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OR自救?

全心爱
2018-05-01 19:39:46

救赎OR自救?

——读《逃离奥斯维辛》

文/全心爱

奥斯维辛,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的你是否跟我一样会幻想着这是一个怎样的旅游胜地?是否会猜想那边的月亮比较圆?空气、景色等都充满了甜味抑或是让人陶醉?虽然学习了世界史,学习了世界地理,可是对于这个地名,我完全陌生,可能是最近想着去旅行了吧,一看到国外的地名,第一反应便是旅游胜地。

然而,在看过了匈牙利作者米克罗斯·尼兹利的《逃离奥斯维辛》这本纪传体小说后,我足足做了两个晚上的噩梦,曾经幻想的旅游胜地竟然变成了地狱,让人无数次梦魇的地方。

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建立的劳动营和灭绝营之一,有“死亡工厂”之称,其遗址位于波兰南方的小城奥斯威辛,大约有180万人在这一集中营被杀害,其中绝大部分是犹太人。在高中时期的历史学习中有提到纳粹德国的集中营,没想到就是在奥斯维辛,在网络上搜索这个地名出现的条目和图片,花点时间看看,便会毛骨悚然,甚至脊背发凉,真的不愧是“死亡工厂”,“人间地狱”,成百万的人在这里被施以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白骨、血泊、尸山……在电影中才有的一些词语,在这里成为了现实,而且还被“习以为常”。

作者是匈牙利犹太医生。1944年尼兹利医生和家人被德国纳粹抓捕并送到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到集中营后,因为他高超的医学造诣和非凡的技术,尼兹利医生被纳粹臭名昭著的“死亡天使”门格勒医生遴选出来,成为他的得意门生,负责集中营的医疗工作,成为“活死人特遣队”的一员,在集中营中的一年多,尼兹利医生见证了从抵达集中营后所做的“遴选”,到1944—1945年初的系统性灭绝行动,最后再到1945年冬标志纳粹从此走向分崩离析的大迁徙,成为仅有的一个活着走出火化场的特遣队员。

尼兹利医生也是一名犹太人,在集中营中犹太人受到的破坏最为惨重,而他得以幸存可以想象其中的艰辛。1946年,尼兹利医生出版了《逃离奥斯维辛》,让世界知道了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真相,并让无数人从书里,获得绝境中希望的力量。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像尼兹利医生这样的特遣队存在,他们是党卫军从集中营中挑选出来的,担任着党卫军与集中营囚犯之间的对接事宜,比如:把集中营中的囚犯押送到毒气室、施放毒气、拔掉尸体的金牙、剃掉囚犯头发、整理和归类衣服、鞋子和行李箱里的东西、把尸体送进焚尸炉、提取和清理骨灰等。他们并非应为被挑选为特遣队员就得以幸免于难,而是有四个月的有效期,时间一到就同样面临死亡。

《逃离奥斯维辛》全书不到200页,但却足够我们用一整周甚至一个月的时间来阅读,每阅读一段内容,就需要闭上眼睛,在脑子里把书中描绘的场景在脑中预演一遍,也每每是这样用心的阅读,总让我情绪无法平复:

集中营的囚犯们,甚至都不明确自己犯了什么罪行,甚至是一家老少都被关了进来,而且还分开关在各处,他们的生活每天都处于提心吊胆之中,死亡也随之都会降临。在这个时候人类的生命竟是这般卑贱,甚至于自己的同类都会残骸自己而达到惨绝人寰的境界,书中有这样的描述——为了研究两个双胞胎兄弟眼球颜色的不同,而特意把他们的眼珠子挖出,注入各种颜色的试剂以达到研究目的。

特遣队员很多,成千上百人,他们被选中后就可以享受很多待遇,生活起居等都优于集中营中的囚犯,甚至可以与党卫军们一同娱乐,可他们同样面临着死亡,而且还没有侥幸存在。从网络上的评论可以看到,很多人质疑谴责特遣队,他们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集中起来想办法来对抗党卫军,为什么对集中营中的囚犯不能有一些仁慈,可是我觉得他们的内心却是备受煎熬的,如果仅是囚犯,那就只管身体受折磨,可特遣队员不仅是囚犯,还增加了一个身份,需要受双层考验和打击。

虽然书中有很多医生的专业术语和医学过程的描写,但是不难看出作者内心的煎熬,从战争结束之后,即使是著名医生,作者也已经不再上手术台,不拿手术刀,集中营那段时间的生活已经让他厌倦至极,通过这本书,把他的所见所闻都呈现出来,无异于再次揭起伤疤,可我想这也算是作者自救的一个手段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逃离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逃离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