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 8.5分

兄弟

miss稻子
2018-05-01 11:47:50

余华的兄弟叙述结构,是一层一层的,好像刮骨疗伤那般,揭开第一层的时候,外表的皮肉和其他正常组织没什么两样,故事刚刚展现出大致脉络,越往后,腐烂的组织就会显现,人性的肮脏丑恶就那么生硬地展现于眼前,血肉淋漓的撕扯,痛到极致的麻木,就这么活生生展现在读者面前。 而偏偏作者的叙述又是极为冷静的,冷静的让人感到死寂,却偏偏就是在这死寂中,你感受到了他血液中的温热和那种欲说还休的无奈与愤慨。以及那种沦肌浃髓的苦难意识。 宋凡平和李兰这一对半路夫妻,走的无疑艰难,但两人的生活还算幸福宁静,虽然时常为周围人耻笑,但幸福是自己的,别人的闲言碎语怎么也阻挡不住。但很快的开头的十年浩劫,就把这个家庭拖入了深渊。宋凡平因为阶级成分,被游街,被抄家,但他还是苦中作乐,不想让孩子看到世界的黑暗,他教给孩子扫堂腿的最后一招,教孩子用“古人的筷子”。但却因为李光头的无心之失,地主宋凡平变成了“地上的毛主席”,被关入仓库禁闭,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虽然如此,他还是笑着的,即便左胳膊打的脱臼却骗孩子们只是让他休息一会儿。最终,还是因为想要去接自己老婆回家却被那些带着红袖章的人一次次打倒在地最终离世。入葬时,还要因为身体高大放不进棺材被硬生生砸断了膝盖。而那十一个红袖章,却好像完成了一个光荣任务一样,对,他们打死了人,然后他们走进早点店要了豆浆油条,野兽般地吞食了起来。恶魔吗,或许他们觉得他们不是,在那个时代 每一个人都不是,因为恶魔太多了,混沌的双眼太多了,划分也就没有必要了,也没有意义了。在那个群里全民疯狂的年代,那为数不多的几个正常人,会被看做异类。 最后,好像那些好的,坏的,批斗过人的,没被批斗过的,即使小心翼翼,大多数还是会被揭发,上去被批斗一场,正如毛主席说的,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呢? 以前批斗过宋凡平的孙伟爸爸扫起了大街,他的儿子因为保护自己那头长发,被红卫兵的剃头挑子隔断了动脉,以前因为丢了鸡侮辱宋凡平和李兰的孙伟妈妈,疯了。每个人都在重复着上一个自己整过的人的悲剧。而还没有被整过的,仍不自知,继续这这一场停不下来的闹剧。 作者的叙述,一直是冷静自持的,好像是一个旁观者,甚至带着些嬉皮的意味,却给了读者愈加沉重的视角和愈加深切的体会。我不知道几十年后,那些参与过那场斗争的人,扮演过揭发别人阶级成分甚至直接间接害死过人的“人”,会不会记得自己人生中的这一段历史,当时被标榜以精彩卓绝的经历。现在的他们,还会兴致勃勃地提起,还是陷入沉默,企图涂抹?他们的良心会不安吗?他们也被别人批斗过吗? 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人性的丧失与沦落。无论是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还是人与人之间完全猜忌只求自保的互相揭发,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只能把别人推向断头台。无论起因如何,性质都是肮脏的。 李兰为了宋凡平,七年没有洗过头发,虽然走到哪,头发飘来的臭袜子味总会让别人避如蛇蝎,但她心底里确是骄傲的,那是和他做过一年两个月的宋凡平给过她的甜蜜。而当她从澡堂出来,一洗这七年时光后,原先乌黑透亮的头发变成了缕缕银丝,她真的老了。 儿子李光头因为在厕所偷看别人屁股被发现,在当地成了赫赫有名的人物,人称屁股大王,而他也因为偷看到“最漂亮”的林红的屁股,换来了那些想要得知秘密的男人的三鲜面。 而下部可以说主要讲李光头的发家史。 李光头用以前的话说,无疑是一个“投机倒把分子”,头脑灵活,能说会道,又带有那股子无赖劲儿,进入福利厂后,很快就利用示弱原则从上海为自己的十四个残疾厂员拉来了大单子,虽然准备开服装厂的梦想没成功还欠下了一屁股债,但却依靠拾破烂发了大财。还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生意经,“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事业做大以后,李光头还知恩图报,且学会了运营那一套现代企业管理方式,经营的风生水起。举办了处女大赛,搞出一系列啼笑皆非的事情,力争把自己变成那根人人想啃的狗骨头。最后,故事以兄弟宋钢卧轨自杀结束。 这本书是两天看完的,捧起余华的兄弟,就是上部哭了下部笑了,哭和笑交杂着。 正如作者所说,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文革时期,精神狂热,本能压抑 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时代相当于现在,伦理颠覆,浮躁纵欲,更甚于今天的欧洲。一个西方人活四百年才能经历这样两个天壤之别的时代,一个中国人四十年就经历了。宋纲和李光头,也在这两个时代中浮沉,他们的悲喜在爆发中爆发,最终恩怨交集地自食其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