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科普书,竟然改变了我的育儿观

刘花朵儿
2018-05-01 20:47:16

2018年4月,我邂逅了这本名为《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的科普书籍。想看,一是因为好奇,二是因为豆瓣评分还不错。没想到的是这本跟育儿一点关系没有的科普书,最后竟然彻底改变了我的育儿观。

《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作者是马丁•布莱泽。他是微生物研究领域的先锋人物,现任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医学、微生物学教授,纽约大学人类微生物组计划负责人。本书出版后的第二年,马丁•布莱泽被《时代》周刊评选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百人之一。2015年9月被任命为美国总统防治耐药细菌顾问委员会主席。他是当之无愧的人类微生物系研究的先驱。《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里,马丁•布莱泽用一个个真实的实验结果以及一组组翔实的数据向我们证明了:抗生素和剖宫产的过度使用,严重危害了我们下一代的健康。事实也已经逐步呈现:青少年糖尿病、肥胖症、过敏症、哮喘、胃食管反流、湿疹、自闭症等等你方唱罢我登场,它们来势汹汹长驱直入,枪口直接对准我们的孩子们。

那么抗生素和剖宫产这两项人类医学史上的伟大发明,到底是怎样危害我们的下一代的健康的呢?而这本书又是怎样改变我的育儿观的呢?

回答问题之前,先认识一下本书也是地球的主角—微生物。

地球的历史已经有45亿年了,而在近30亿年的时间里,微生物是地球上唯一的生命。它们分布于天空,海洋,岩石等各个角落。它们为人类栖居地球提供了便利,它们分解死尸残骸,它们制造了我们呼吸的氧气,支撑了我们耕耘的土地,提供了海洋生态系统赖以维系的食物网。人类的很多活动都离不开微生物,包括发酵面包、酿酒、生物制药等等。可以说没有微生物,人类将无法生存。但是没有人类,大部分微生物将安然无恙。

人类除了心脏,肾脏,肝脏等主要的器官之外,还有一个被我们忽视了很久的“器官”—微生物,它的重要性不亚于心脏。失去微生物的后果和失去肾脏一样严重。千百年来,微生物为我们抵御外敌—病菌的入侵,帮我们代谢垃圾,提高我们的免疫力,同时它们借助我们的身体栖居和获得食物。微生物和人类是互利共生的良好合作关系。

微生物小到我们的肉眼根本看不到,100万个微生物也只有针眼儿大小,但是整个世界的微生物加起来超过地球上所有肉眼可见的生命体的总和。人体内的微生物加起来有1.3千克重,跟人的大脑的重量相当。微生物遍布人类的消化道,从口腔到结肠,无处不在,但是最重要的集聚地是结肠。

就像人有好坏之分,微生物也有友军和敌人的差别。友军帮我们代谢垃圾、抵御外敌,敌军会攻击我们,让我们生病,发热,疼痛等等,它们也被称之为病原体。其实它们也并非故意伤害,只是在寻求自我生存的时候,无意间伤害了我们。还有很大一部分病原体是动物传染给我们的,如天花、麻疹、脊髓灰质炎、艾滋病等等。这些病原体感染率极高,尤其麻疹超过95%的感染率,而流感的传感染率只有30%~50%。所以微生物于人类,亦敌亦友。但无论如何微生物都是非常强大的存在。正如伟大的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所说:这是微生物的时代,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直至世界终结。

认识了微生物接下来了解一下人类的伟大发明—抗生素

为了战胜这种可怕的传染病,人类不屈不挠,一直努力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辉瑞公司发现了大量培养青霉素菌的方法,抗生素的黄金时代到来了。一场人类与微生物的战争正式拉开了帷幕。由溃不成军,任其宰割,到获得新式武器,可以奋勇杀敌,人类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抗生素的黄金时代,我们惊叹于人类这一伟大发明,不管是上呼吸道感染还是外科手术,不管是孕妇还是婴儿,都手到擒来。医生的看病速度越来越快了,接诊的病人越来越多了。一方面是因为病人真的太多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医生的效率大大提高了。我们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诊室里我们刚刚坐下,没说几句,医生已经在开药方了。我们一方面质疑医生缺乏耐心,态度傲慢,一方面却也感叹于他们的妙手回春,药到病除。殊不知,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归功于抗生素这一灵丹妙药。

