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教无类?!

咚呲哒咚呲咚哒呲
2018-05-01 15:00:24

最早还是大学的时候接触《马丁.伊登》,当时的高英老师在学期末给班里每个人推荐了不同的书,也许是看出了我眼中的不谙世事,给我推荐的正是这本《马丁.伊登》。说来惭愧,当时中英版的书倒是买了,直到如今老师的孩子都上学了,我才正儿八经地开始看。不过好赖没辜负老师的一片苦心,读了总比束之高阁的要好。

出于对翻译的敏感性,感觉该译本并不完美。长句的处理以及对语言通俗化的表达,还是带有一股翻译腔。后来查了下该译本最早出版于90年,也许译者是受当时时代和意识形态的局限性,尽量避“俗”而追求“雅”,尽量凸显阶级的差异,致使的译文佶屈聱牙,有时需要多读两遍才能弄懂句子主干所在。所以,感觉重读原版还是很有必要的,起码自己能直接接触到作者的思想,而避免其他人的理念。

其次,想谈谈教育。马丁第一次到罗丝家做客,头一遭接触到上流社会的生活、知识、教育后,同时也出于对罗丝的爱慕,便开始了读书和学习之旅。幸运的是,凭借自己的天赋,马丁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即文学创作。“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由此可见,有教无类确实是值得的,它可以使一个水手、街头小痞子蜕变成诗人、作家,充分挖

...
显示全文

最早还是大学的时候接触《马丁.伊登》,当时的高英老师在学期末给班里每个人推荐了不同的书,也许是看出了我眼中的不谙世事,给我推荐的正是这本《马丁.伊登》。说来惭愧,当时中英版的书倒是买了,直到如今老师的孩子都上学了,我才正儿八经地开始看。不过好赖没辜负老师的一片苦心,读了总比束之高阁的要好。

出于对翻译的敏感性,感觉该译本并不完美。长句的处理以及对语言通俗化的表达,还是带有一股翻译腔。后来查了下该译本最早出版于90年,也许译者是受当时时代和意识形态的局限性,尽量避“俗”而追求“雅”,尽量凸显阶级的差异,致使的译文佶屈聱牙,有时需要多读两遍才能弄懂句子主干所在。所以,感觉重读原版还是很有必要的,起码自己能直接接触到作者的思想,而避免其他人的理念。

其次,想谈谈教育。马丁第一次到罗丝家做客,头一遭接触到上流社会的生活、知识、教育后,同时也出于对罗丝的爱慕,便开始了读书和学习之旅。幸运的是,凭借自己的天赋,马丁很快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即文学创作。“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由此可见,有教无类确实是值得的,它可以使一个水手、街头小痞子蜕变成诗人、作家,充分挖掘出容易被忽略的地方所隐没的人才。正如科举打破了魏晋以来士族门阀的禁锢,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实现自己的抱负,教育于公于私都是有益的。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一个极端的反例:《驴得水》中的铜匠。铜匠在受到教育后,反而由爱生恨,继而成嗔,成了特派员导演的闹剧的主角和逼疯一曼的凶手,将人性恶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如果说有教无类的话,铜匠确实是应该得到教育的一类,可得到教育的结果呢?不但没有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反而是将人性的丑恶面放得更大,印证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荒唐观点。

所以,对于有教无类是不是应该对受教育人的本质先做个选择呢?可谁又有这个权利来做这个判断呢?还是说任由受教育的人自由发展呢?

说到底,马丁和铜匠的一生都是悲剧。一个是在思想和意识达到一定境界后,得不到认同,或者说只得到被误解的认同,不觉孤独感暗生,只得选择终结生命来逃脱苦恼。另一个则是完全将教育功利化,将其当做报复的手段,最终沦为跳梁小丑。

但有教无类没有错啊,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也许会有人反对,会有人不解;也许也会有人赞美,有人追捧。你只能活成你自己,活成马丁,活成铜匠。活在这个时代里,或者超出这个时代。有教无类,不应替人性的恶来背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马丁·伊登的更多书评

推荐马丁·伊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