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点收获

静嘉张
2018-05-01 看过

读这本书有以下几点收获:一、钱穆从苏州到北京大学教学,与傅斯年相识,屡次被邀请至史语所,常作陪宴请重要外国学者。傅斯年意在以钱穆的著作破当时经学界之“今文学派”,乃及史学界以顾颉刚为代表的“疑古派”。但最终因史学理念的不同,二人分道扬镳到交恶,以至于傅斯年曾说过,“向不读钱某书文一字,彼亦屡言及西方欧美,其知识尽从读《东方杂志》来。”二是严耕望自从跟了钱穆游,逐渐掌握治学之道。“历史学有两只脚,一只脚是历史地理,一只脚就是制度,任凭学者才智如何发挥,这两门学问都很专门,而且具体,不能随便讲”,“但这两门学问却是历史学的骨干,要通史学,首先要懂这两门学问,然后才能有巩固的基础。”钱穆主张通人之学,以通驭专,很看好严的“专精一两途”,不赞成钱述棠的“屡变其学”。钱穆主张“我们读书人,立志要远大,要成为领到社会、移风易俗的大师,这才是第一流学者!专守一隅,做得再好,也只是第二流”,其间关乎学者的气魄和精神意志,聪明人无毅力与傻气反而不能做出第一流的学问,“求学不可太急,太急不求利则求名,太缓又易懈怠”,这些闲居时的谈话对于严耕望一生影响甚大。同时在史学研究方面的具体指导,使得严得以进入史学之门,获得独立研究的能力;三、齐鲁研究所解散后,严耕望在社会上流落两年后,得因傅斯年赏识,进入读书研究环境极佳的史语所工作,后半生治学得以有良好的学术氛围和充裕的时间,“”否则但沉浮在这样一个纷乱不宁的社会中,要想在学术上有一点真正的成就,那就绝对不可能离”;四是严耕望晚年对钱穆学术的评价,有些见诸于书信和日记,应该是心迹的表示。论《国史大纲》,认为是通识之作,重在综合,重视章节布局,提出整体意见,不同于考证之作的重实证。有些大问题,只能凭作者的才智和深厚学力,提出简要的慧解,留待读者进一步自我探寻,“惊佩钱师思考敏锐,识力过人”,“然即此讲义,已非近代学人所写几十部通史所能望其项背,诚以学力才识殊难兼及”。钱穆自己的看法是,此书论述上层政治更重视制度方面,下面社会,更重视经济方面,中间注重士人参政,于历代选举考试制度及时代士风,颇亦注意。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严耕望先生编年事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严耕望先生编年事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