抗生素有广谱和窄谱之分,广谱抗生素能杀死很多种类的细菌(微生物),而窄谱抗生素只能杀死单一种类的细菌。对于医药公司来说,无疑是一劳永逸回报率更高,于是他们研发出广谱抗生素之后的很多年,都在坐享其成,真的实现了一劳永逸。

广谱抗生素真的是万应良药,医药公司喜欢,因为一劳永逸;医生喜欢,因为覆盖范围广、大大缩短了辨症的时间;病人也喜欢,因为真的挺好使,就这样抗生素成了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人见人爱。于是人们都想方设法的多接触多使用,这个病可以用抗生素吗?那个病应该也可以试一试!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截止到2010年,美国的医疗人员开出了2.58亿例抗生素,60%~80%的喉咙痛或者耳朵疼的孩子都领到了抗生素的处方。上呼吸道感染者带着抗生素离开了医院。但其实上呼吸道感染大部分是病毒感染,抗生素根本没有作用,因为抗生素消灭的是细菌(微生物)而对病毒无效。抗生素不止被用于临床医疗,也被大量用于农场,加入动物的饲料和水里。因为抗生素可以促进动物的生长发育,在利益的驱使下,大量抗生素被农场应用于动物增重,提高产量。

抗生素和剖宫产到底给我们的下一代带来了哪些危害呢?

就像当初我们以为原子弹能带来世界和平一样,我们也期待着抗生素可以终结一切疾病,可事实往往事与愿违。我们渐渐发现,虽然严重的传染病都消失匿迹了,可是另一些花样的疾病却悄然而至了,并且越来越低龄化,青少年糖尿病、湿疹、胃食管反流、过敏、肥胖症、自闭症等等纷至沓来。他们不再致命了,但是却在慢慢的侵蚀我们的身体,让我们的下一代小小年纪就饱受病痛折磨,让整个家庭都笼罩在疾病的阴影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营养太丰富,吃的太好了?空气不好,雾霾太严重?这些说法就像“早睡就能早起”一样,看上去貌似是那么回事儿,但是经不起推敲。于是,马丁•布莱泽博士,开始了求证之路。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马丁•布莱泽及其团队发现:抗生素的过度使用,杀死了病菌的同时也杀死了很多友好的微生物(细菌),并同时筛选出了抗药性极强的细菌。友好的细菌消失使得免疫力降低,耐药性强的细菌增多,导致药物失效,抗生素不再起作用。于是我们越来越容易生病,在一些疾病面前抗生素却失效了。与此同时剖宫产的大量使用,母亲与胎儿的菌脉相传被拦腰切断了,导致婴儿并没有获得来自母亲的友好细菌,比如乳酸杆菌。也就是说剖宫产出生的婴儿,最开始获得的并非那些,在数十万年甚至更久的人类演化中,选择出来的微生物,于是剖宫产出生的婴儿比起顺产的婴儿抵御疾病的能力要弱好多。

在这个谈幽门螺杆菌色变的时代,马丁•布莱泽博士带领他的团队的大量实验,证明了:幽门螺杆菌的消失与新的疾病的出现有必然联系。当我们处于孩童阶段的时候,幽门螺杆菌不会增加我们罹患胃溃疡和胃癌的概率,但是当我们年过古稀,幽门螺杆菌会增加我们罹患胃溃疡以及胃癌的概率,但同时它会保护我们的食管,降低胃食管反流和其他癌症的概率。所以幽门螺杆菌在生命早期对身体有益,晚期对身体有害,相当于它亦敌亦友。实验还发现哮喘,花粉症,皮肤过敏与幽门螺杆菌呈负相关,也就是说,携带有幽门螺杆菌的人,罹患哮喘、花粉症和皮肤过敏的概率要大大降低。

