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标题,还要有它!

高龄邵女
2018-05-01 18:10:52

《红楼梦》甲戌本第一回里有这么一句话:“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意思是曹雪芹看了文章十余年,改了约有五次。

《春华秋实》,老舍从头到尾彻底重写就有10次,手稿约50万字,是最后定稿字数的10倍。

《资本论》,马克思前前后后写了40年。

加拿大著名作家布兰登·罗伊尔对于写作后的反复修改称:很少有作家可以一气呵成地完成一篇完美的文章,大部分的写作高手都需要修改上至少三次,才能完成一篇‘短小’的作品。这也是多数作家沉迷烟酒的原因,因为在他们落笔之前就知道,无论自己写得多么好,都需要改。


那我们可能会心生疑问,写作真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吗?怎么大家的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很多作家好像写起来都是洋洋洒洒的,提起笔来都是酣畅淋漓的,有人催稿好像也是挥洒自如的,都是假的吗?

布兰登·罗伊尔说:“写作一部分是科学,一部分是艺术。需要建构且遵循规则的部分是科学,可以根据每种情境进行变化的部分是艺术。”

由此可见,艺术的那部分,是可以用灵感去天马行空的肆意挥就,而科学的那部分,就需要写作者老老实实地遵循规则了。

而关于写作规则,这位加加拿大著名作家就出版了一本书,书名想必你也听闻过,是——《一本小小的红色写作书》。内容涉及写作的结构、风格和可读性,都做了简洁而且全面的介绍。

这本书也让作者布兰登·罗伊尔获奖无数。他先后五次获得“国际图书奖”、五次获“总统图书奖”金奖,2011年获得“年度教育图书奖”。 他的教学理念也十分独特,除此书之后还出版了《一本小小的蓝色逻辑书》、《一本小小的紫色概率书》、《一本小小的金色语法书》、《一本小小的绿色数学书》等,成为各领域的标杆之作。当然从书名上也能看出他对颜色的执着和他强烈的个人风格。


在可读性方面我是很欠缺的。

还记得第一次投稿,写好之后投了一个全文字版本,还十分欣慰自己终于产稿了(-_-||)……

结果?一目了然、不言而喻、可想而知。

因为,一点可读性都没有。

别说我没有排版和设计了(现在也不会~~),就连标题加粗都没有,所以更不要提精美的图片可以供人赏心悦目,结果自然没人看,以失败告终。

而这本书,正好是在被拒稿之后看的,你说我悔不悔,恼不恼。

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专门学习排版,所以这本书里介绍的很多简单易学的方法就很合我的胃口。

1. 留白。

如果一个页面里全部都是字,大脑会疲倦的,它会累,然后不开心。

在文字周围多布置些空间,大脑轻松了,也就增加了阅读兴趣。

这点很容易操作,回车再回车。

2. 利用视觉工具做出明显区别。

空白多了会好读些,但要是没有划分重点,阅读起来就不方便。因为自己做总结是一回事,看到明显被总结出来的重点又是另一回事。

2.1. 这里可以做的操作是——破折号。

就像咱们说话时候的停顿一样,听的人就知道重点来了,会集中注意力。

2.2. 对于想要强调的重点、核心内容、标题等,可以进行的操作是——粗体斜体、阴影

2.3. 在书写逻辑分层和细节的时候,可以用——项目编号(这行前面那个),和列举(栗子1,栗子2,等)。

这些操作也很容易上手,我会用的,基本都出自这里了。

3. 使用小标题或提要

3.1. 用小标题拆分文章。

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宝贵的。小标题可以帮助读者迅速地理解文章的整体框架,并且可以更高效地获取信息。

3.2. 用提要归纳文章。

《沟通圣经》里讲有经验的作者会在文章每个段落的第一句话归纳出当前段落的核心内容。他们可以让读者在只是阅读整篇文章的第一句话时,就能总结出整个文章的重点。

所以提要和标题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也很考验写手的能力。


结构。

这里提示一下,《一本小小的红色写作书》主要讲述的是说明文——即是以解释、告知或者说服为目的的文章写法,就是上面提过的科学的结构,所以要是进行小说或其他虚构题材的作品写作那大概参考就好。

第一点:自上而下。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就是先详细地进行一大串的说明,你都不耐烦听了,他还没结束。例如他说:我吃了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等等等等啊,最后才肯说重点:再也不去他家了,不好吃。这让听的人是气不打一处来

