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自己应该挂哪个科

aily-lv
2018-05-01 12:08:58

最近愈加怀疑自己的大脑了。

有时候会洗三次脸,洗澡的时候洗了一半,忽然想起“刚才我洗脸了吗?”于是挤上洗面奶赶紧洗脸,泡沫布满全脸的感觉唤醒了记忆,哦!我好像刚才已经洗过两次脸了。

一天,瓜瓜开心地对我说:“妈妈,我长高了,能够自己够到牙刷挤牙膏了!”

“我刚才不是已经给你拿下来牙刷、挤好牙膏了吗?”

“没有啊,妈妈!真是我自己拿下来的,洗手台上的牙刷是爸爸的。”

走进卫生间一看,果然,瓜爹的牙刷上被我挤了瓜瓜的牙膏。

我一直担心自己的大脑,因为我奶奶得了老年痴呆症,听说这种病是遗传的。我永远清晰地记着那个暑假,我奶奶半夜不睡觉非要到小区门口去,她说,土匪刘大炮要带着她逃跑,因为马上就要打仗了。这样把看过的电视剧幻想成现实,分不清真实与梦境,真让旁观的人哭笑不得。而我,似乎有记忆以来,每天睡觉都会做梦,梦中无比真实和理智,像是在梦中进入了另一个平行世界。唯一的问题就是,醒来时,无比疲劳。似乎睡眠对我的帮助就是眼皮不那么酸了而已。而这点功能,也是依靠睡眠片而勉强获得的。

我可能还患有轻微的脸盲症。每次放假一开学,碰到同事都会比较慌乱,因为我多半忘记了迎面走来的同事的姓名,特别尴尬。后来,我想到了一种化解方法,一定先下嘴为强满脸微笑地先说出“您好呀!”

其实也不是奔四了才开始这样,十来岁的时候,在路上和妈妈一起去姥姥家。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孩儿,挑衅似的用手指了指我。似曾相识的面孔,又想不起来是谁,只好跟妈妈解释道:“那个男孩好像是我初中同学。”我妈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啊?那不是你哥吗?”

这么多年了,也算逐渐适应了自己的坏脑子。因为给电动牙刷充电忘了拔,又要一周不回家,担心充爆炸,已经劳烦爸爸和自己往返40公里重新回家拔插销各一次。同事在抱怨忘记把水杯落在哪个教室的时候,我会开心地跟她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在自己的水杯上贴一个名字贴或者一张大头照,学生会给送回办公室的。

也因为这些经历,所以在看《高兴死了!!!》这本书的时候,真的感觉不到作者有严重的焦虑症、抑郁症及多种障碍症。那篇《我把心留在了旧金山》简直和我的经历如出一辙。我在一周前训斥瓜瓜出去春游把水果沙拉弄撒在书包里,像糊了一层屎一样。一周后我春游把薯片撒了一书包。想趁着同事和学生没注意,赶紧跑到垃圾桶边清理书包。结果抖搂的时候,钱包什么的也掉了出来,好在没进垃圾桶,快速地偷偷捡起来,才发现很多人都在盯着我看,我只好快速装备上自嘲的微笑,并鼓励自己,好在我的薯片是干的,抖落之后,书包依旧很干净。

而《那个婴儿很美味》和《假装你很擅长》对我来说就是金句名言了。“人生的大部分是由无聊构成的。”“世界并不以我为中心,我有责任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真是为我这种成天糊里糊涂、粗糙带娃的人提供了最有力的依据。

好吧,如果一定要承认作者患有那么多的病症,请问,我应该去挂哪个科室才能做到“早干预、早治疗、早康复”呢?其实,我一直想问一个问题——维克托为什么要娶“麻烦精”一样的作者呢?不过,答案很可能跟我老公为什么会娶一个不会做饭、不会整理房间、整天迷迷糊糊的我一样。“或许会变得轻松,但不会变得更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