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鬼蜮是人间

孙欲言
2018-05-01 看过

看破鬼蜮是人间 1 爱好文史的人,几乎没有不喜欢读笔记小说的。 笔记小说的趣味之处在于,它不像正史纪录那样,一本正经,假做威严,而是从点滴细微之处入手,却又生发出让人探奇、诡异、震惊或者恍然的省悟来。在某些方面,它又可以作为正史的补充和侧证,给人带来很多启发和灵感,起到了正史所不能起到的作用。 我国的笔记小说,数量巨大,内容丰富,可以说涵盖了文史哲以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等诸多学科门类。据一般的统计,历朝历代的笔记小说加起来大约有五千多种,蔚为大观。严格说来,笔记小说是兼有历史记载功能和文学创作功能的,这就是区分的所谓志人和志怪两类。 志人的自然就是记录历史的,因为一切事在人为,历史也都是人创造的,讲人自然也就是讲历史了;志怪的就有些说道了,一切鬼狐神怪,其所作所为有时颇为违背常理,然而有时又极为合情合理。不过如寓言笔记一样,其中含有很大的劝惩教化的作用和成分。 如果说,涂脂抹粉的正史,有时候会名正言顺地成为统治者的遮羞布。那么,率真率性的野史笔记,反而更能发出可圈可点的金石之音,搞怪也是可爱的。 还有一点,就是寓教于乐了,这要归到笔记小说的本身上来。任何一部笔记小说,即使它是比较严肃的科学题材,记录的故事也往往让人印象深刻,或捧腹,或赞叹,余味悠长,品咂绵远。 所有这些,似乎都没有脱离中国历来的文化宗旨。其实这一点,古人早就说了大原则了,要文以载道。若不能够达到这个标准,那它的存在也就没有多少必要了。 2 笔记小说的诞生发展,以及兴旺、衰落,是有其内在脉络和延续的轨迹的。 公认的最早的笔记小说是南朝刘义庆写的《世说新语》,写的都是人物,三言两语就勾写出了一个人物的主要性格和情趣特征,可谓下笔有神,入木三分。这还是以纪实为主的,后面兴起的志怪小说,就是夸张虚构的为多了。 从东晋干宝的《搜神记》开始,到最后的集大成的清朝的蒲松龄的《聊斋志异》,袁枚的《子不语》,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简单的叙事到后来越来越繁复和深刻,也带来了极度的创意和精彩。 中国人爱谈论鬼神,虽然孔夫子早就教导,不怪力论神,可是中国的老百姓还是热衷于此。未知生焉知死?对老百姓来说,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其实,不是底层老百姓科学素质低,或者愚昧便易受蛊惑,实在是有些现象,唯物主义是解释不了的。以科学的态度去认知观察,客观分析,反而效果更好,更合乎科学的谨严精神。 何况,正式的《二十四史》里面,记载的这类怪异现象,就有很多种。轮回啊,鬼啊,人变成动物啊,不说不胜枚举吧,如果积累起来,也是很惊人的规模。 苏州的弘化社就曾出版了四本一套的《历史感应统纪》,可以证明这种故事之多,远超一般人的想象。而这还是在正史记录里面,没有正史记录的民间传说一类,恐怕更要汗牛充栋,不胜枚举了。 在中国长大的小孩子,如果没有听到过几个印象深刻的鬼故事,那他简直有点浪费了这古老国度的博大精深的鬼神文化了。 3 神鬼之说,如此之多,就有必要予以证实研究。怎么证实研究?开门见山,直接深入,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这方面属于精神范畴,拿不出有效的物质证明来,显然证明不了。只能旁敲侧击,逻辑推理,予以阐述,或可做一说明。 唐朝的柳宗元说过,聪明而正直者为神;宋代的欧阳修则说,生而为英,死而为灵。照这两位文坛先进所说,事情反而变得非常明了清楚了。一个人聪明而正直,死了会变成神;若不聪明而正直,死了就是鬼了。 这个标准还真好辨别,也有点泾渭分明的意思。可惜,这只是文人祖师爷们的说法,一般不具有什么权威性,论述鬼神的领域,还得在宗教学里找答案。因为,人家那是专门研究这个的。 中国本土宗教,道教认为形神是同备的,相互依存的,即肉体和精神共生共存。合在一起,就是一个人的存在,如果分离了,也就是死,但它不承认有鬼的存在;外来宗教佛教经过与本土文化的融合、改造,阐明的是六道轮回思想,认为人死了可能有多种去处。可以变成鬼,也可以成仙,甚至可以变成动物,还有就是成为解脱者:圣人。 