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7.6分

一夜樱落,青梅竹马

白小蝎
2018-05-01 看过

樋口一叶是我一直都想读的一个日本作家,倒不是因为她的名声,只是听说,在她的故事里,便都是些可怜女子。我虽不是女子,却愿意读些这样的故事。但碍于中国日文书的翻译一直都不尽如人意,但此次仍未忍住,便收了一本,没想到阅读体验竟远超预期。

樋口一叶在那一带的日本作家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她的细腻,她的女性主义,她那淡淡忧伤里的不屈都让人折服。她从不愿意去平铺直叙一段爱情的发生和灭亡,她愿意作为一个观察者,在主人公之间穿梭,折射出每个人的情绪,也折射出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质,在这种气质中,男人走向了明天,女人走向了灭亡。

她笔下的女性角色大部分都像是春天的樱花,在春天绚烂,继而不可逆转地消亡,无论是《青梅竹马》里错过爱情的美登利,还是《自怨自艾》里月夜下忧心忡忡的太太,他们都是那个时代日本女性的特写,为情爱盛开,又为情爱凋谢,看似自由,看似浪漫,但实际上只是男人的附属品,他们都是少女,都是别无选择的少女。都是在青梅竹马时喜欢一个人,却要花一生去忘掉一个人,满纸哀怨,读着读着,竟然是有些醉意。

以《青梅竹马》为例,这大概是继《大年夜》之后,最动情的一个故事了。讲好一个爱情故事其实并不难,但如《青梅竹马》一般,通篇男女主角都没有什么对话的缺失少之又少,初读时读不出意蕴,闲散时看两眼便放下,直到一天,百无聊赖,读完便发觉这故事的高明之处。看似热闹的开场,在歌舞升平下,一群男孩女孩看似是胡闹的相处,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慢慢,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那些人会浮现在我的脑海。

一个少女,还在幼年便向往烟花柳巷,并以此为荣,却遇上了一个和尚,她是爱上和尚了吗,她明明应该讨厌他,为什么偏偏喜欢了。在描写美登利的过程中,樋口一叶并没有可以在两人的相处上花心思,她更多地呈现出的是两人各自的状态。因为无论是动作和语言都是可以骗人的,可是他们的下意识的行为,却将这种萌芽中的爱暴露无遗。而对于信如来说,无论多么假装冷落美登利,但依旧会下意识地将脚步转移到那熟悉的门厅。情意朦胧,似有,似无,如雾中的月光,你明明能看透他,却终究受不了它那冷冷的光芒。

而在这青梅竹马的爱情里,我们看到的又不仅仅是爱情,我们看到了这些还未成年的孩子们,他们已经在背负着自己的社会面具,已经在向长大这件可悲的事情靠拢。这当然是不可逆的,但你在樋口一叶的文字里,却读出了那么多的不忍。

而最终这些不忍,都落在那无奈的结局里。

一段象征爱情的红友禅布条,和一朵象征着纯洁的纸水仙花,他们就这样因为社会面具而错落在两个时空。

一场错过,青梅已逝,竹马不曾。

�Lt�nc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青梅竹马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梅竹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