-05-01 23:52:48

这本书集合了三本书的内容,一本书集中三本书,十分实惠了,更值得称赞的,当是选书的标准与选题。贡斯当的政治哲学,在政治学说史上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但作为一种宣言书,确实有着振聋发聩的效果。

所谓现代人,在今天看来也只是近代人而已,到了今天,对于自由又有着不一样的见解,但是在当时看来,一种以民意的身份出现的独裁,尤其值得注意。由此这样一种自由古今区别的理论,与其说是一种哲学上的思辨,不如说是一种时下的良药。在贡斯当看来,古代人是一个团体,每个人都在团体中才可以生存,因此古代人并没有在团体中放弃什么,他们就是团体本身。然而这一逻辑发展到今天就不正确了,贡斯当认为,在“现在”时代发展,个人并不必然存在于团体之中,仍然以团体约束个人,则并不合理。所谓公意,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无法证伪的问题。

这一论点非常有警醒价值,告诉我们一种多数人暴政的可能性。实际上,对于所谓僭主政治的讨伐,并没有这一段来的重要,我们都知道权力集中在一个坏人手上,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但是很少人能够意识到,那种假借公意的政体,更加可怕,我们甚至无力反对那种对个人的迫害与掠夺。

然而这又是一个时代的潮流反思,包括

...
显示全文

这本书集合了三本书的内容,一本书集中三本书,十分实惠了,更值得称赞的,当是选书的标准与选题。贡斯当的政治哲学,在政治学说史上似乎并没有特别的意义,但作为一种宣言书,确实有着振聋发聩的效果。

所谓现代人,在今天看来也只是近代人而已,到了今天,对于自由又有着不一样的见解,但是在当时看来,一种以民意的身份出现的独裁,尤其值得注意。由此这样一种自由古今区别的理论,与其说是一种哲学上的思辨,不如说是一种时下的良药。在贡斯当看来,古代人是一个团体,每个人都在团体中才可以生存,因此古代人并没有在团体中放弃什么,他们就是团体本身。然而这一逻辑发展到今天就不正确了,贡斯当认为,在“现在”时代发展,个人并不必然存在于团体之中,仍然以团体约束个人,则并不合理。所谓公意,实际上变成了一个无法证伪的问题。

这一论点非常有警醒价值,告诉我们一种多数人暴政的可能性。实际上,对于所谓僭主政治的讨伐,并没有这一段来的重要,我们都知道权力集中在一个坏人手上,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但是很少人能够意识到,那种假借公意的政体,更加可怕,我们甚至无力反对那种对个人的迫害与掠夺。

然而这又是一个时代的潮流反思,包括勒庞的《乌合之众》,也是基于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不过一个在政治哲学上认为公意的不成立,另一个在心理学角度上认定公意的不理性。

只要有这一思考,就值得我们尊重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