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开始总结反思写作生涯了吗?

天不偷
2018-05-01 21:48:05

《刺》对《奇》《1Q84》的致敬,让我不禁想,莫非村上开始总结反思自己的写作生涯了,并以《刺》作为这种思考的实体不成?

看看停停,停一两天后,再看看停停,读书如抽丝,关键是我看的是村上春树的小说!不过仔细想来,倒确实是实实在在的村上春树的作品。毕竟,看《刺杀骑士团长》的时候,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起了村上春树以往作品里的情节与设定。尤其是《1Q84》与《奇鸟行状录》。


免色/“我”入石室——《奇》里有一口枯井,“我”到里面,顶上盖子盖好,抽掉梯子;

那铃声,就像是那只拧发条鸟的叫声;

住在疗养所的意识陷入混沌的雨田具彦——《1Q84》里天吾的父亲;

免色关于遗传因子的论述,和《1Q84》里的麻布老太如出一辙;

“我”让妻隔空“怀孕”,这技术在《1Q84》里天吾对青豆做过。只不过当时是以深绘里为媒介的,可能情节有点伦理不宜,在《刺》里是以做梦的形式。在小说的结尾以更加含糊其辞的写法留了悬念;

真理惠,十三岁少女,乌黑的秀发,能看到骑士团长,一个奇特的少女。让人不禁想起更奇的深绘里,也是一个曼妙的少

...
显示全文

《刺》对《奇》《1Q84》的致敬,让我不禁想,莫非村上开始总结反思自己的写作生涯了,并以《刺》作为这种思考的实体不成?

看看停停,停一两天后,再看看停停,读书如抽丝,关键是我看的是村上春树的小说!不过仔细想来,倒确实是实实在在的村上春树的作品。毕竟,看《刺杀骑士团长》的时候,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起了村上春树以往作品里的情节与设定。尤其是《1Q84》与《奇鸟行状录》。


免色/“我”入石室——《奇》里有一口枯井,“我”到里面,顶上盖子盖好,抽掉梯子;

那铃声,就像是那只拧发条鸟的叫声;

住在疗养所的意识陷入混沌的雨田具彦——《1Q84》里天吾的父亲;

免色关于遗传因子的论述,和《1Q84》里的麻布老太如出一辙;

“我”让妻隔空“怀孕”,这技术在《1Q84》里天吾对青豆做过。只不过当时是以深绘里为媒介的,可能情节有点伦理不宜,在《刺》里是以做梦的形式。在小说的结尾以更加含糊其辞的写法留了悬念;

真理惠,十三岁少女,乌黑的秀发,能看到骑士团长,一个奇特的少女。让人不禁想起更奇的深绘里,也是一个曼妙的少女。在《1Q84》里,深绘里是近乎神迹一样的存在,在《刺》里,少女形象更加接地气了点,至少不再是那么沈默寡言了;

关于邪教,《1Q84》里有更鲜活细腻的描写,有更好的反思;(《刺》仅一笔带过)

关于战争,《奇》里有更鲜活细腻的描写,有更好的反思。

……

文字技法的运用也让人觉得村上春树捉襟见肘(或许是林少华?),“电话铃响得很急切”,这句描写第一次看到时,觉得相当不错,完全是能上好词好句摘抄本的。但是,我已经在村上不同的小说里,见了不下两次了吧,多少有点乏味。

……


我常常喜欢把村上春树的小说看作是成人童话,所以很多不合情理的情节也能坦然接受,至少村上在写法上让我接受了那些非现实的设定(毕竟村上常常探讨现实与非现实)。然而,不知道是因为厌倦了那么设定,还是在《刺》里的写法过于敷衍的缘故,随处可见的“预感”、没有解释的“只能这样”,都让我觉得厌烦。特别是对护身符留下的意图的那段描写,这护身符的留下有什么意图呢?颇有名侦探柯南的味道……在看《刺》的时候,感觉所有这些现实与非现实的描写,都变得更加晦涩难懂。加之对《奇》《1Q84》的致敬,让我不禁想,莫非村上开始总结反思自己的写作生涯了,并以《刺》作为这种思考的实体不成?文学作品总是不好评断,因为好与坏都不那么明晰。玄学更如是(如果是刚刚接触村上春树的读者,这本书可能还算不坏吧)。《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开始,村上的小说就开始多多少少让我觉得有点乏味了,我完全是出于情怀来买他的新书的吧?

附:我是从《1Q84》开始接触村上春树的作品的,算是以《1Q84》为基点来评价村上的其他作品的。然后看了《1Q84》之前的几乎所有小说,越看越喜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