马丁•布莱泽博士及其团队的大量实验还证明:生命早期接触的抗生素干扰了微生物群系,改变了体内微生物的组成,进而影响了发育,增加了婴儿体重和脂肪积累,因而越来越多的儿童超重,患上肥胖症。

马丁•布莱泽还发现:生命早期干扰了我们体内的微生物,可能促进了青少年糖尿病的发生。因为抽样显示,剖宫产出生的孩子,高个子的男孩,以及出生后第一年里体重增加得更快的孩子,患青少年糖尿病发病率更高。

马丁•布莱泽博士根据数据及实验推断:乳糜泻疾病的增加是因为那些控制着过敏反应的微生物在消失,胃部细菌及肠道细菌可能对抑制乳酶菌发挥了作用,携带有幽门螺杆菌的人仍然可能患上乳糜泻,但是可能性更低,剖宫产出生的人们患上乳糜泻的概率更高。

实验同时表明:微生物的多样性丧失,引起了炎症性肠道疾病,溃疡性肠炎和克罗恩病,与健康的儿童相比,患上了炎症性肠道疾病的孩子,服用过抗生素的比例要高出84%。服用过抗生素的儿童,患上克罗恩病的概率,要比其他儿童高三倍,摄入抗生素的次数越多,患病概率越大。

据马丁•布莱泽博士推断,自闭症跟肠道中的微生物消失也有一定的关系。肠道中的一些细胞可以分泌一种叫“血清素”的神经递质,而血清素参与了学习、情绪以及睡眠的调控。人体内80%的血清素是由肠道内的神经内分泌细胞合成的,肠道里的许多微生物还会合成大脑行使正常功能所必须的化合物——神经节苷酯。假如那些负责合成神经节苷酯或血清素的细菌群体受到了干扰,大脑的发育也会因此受到影响。大量研究显示,自闭症患儿体内的血清素水平紊乱了。我们已知抗生素影响了代谢系统(诸如肥胖)以及免疫系统(如哮喘或Ⅰ型糖尿病),它们可能也同样影响了大脑复杂的发育过程。

恩格斯的告诫犹在耳畔: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每一次胜利,对于每一次这种的胜利,大自然都报复了我们!

抗生素和剖宫产的滥用,使得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群落多样性消失;导致人类的免疫力下降。如果有一天,非典或埃博拉再一次从不知哪个动物身上传染给我们,它们一定会以迅雷之势在70亿人口的地球村迅速蔓延,而抗生素已经无法对耐药细菌起任何作用,与此同时人类的免疫力也已经大大降低,完全无法对抗强大的细菌的攻势,到那时我们将迎来整个人类的冬天。

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有意识到:抗生素不是万应良药,任何的药物对身体都会产生副作用。抗生素的副作用就是会损害身体的微生物多样性,降低人体的免疫力,进而诱发多种疾病,所以我们不要轻易的使用抗生素。另外需要多了解一些疾病或用药常识,比如说上呼吸道感染大部分是病毒感染,抗生素对病毒是没有疗效的,后续这种情况,如果医生给你开抗生素,我们可以让医生再斟酌一下。当医生建议我们剖宫产的时候,我们要权衡一下是不是必须只能剖宫产,如果还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尽量选择顺产。

如果你是一名医护工作者,请谨慎行使使用抗生素的权利。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应该尽快出台关于抗生素使用的法律法规,从政策层面来消减抗生素的滥用。另外可以严禁养殖场使用抗生素。还可以提高医生待遇降低压力,让医生有更多时间诊断而非抓紧时间开药。与此同时激励医药公司开发窄谱类抗生素。

医药公司能做的就是尽快开发窄谱抗生素来替代广谱抗生素。

《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是如何改变我的育儿观的?

