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才不会自杀

大妮
2018-05-01 看过

有人问:

你怎么看一个人穷亦或是不穷呢?

多数人面对这儿该是讪然一笑吧,随之便不假思索的摆出他们各自凭着成长环境和当下所拥持的价值观作基准,分标好穷与不穷的收入界限,草草结题。

此时如果借用苏格拉底思辨式的问答方法,我会追问,假使这个人已经应聘上大公司的实习生?公司升职空间大,本人素质也极为优秀。(批注:穷/不穷的判断对象是一个人)

随及我们就会修正,此人是只潜力股,即将升值成为绩优股,所以他不是穷人。

可以看出,判断一个人穷或不穷,已经在一问一答中悄悄变了判定标准,不再以单一的经济实力而是从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和未来发展前景为主要要素,经济现状悄然退居二线。

那么,你觉得哪个判定标准更具有考量价值呢?是一是二?

不妨顺势给穷人描个画,我们要考量的穷人,他们的生活往往捉襟见肘,一世安居一隅。见过的人不多,知道的事情也不多。他们来来去去走着相同的路,望着相同的面孔。穷人睡着的时候也会做梦,但是没有梦想。醒来以后,他们也会追求平等,和历尽千帆的人不一样,穷人才不会通过死亡去追求平等,他们知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们都是像生活一样实实在在的人,追求的平等就是和他的邻居一样,和他所认识的那些人一样。当他的生活极其糟糕时,因为别人的生活同样糟糕,他也会心满意足。他们不在乎生活的好坏,但是不能容忍别人和他不一样。

所以当《卖血记》里记叙的那一年荒灾,许三观之流的穷人们一如既往地挺了过来。苦吗?穷吗?饿吗?大家都这样,那还有什么活不下去的呢?

甚至于,在熬着顿顿玉米稀粥,续命只能靠躺的日子夹缝中,许三观会声会色的在生辰当晚给全家做了五道菜,三道红烧肉一条清蒸鲫鱼和一盘爆炒猪肝,成就了一场耳朵盛宴。

苦中作乐,穷人一贯的活法。

在笔者有限的视野里,发现当今作家甚喜于小中观世。文学作家们往往不会将书的基调定的很高,更不会在腰封上印着“谈人性悟人生”之流的大字。他们喜欢写小人物,写一个平凡人眼中的平凡人,小人物所生活的年代,顺势就成了时代背景。这《卖血记》的主人公许三观,他呱呱落地于祖祖辈辈靠天吃饭,靠体力挣钱的小村庄。他自然也长成靠天吃饭靠体力挣钱的许三观。

分享一个譬喻。

想象一群人,被囚禁于一个幽暗洞穴之中,而且全部被枷锁帮助手脚。他们背对高墙镇日做着,看不到背后,只能面对另一面的穴壁。洞穴外头有一条路,路的尽头有一个大火炬,路上若有其他人,动物和车辆经过,火炬就会将这些东西的影子投射在他们面对的穴壁上。这些穴居人看到的唯一事物就是这些影像;他们替阴影命名、品头论足;针对他们推理辩论;他们相信,这些影子是世间真实的存在。
后来,其中一个人意外被解开锁链,从山洞走到k露天处。一开始,强烈的光线照得他睁不开眼,等他看到阳光下五彩缤纷、美好的立体世界,不禁又惊又疑。可是,他说,在山洞里,我们以为......
没错,当你身在洞里,你不可能看到真相。

譬喻来自于柏拉图所述,而最后一句“当你身在洞里,你不可能看到真相”,简直与我们的大诗人苏轼“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此可观,真理往往具有极高的普适性。在不同时代不同国度降临到不同人的笔下。

有多少个许三观不就这样活着吗?做着一叶障目的事情,过着管窥蠡测的人生,不去想着远方如何,他们没去过甚至没听过。许三观们擅长忍受空白痛苦的生活,苦日子一眼望不到头也就不望了,小确幸在他们身边有但不常常发生,他们早就把苦难当成了习惯。

不会对生活有抱怨的人,又何来消失于这个世界的勇气呢?

这千千万万的一介草民,只会春风吹又生的千秋万代。

那些飞出去看过世界的人,早就不穷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