《理解未来的7个原则》里讲——浪费受众时间的任何项目都是不会成功的。

所以作者说了,虽然先说明再总结是符合逻辑,但不管是生活还是写作,都应该把重点放在最前面。有了方向,才能不迷路。

第二点:分解和整合。

很多书籍都强调“3”的重要性,例如《这样读书就够了》、《规划力》,还有这个《一本小小的写作书》,再如我们常说的“重要的事说3遍”。

因为“3”给人的感觉是不多也不少,记起来正好。

所以把文章划分为三个大部分再进行描述,符合人类大脑的记忆规律。

而整合,就是把相似的话题合在一起说。比方说有的文章东一句西一句的,像是把牙线塞进了袜子,剃须刀放到了鞋盒,让人感觉云里雾里。这样造成读者混乱,是不应该的。写作之前需要把内容进行分类,按相似的再进行归类,方便看的人都能够一目了然。

第三点:顺序。

举例说敦煌莫高窟吧,里面的号码排列没有规律可循,因为最开始是按空间位置排序的,但随着后期不断有新的洞窟被发现,号码就出现了不好编排的情况,后来决定按时间的顺序排列了。不过在下可不是说莫高窟的排序不严谨,毕竟那可以说是和大自然较劲的事情。所以我只是举例,剧情反转,不按常理出牌,适用小说这样的题材啊,万不要因此举报我。

非虚构类的写作要遵守写作顺序,让读者能够明确地接收到信息是非虚构类作品的写作目的。

1. 时间顺序——时间的先后。

2. 重要性顺序——重要的程度。

3. 空间顺序——从第一到最后,也可以反过来。

4. 因果顺序——从因到果,也可以反过来从果到因。

还可以补充一下《沟通圣经》里提到的写作顺序。

5. 复杂顺序——先简单后复杂。

6. 熟悉顺序——先“已知”后“未知”。

7. 主题顺序——信息之间没有明确逻辑的时候,这是唯一的做法。

海量方法,任君选择。只要符合写作者的写作意图和逻辑,都可以在这些框架下挥洒灵感了。


风格。

风格可以让读者更轻松和准确地了解你和你的文字。

第一点:支撑所说的内容。

作者布兰登·罗伊尔这样说:“好作品和普通作品最大的区别,在于你是否使用了准确、具体的例证。”

他还指出,当人读完一篇文章后,能够记住的内容多数是其中的事例和细节。

我想想还真是。

就比方说我前两年看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440页的内容让我啃了好多日子,可之后我记得的,几乎就剩下澳大利亚的那些袋子了。

那些例子我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

说起澳大利亚,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和我一样想到的都会是袋鼠。但我们不知道,在人类落户澳大利亚之前,那片土地上几乎所有的动物——都有袋子。

可我们这个时候的脑袋恐怕还比较懵,因为交代不具体的话,原始时代有什么我们很难想象。所以作者就举例了,那时在澳大利亚的狼,狮子,熊,都有袋子。

是不是形象多了?

没有例证的文字会削弱人们理解作者意图的能力。

那写作的时候该怎么办呢?作者给我们两个方法。

1. 写完后+“例如”。

2. 写完后+“为什么”。

举证和解释你的理念,读者就能够准确的了解和理解你的意思了。

第二点:让文字个性化。

普遍做法是+“我”。

因为一旦写作中有了“我”之后,会迫使写作更加理性和准确,同时加上个人的事例会让读者更加难忘。

例如:“我今天头疼了一天,但这并不是我写不出好字的原因。”

再如:“我不能请你吃饭,是因为你来晚了,‘自动还款‘来得比你准时多了。”

第三点:文字简洁清晰。

这里要说这本书虽然不是作者的另外一部《一本小小的金色语法书》,但这部《一本小小的红色写作书》里也有较多章节涉及到英文的写作和修辞,所以那些地方在阅读的时候就可以略过。

适用于中文的部分,就是——短句。

并不是说长句就不能说,有经验的作者是两者交叉使用。而这里指的风格,就因为短句蕴含很大的力量,它能够迅速的抓人眼球,还会有干脆利落的感觉。

这里我耍个滑头,“例如”一下三字经,嘎嘣脆吧。

在这里我也想引申一下,中国也有风格独特的写作方法,而且更适合于中国读者,那就是古人留给我们的押韵和对仗。

这次我不耍滑列举五言七言绝句,也不提宋词的耳熟能详朗朗上口。

我举个现代的栗子,“例如”央视当红段子手——朱广权。

他的“宇宙不爆(敏感字?)炸,我们不放假”被广为流传,甚至还有建筑工地用来做标语。

再如他预警寒潮,是这么说的:“冷到如果你在被窝里睡得香,床以外的地方都是远方,手够不着的地方都是他乡,上个厕所都是出差到遥远的边疆。”


一篇文章写完了,就如同上面说过的,还是要修改。

欧阳修常修改自己的文章,老伴就问他:还怕被先生骂吗?欧阳修回答:“不怕老先生骂,却怕后生耻笑。”

又如曹雪芹说的:“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每一篇文章都是不容易的。

要是写作,就力争最好吧;要是阅读,就理解万岁吧。共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本小小的红色写作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本小小的红色写作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