因为有如此之多的选项,就涉及了一个问题,人会因为什么而改变成不同的形态? 这就关系到标准问题了。在人们普遍的观念里,做好事做善事的,死了的自然会到好地方去;做坏事恶事的,死了就要变成恶鬼。因为鬼道里面很苦,没有食物,还要遭受各种痛苦,佛教里面讲十八地狱,专门惩治人间的做了各种坏事的人;道教后来也吸收了佛教的讲法,所以有了丰都的阎罗殿鬼城。 这些说的都是大原则,佛经里面,道经里面讲的很多。而具体到生活细节的,就要看中国的笔记小说,因为里面的记载实在是太丰富逼真了。 4 锦翼先生的这部《纸上寻仙记》,就是对鬼神的具体生存状态的一个研究和总结,很有创意,也很令人感兴趣。 书上所概述的鬼神的几个方面,不外乎是衣食住行一类,还有就是间接地论及鬼神与人的情感问题。人类记述的鬼神,不管是道听途说的还是亲眼见到的,外在的形象几乎同为人类,神不用说,多是庄严俊美的,鬼即或有些歪脖子、大眼睛、无脑袋的,也是在需要吓人的状态下。 因为鬼神是会变化的,会根据人们的视觉需要、心理需要而变成任意的模样。如果曾经是人,就更会以本身的肉体形象示人。鬼神虽然无稽,可是尘世的影尘梦幻却还是要真实的显现出来,这其实也是为了人而如此的。否则,若以鬼神的本领,或者自身素质来说,是用不得这么啰嗦的。 以我个人的意见来说,人和鬼神的交集是少之又少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有道理可讲,假设鬼神真的存在,他们和人也是生活在不同的空间和维度,是互不干涉,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的,如果鬼神老掺和到人的世界中来,那就是极为危险的一种混乱世相,是天下大乱的某种预兆,很不吉祥。 可是,鬼神大都数却又都和人类有各种各样的关系,可以说扯不断理还乱。鬼神一要人的供奉,二要保护人的幸福安康,如此才相安无事,和谐共存。否则,一些祸秧就要降临,人受不了,鬼神断了祭祀,想必也很难受。 这么一看,鬼神和人的交集是无法撇清的。另一方面,鬼神不是无赖,总爱吃霸王餐,它也是和有缘的人才发生点关系,没有缘的,人家才没有功夫搭理你。比如,过去世有点什么交情,或者恩遇,因缘交汇,就要招待报答;还有的是度化人行善积德修好的,也要人成为神仙一类。 相反,说鬼神的衣食住行的小事,反而鸡毛蒜皮,只能做饭后的谈资,闲暇的笑料了。 5 马克思说过,宗教是劳动人民的麻醉剂。这话以前和现代都有很多人不同意,有神论者不必说,唯物主义者也不完全认同。站在资本家的角度看,宗教麻醉的是所有人,而不单单是劳动人民。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宗教给人的精神提供了深度安慰,以及终极解释和完美归宿。这一点,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问题。穷人没钱,可是品德高尚,操行清洁,自然会得到美好的结果;富人行恶,多行不义,最终受到惩罚,也在预料之中。 最妙的是,人在所有现实当中实现不了的愿望,在宗教之中,最后都会得以实现。可以说,宗教满足了人的几乎所有欲望。在吃喝拉撒等既是小问题也是大问题上,更是表现的毫不含糊。 人要吃美好的食物,就会有山珍海味,以及各种具有神奇功能的食品出现,让人吃得心满意足,长命百岁,甚至与天地同寿;人要穿美丽的衣服,就有如意念般的变化出现,质料精美,款式新颖,天上人间,都引领潮流。而且,根本不用洗,省下多少麻烦事;人要行走出游,不用飞机,不用火车,随便用一物就可飞行自在,瞬息之间抵达。没有撞车的危险,驾驶的疲劳,还不用加油付费,好处之多,不可胜数。 总之,人有什么愿望,就会有什么出现,即使这是超前多少世纪的科幻产品,人们相信,一切定会实现。在笔记小说之中,神鬼的遭遇也是人在世间的深刻缩影。不论鬼蜮或者天堂,其实长得还是人间的模样。 从这个角度来说,纸上寻仙,也无非是找的人世的身影。只不过,这身影不那么寻常,而且有一点典型罢了。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纸上寻仙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纸上寻仙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