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往事 关东往事 8.2分

关东的烙印——关东往事

夏花秋叶
2018-05-01 20:41:48

一部家喻户晓的《激情燃烧的岁月》使更多的读者和观众知道了石钟山的名字。石钟山1981年入伍,先在空军雷达兵当战士,军校毕业后又在航空兵部队当排长和干事。1989年到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进修,从此,石钟山的小说创作走向了正规。

石钟山从士兵到作家这一成长过程离不开部队生活的浸染,他在部队的十几年军旅生活中,创作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军旅题材。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从边防哨卡到普通连队和机关生活都是他描摹的对象。军营里的一草一木,军队中从士兵到将军,无一不在其笔下刻画得入木三分、栩栩如生。他作品中的人物充满了兵趣兵味和人性的光辉。石钟山在作家圈中,是善于操作主弦律题材的高手。他不相信一些人的凡“主弦律”作品就肯定不好看的说法,他认为,主弦律当然不是喊口号,而是通过作家的笔,把老百姓的乐观生活态度表现出来,而这种思想基调,正是我们社会的主流。

马天阳到了警察局才知道,满洲国的警察队伍之前干什么的都有,有土匪,有混混,有流氓地痞,都是为了混口饭吃。

两个行刑的警察动手了,用皮鞭、木棍轮流抽打着女人的身体,身体在鞭打下抽动着。不一会儿,两个人便打得喘了起来。

魏局长又挥下手,两人停了下来,立在一旁大口喘息,干了力气活一样。魏局长扭了下头,炉火上烙铁已经烧红了,掌烙铁的警察四十多岁的样子,满脸胡茬,脸孔被炉火烤得汗津津的。魏局长示意了一下,汉子把烙铁从炉火里抽出来,红彤彤的,说了句:擎好吧。他一步步向张君怡走去,立在一旁的两人心领神会地上前,一人抓住半个衣襟,“嘶啦”一下撕开了上半身,张君怡挣扎一下,抬起头,咒一句:畜生。

火红的烙铁摁在她的胸前,皮肉烧焦的声音和气味在审讯室里弥漫开来,张君怡大叫一声,头歪过去,身子从柱子上坠下来,她已昏死过去。

马天阳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行刑,身子早就僵直了,握笔的手不停地抖,他把笔放下,手拿到桌子下,左手摁着右手,不让身子发抖。

有人用凉水泼在张君怡的头上,张君怡慢慢醒过来,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额前。

魏局长又点支烟,吸口气道:你这是何苦啊,你身子不是爹妈给的?受这个罪,你说你值吗?不要你啥,只要你把知道的说出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是不是?

张君怡“呸”了一口,咒了句:汉奸。

真实的军旅生活给予了石钟山更深刻的爱国情怀和激情。他的文字真实不做作,朴实而又深刻。

小说的质感在于细节,作者努力让每个细节都真实化,人物就有了存在的依据。地名和环境都是真实的,包括地名与建筑,哈尔滨的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马迭尔饭店,江边的排椅,道里,南岗,中央大街的青石路面以及落雪时节整个城市的样子。

关东的男人、女人,与生俱来是有种“匪气”的。此匪并没有贬义,关东人的匪是侠、义、豪的结合体。“胡子”是关东人对匪的称谓,胡子即为胡人的后代之意。首先作为匪必有豪义。

关东大地是一个很大的江湖,游走在江湖之人必有江湖的规矩。破坏了这种规矩会被人所不耻。关东人自古就讲规矩,这个规矩的核心就是仗义和承诺,此言既出,掷地有声。在作者的笔下,关东人的恩怨情仇都在江湖中泯灭升华。人性有许多种,善与恶,忠与孝,爱与恨,这是作家笔下的源泉,也是作品的力量。作者努力写出有力量的作品。心向往之,人便游走在江湖了——人性的江湖。

说一曲荡气回肠东北往事,唱一首家国情仇爱恨悲歌——塑造小人物的信仰,铸就英雄儿女的灵魂 ,信仰是这部小说的脊梁,有了信仰才有力量,人才变得真实可爱。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关东往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关东往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