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乙是描写情绪的高手(书摘)

沙滩贝壳
2018-05-01 看过

那个因为精力和法律不允许你碰的她者,像一只优雅的母豹,轻声在你的心上踩来踩去。你开始没办法干活。但是你一旦得到这只母豹,又一定会怀念过去的麋鹿。

“你在夏天怀念的冬天,其实冰彻至骨。”

男人到老后应该不会垂念女王蜂,而牢记爱自己并使自己无尽愧疚的人。

在贝蒂心情极度沮丧,给自己画了肥肠般令人恐怖的大口红时,在她明显已蜕变为精神病人时,索格双手抄起面前的番茄酱,涂抹自己的眉毛、眼睛与鼻子。他对拯救无能为力,因此只能是陪着对方一起痛苦。(评加缪《局外人》)

在公平环境里,懒惰的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人重新进入过去,状况类似于救火,能记录下来的财物有限。有时烧掉的废墟太难看,还需进行拙劣的重建。无论怎样,从离开事情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对原貌的掌握。这是做人痛苦的一部分。

使人获刑的是他的身份,行为不过是它的佐料。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阳光猛烈,万物显形的更多书评

推荐阳光猛烈,万物显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