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说 白说 7.3分

也许可以不白说

一叶飘零
2018-05-01 22:49:44

《白说》这本书的毛病很明显:作为一本书而言,有点“不像样”。

书的内容选择于白岩松的几次演讲,虽然做了一定的修改,但是演讲稿和书,个人认为还是有区别的。因为要用于说,所以演讲稿更偏向于直白和口语,而且因为要达到鼓动性的目的,所以会采用大量的事例,尤其以演讲者本身的经历最具有煽动性。但有时候为了达到直指听者的内心,很多事例其实是经不起仔细推敲或者有失偏颇的。不过在演讲中,这并不是大问题,因为听者只要当场荷尔蒙飙升、情绪激动即可,很少有人会事后回味。但书本就不一样了。书是我们选择深入阅读的载体,很多时候读到后面必须翻回前面,或者“掩卷沉思”,一些疏漏就会很明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听别人说很多鸡汤文学,但不会看很多鸡汤文章。例如,白岩松以《实话实话》这个栏目表示创造需要“三个闲”,但是在说明时却是:

首先,由于进行了改革,合适的人可以进来,不合适的人可以走,每一个栏目的人都会有一点富余。这种人力资源上的“有闲”就产生了强大的竞争力,同时每个人也面临着生存的压力,要更有创造力、干得更好。 第二,也是由于搞改革,制片人可以支配经费
...
显示全文

《白说》这本书的毛病很明显:作为一本书而言,有点“不像样”。

书的内容选择于白岩松的几次演讲,虽然做了一定的修改,但是演讲稿和书,个人认为还是有区别的。因为要用于说,所以演讲稿更偏向于直白和口语,而且因为要达到鼓动性的目的,所以会采用大量的事例,尤其以演讲者本身的经历最具有煽动性。但有时候为了达到直指听者的内心,很多事例其实是经不起仔细推敲或者有失偏颇的。不过在演讲中,这并不是大问题,因为听者只要当场荷尔蒙飙升、情绪激动即可,很少有人会事后回味。但书本就不一样了。书是我们选择深入阅读的载体,很多时候读到后面必须翻回前面,或者“掩卷沉思”,一些疏漏就会很明显。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听别人说很多鸡汤文学,但不会看很多鸡汤文章。例如,白岩松以《实话实话》这个栏目表示创造需要“三个闲”,但是在说明时却是:

首先,由于进行了改革,合适的人可以进来,不合适的人可以走,每一个栏目的人都会有一点富余。这种人力资源上的“有闲”就产生了强大的竞争力,同时每个人也面临着生存的压力,要更有创造力、干得更好。 第二,也是由于搞改革,制片人可以支配经费,干得好的人多给,干得不好的人少给。这是有一点闲钱。 第三,由于不是满员,同时还可以吸纳社会上的“大脑”,优秀的人云集在这里,就会有多余的时间和智慧。

我想,在这么一个如此竞争激烈、不适就要被淘汰的情况下,每个人只能被赶着走路、跑着创新,而不会有人闲下来思考。

此外,因为演讲稿都成稿很早,有些甚至可以追溯到新千年时期,所以所讲到的很多时代病,目前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当然,此处这些话题有没有白说,也在于我们自己怎么看待。许多时代病是解决了,但新的病随之而来。医改之后,看病不贵了,但是就我所知,现在天津是药短缺,浙江是床短缺,依旧还是问题。有些时代病,至今仍是问题,例如在信息时代,新旧媒体该抱着一种怎样的态度报道新闻。

传媒应该具有五种功能:解闷、解惑、解气、解密、解决。解闷需要娱乐,解惑需要知识,解气需要分寸,解密需要勤奋和时代进步,解决需要影响力和耐心。

信息的爆炸式产生和传播,相对于每个人有限的时间和精力,走马观花式的阅读已经成为主流。对于传统媒体而言,再用“五个W”去写一篇报道的导语,已经基本没有了让人阅读下去的欲望。即使是用主人公、故事、戏剧化、悬念这四个元素,也不一定能够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很多文章在标题处就已经决定了你的阅读量。《得到》精品课《怎样写出吸引人的文章》里提到,我们现在写文章、写报道,就像是处在一个环境嘈杂、人流密集的集市,即使你有很好的想法要告诉周边的人,你第一要做的也是让大家先关注你的声音,再说你的内容。《高房价摧毁了80后的一切》、《我离婚了,但我很高兴》、《我为什么支持实习生休学》、《关于如何管理你的上级清单》……一个或共鸣或悬念或争议或颠覆故有认知的标题,远比XX学院举办XX比赛、XX时起XX新政实施更能激起读者的阅读欲。而这,是很多新媒体在不遗余力践行着的,却是很多传统媒体所欠缺的。这也是为什么一篇官方报道上10万阅读量就很不错,但很多微信文章很轻易的就几万的浏览,即使官方报道涉及我们的自身利益,而有些微信文章更多是不知所谓的祝福和谣言。新媒体,已经越来越多地占据了人们的时间和关注度,它要求旧媒体彻底的变革。

是不是一篇文章或报道有趣就行,这也引出了另一个问题?媒体的任务,除了解闷、解气,更需要解密、解惑乃至解决。标题党的文章也许可以阅读量报表,但是你看了上千上万篇,却依旧会过不好这一生。

百姓是需要娱乐的,但是当媒体只剩娱乐的时候,很悲哀。

很多新媒体人,为了流量,往往缺少一种对文章严肃、负责、认真、敬业的态度,而这是许多旧媒体人一直坚守的。因为他们很多人信奉着“记者是社会这艘大船上的瞭望员”,做媒体这一行,他们带着责任与尊严。

所以,或许我们可以思考下,新旧媒体各自的路在何方。

至于教育、医疗、民主、改革等等问题,有些依旧还是社会的顽疾,我们不照搬白岩松的观点,但可以借鉴;而一些已经解决的,我们也可以从他那时观察社会的角度,以我们自身的立场看现在的问题。如此,《白说》也许可以不白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说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