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伯乐 马伯乐 8.8分

马伯乐这个人

李小白
2018-05-01 17:19:06

《马伯乐》是萧红于1940年在贫病中完成的一部中篇小说,跟《马伯乐》同一时期完成的,还有萧红最负盛名的长篇小说《呼兰河传》。

《马伯乐》写的就是一个叫马伯乐的人,在1937年“八一三”事变前后、在逃难的生活中不断演绎的那个时代的一批人的画像。用《马伯乐》式的表达,马伯乐就是一个谄媚的、低级趣味的、无所事事的、麻木堕落的,真他妈的中国人。

马伯乐是谄媚的,但是他对于他的谄媚不自知、不肯定。他觉得外国的东西是好的,外国的人不能说好,但定是有过中国人之处的。他去中国人的餐馆吃饭,要刻意地摸一摸凳子是否是干净的、筷子是不是干净的,他把筷子举到眼眉上细细地看,看过之后,拿自己一星期才洗一次的手帕来擦那筷子。而他到了外国人的餐馆,就完全不这样了。他就完全信任他们的卫生了。西餐厅的椅子,他是看也不看就坐下了。西餐厅的桌布、刀叉都是毋庸置疑干净的。

马伯乐是无所事事的,他用父亲给的一笔钱开过一家书店,说是书店,其实是他跟酒友们喝酒吃饭的场子,等父亲给的钱花光,他的书没有卖出去一本,三个月后书店关门。他又回家啃老。

马伯乐是愚昧麻木的,他为着自己能有钱花的目的,他希望日本人早一些打到青岛,他看到有逃难的人他就高兴,他就能吃得下睡得好。因为,日本人真的要打来了,只要日本人打到青岛,他的太太就要带着孩子逃难到上海,太太带着孩子逃难到上海是一定会带着钱的,到那时候,他也就有钱花了,他为着他能有钱花而希望日本人打过来吧。马伯乐,真他妈的中国人。

马伯乐是没有为人父、为人夫甚至是生而为人的责任心和责任感的,他爱自己甚于爱包括自己的妻儿在内的所有人。在平日里,他是爱自己的孩子的;他的小雅格,他是很喜欢的,可是若到了极高度的危险,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也没有办法,也只得自己逃走了事。他以为那是他的能力所不及的,他并没有罪过。而他跟太太的唯一维系也就是钱吧,他认为,若是钱到了自己手里而不是在太太手里,那么太太还算什么呢,我还会要她吗。看吧,马伯乐,真他妈的中国人。

马伯乐总是很容易的就快活悠然起来,又很容易的就陷入无限的悲伤。总的来说,他不是一个正能量的、励志的典型,相反的,他是一个充满颓唐的、无所事事、没有责任感的逃难之人。而“逃难之人”的身份又把他的无所事事也好、没有责任感也好、颓唐也好统统合理化,因为是在逃难中,所以他怎样的不作为好像都没有被责怪的理由。因为他在逃难中,这个时候,活着就是一切。马伯乐一直都在骂“真他妈的中国人”,而他也就是他一直骂着的那类人啊。

我总觉得,一个写东西的人,我们总是能够从他的作品里窥探到这个人的底色的。比如萧红,她的所有作品,都是被打上她所处的那个动荡的时代、吃人的社会的深刻烙印的。

萧红底色悲凉。从《呼兰河传》,从《生死场》,因着她所处的时代的关系,萧红的笔下没有也好像不该有圆满的故事。《呼兰河传》里,小团圆媳妇要被人鬼蛇神折磨死。《后花园》中,冯二成子终于结了婚有了孩子,但是,他的老婆他的孩子却要死去。《山下》中,林姑娘跟林姑妈根本没有底气跟雇主谈任何条件,但她们虚张声势,故作姿态,最后雇主解雇了林姑娘,也就断了她们母女的经济来源甚至生活保障,她们的生活回归到一贫如洗。

同样是在《呼兰河传》她以最细腻的笔触,最深沉的情感去写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呼兰河畔,写这里人民的生死悲哀,以个中人物,尤其是妇女、孩童、老人的悲剧命运书写和鞭挞遗留在那个时代的,中国几千年的封建陋习和张牙舞爪的封建毒瘤。

而这篇《马伯乐》里,萧红以马伯乐的口吻写出:“这年头,真是大难的年头,父母妻子会变成不相识的人,奇怪的,变成不相干的了。还不如兽类,麻雀当它的小雀从房檐落到地上,被猫狗包围上来的时候,那大麻雀拼命地要保护它的小麻雀。”“钱哪!钱哪!一点也不错呵!这是什么世界,没有钱,父不父,子不子,妻不妻,夫不夫。人是比什么动物都残酷的呀!眼看着他的儿子在难中,他都不救……”又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萧红的遗憾和悲悯,想到她的弃儿。萧红短暂的一生有过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生下来之后因为没有钱抚养,便送了人,为此,她写过一篇叫《弃儿》的长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马伯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