2017年11月,协和国际的诊室里,我跟医生在确定剖宫产的日子。我根据医生的档期及自己对星座的喜好,医生的建议和我胎盘前置的状况,选择了一个女儿出生的吉日,而那一天,我的女儿刚刚37周+2天。因为提早出生将近20天,女儿出生的时候皮包骨,差一点就被送进保温箱,头发眉毛和睫毛统统都没有,出生之后2个月才慢慢的长出来。我当时只是觉得她很可怜,很心疼她,也偶有一瞬间有质疑过自己的决定,但是很快就被我自己否定掉了。其实我当时只是轻微的胎盘前置,医生也只是建议,你可以剖宫产。而我更多的是听说顺产太疼,而且也觉得她在肚子里一天我都担心一天,还不如早点出来。于是表面上是我听从医生的建议,实际上是正合我意。说实话,我很早就听说过剖宫产没有顺产对胎儿好,但是也仅止于此,并不知道所以然也没求甚解,反正那么多人都是剖宫产而且医生也建议剖,于是就顺其自然的剖了。

女儿出生后,我有了更多的疑问,比如婴儿需不需要游泳,游泳对婴儿有什么好处?多大开始去游泳?频次是多少?婴儿到底什么时候开始枕枕头?婴儿到底需不需要报早教班?早教班对婴儿的帮助是如何体现的?等等等等,特别特别多。看到周围的家长,无论经济条件如何都很焦虑,于是游泳早教等各种班报不停。于是我也认为:既然大家都说游泳和早教对孩子好,那我也不能让女儿输在起跑线上,想着赶紧报,越早越好。我貌似理所当然的为育儿这件事找了一条捷径,那就是:随大流吧,大家都在做的肯定是没问题的。

讲完了上面两个故事,我想我的育儿观已经显而易见了:关于疾病——听医生的;关于报班——听大家的。

直到《消失的微生物:滥用抗生素引发的健康危机》里,反应停和乙烯雌酚的故事,彻底的把我打醒了。

20世纪50年代中期东德最先发明了反应停,1957年投放市场,用于治疗失眠、缓解焦虑。人们很快发现它也可以缓解孕吐。于是女同胞们大喜过望。那个时候,大多数科学家和医生都认为药物不会透过胎盘,所以基本上没人质疑过该药物的使用。既然母亲没事,那么胎儿应该也安然无恙。于是在1957-1961年之间,很多怀孕女性使用了反应停。后来,10-20万个胎儿一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残疾,大多数都是四肢发育不良,缺胳膊少腿,并伴有盆骨、眼睛或耳朵畸形,许多残疾是致命的。于是,反应停马上被禁用。
1938年牛津大学受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资助研发出药物-乙烯雌酚。1941年,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该药用于终止产后泌乳、缓解乳房肿胀以及一系列更年期症状。鉴于乙烯雌酚没有显著的副作用,医生们从20世纪40年代就兴冲冲的开始用它来治疗孕妇中的一系列疾病,包括预防习惯性流产及缓解孕吐。许多医生们发现这个潮流如此汹涌,无法拒之门外,不仅身边有许多同事都在使用它,卓有声望的大型医药公司也都在推销它。在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大概有超过300万的孕妇使用了乙烯雌酚。不幸的是,对这种药物的信仰背后并没有真正的科学支持,它的流行纯粹是营销策略的成功。1971年,关于阴道透明细胞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8位患者的母亲之中,有7位曾经在怀孕期间使用过乙烯雌酚。也就是说胚胎期间使用乙烯雌酚,会使罹患阴道透明细胞癌的概率提高40倍,但是后果到14--22年之后才开始显现。

在剖宫产这件事上,我已经因为自己的盲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和不求甚解而错了一次,让我的女儿刚一出生就承受了那么大的风险,如果我继续走捷径,盲从、不知其二、不求甚解,那很有可能我会害了女儿的一生。

我女儿到底要不要去游泳?要不要报早教班?以及将来她要不要报美术班、舞蹈班、书法班、数学班、英语班、钢琴版、音乐班、骑马班……?是不是把医生的话当圣旨?我想我已经有了答案。剖宫产已经成为事实,不可能再改变了,我能做的就是在未来养育女儿的路上不再犯盲从的错误,关于她的一切决定我都要时时提醒自己做到:安全第一、知其二、求甚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消失的微生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消失的微生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