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物 长物 7.6分

问题意识与艺术史研究

触著便了
2018-05-01 06:19:16

“身无长物”是出自“世说新语”中的成语,意思就是“多余的东西”。《长物志》是17世纪明末的一本小书,专门介绍文人士大夫的家庭装饰摆设的类书。顾名思义,这是本记录“多余的东西”的书,“多余”而又“必须”是为“奢侈品”把吧。《长物志》的作者是文震亨,文征明的后人。长久以来,本书是我们考定明清器物的入门书。《长物》则是著名美术史学家Craig Clunas(柯律格)在1991年的一本小书。当时他在V&A做策展人研究藏品。

今天读这本书,虽然觉得有些简单,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没有完全展开(这也是在是本百余页的小书),但是在上个世纪初,《长物》却是一本非常革命的艺术史著作。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他用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区分”理论,来研究明代的文人或者由文人引领的趣味消费。布尔迪尔认为:任何趣味都不是自然的、纯粹的,都是习性、资本和场域相互作用的产物。趣味是对人的阶级分类,而这一分类的构成、标示和维持,掩盖了社会不平等的根源,使不平等具有了某种合法的外衣。而一旦阶级在政治和经济上试图开始“僭越”的时候,文化艺术消费往往就会成为突破口。沿着这个理论,Craig研究了《长物志》与明清类似的类书包括高濂和传为屠隆

...
显示全文

“身无长物”是出自“世说新语”中的成语,意思就是“多余的东西”。《长物志》是17世纪明末的一本小书,专门介绍文人士大夫的家庭装饰摆设的类书。顾名思义,这是本记录“多余的东西”的书,“多余”而又“必须”是为“奢侈品”把吧。《长物志》的作者是文震亨,文征明的后人。长久以来,本书是我们考定明清器物的入门书。《长物》则是著名美术史学家Craig Clunas(柯律格)在1991年的一本小书。当时他在V&A做策展人研究藏品。

今天读这本书,虽然觉得有些简单,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没有完全展开(这也是在是本百余页的小书),但是在上个世纪初,《长物》却是一本非常革命的艺术史著作。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他用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的“区分”理论,来研究明代的文人或者由文人引领的趣味消费。布尔迪尔认为:任何趣味都不是自然的、纯粹的,都是习性、资本和场域相互作用的产物。趣味是对人的阶级分类,而这一分类的构成、标示和维持,掩盖了社会不平等的根源,使不平等具有了某种合法的外衣。而一旦阶级在政治和经济上试图开始“僭越”的时候,文化艺术消费往往就会成为突破口。沿着这个理论,Craig研究了《长物志》与明清类似的类书包括高濂和传为屠隆的著作,进而研究这类鉴赏书如何赏鉴“器物”,(比如为何中国赏鉴对象往往是文玩,但是却没有服装),鉴赏时我们使用的术语 (物与器,雅与俗,好与精等),进而研究明代鉴赏中的“古意与古物,然后是市场交易,最后落脚在明代末年以禁奢令为背景的“跨阶级消费”(奢侈品消费)。

在Craig的笔下,这种跨阶级消费的生成,首先是源于税制改革,用白银交税,手工匠人开始从徭役中接发出来,其劳动成为可以交易的商品;同时现金交税又导致地主可以离开自己田地,定居城市,这样别墅装修的需求开始加大,商品交易开始繁荣,典当业发达。这些都是奢侈品消费的开始。而商业发达,造就了商人的崛起,而《长物志》一类的趣味类书教人装饰,任何人有了钱都可以把自己家布置得像文化人一样,此书多次出版或被盗版,一方面意味着文人士大夫的知识(而不光是作品)成为了商品,另一方面则是文人士大夫在社会时尚中“重申自己的文化趣味和文化领导权”。

Craig 的这本书可谓打开了改写了中国美术史的研究新方向,从此“物质文化”与“视觉文化”开始超过精英的“书画”成为研究的前沿,他本人对明代的插图,版画,出版物的研究,对吴门画派文人画特别文征明作品背后的市场交易,都成为了非常经典的研究。上次提到Jonathan对于器物的研究也是在这个脉络之中。

最近读这两本书,除了熟悉了解视觉文化研究以外,我最大的感概就是学术研究中的“问题意识”,也就是在学术研究中,发现问题的敏感,解决问题的能力。何为问题意识?举个例子,现在都说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史”,但是中国学者上来就是先写几本砖头厚的“78或79年以来的通史,鲜有个案研究支撑。这就是缺乏问题意识的表现。问题意识就是要从我们认为没问题地方产生怀疑,从而开始研究。明清器物本来就是工艺品,粗看没啥研究价值,但是我们看到两位学者都研究出了颠覆性的东西。再说中国现当代美术研究,光是起始点都没搞清楚,都说1978或1979?但为什么是1978或79?为什么不是1974?或者1972?八五新潮语言资源何来?它和30年代决澜社现代主义关系如何?和苏联东欧艺术关系何在?这些都没人去研究,但是大部头的通史就出来十来种。没有个案研究,没有问题意识做“现当代艺术史”研究,往往就是“缘木求鱼”。

了解了这个,就可以了解当年Craig 为何写出“命名权: 评高名潞的《中国20世纪艺术中的整一现代性与前卫》”这样的毫不留情的书评,他写道“高名潞总是把自己打造成第一位给当下运动起正确标题的人,也就是说他是正名人。尤其是,他发明了85运动和85新潮来形容第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前卫运动。...... 不是我不相信高名潞是这些标签的唯一发明者,但他的书却有一种元历史的意味,其中,艺术家的所作所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名潞如何形容他们所做的事情。....... 尤其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是,命名最终似乎成了唯一重要的事....... 我认为,那种天真的认识——历史学家的工作就是毫无讽刺地划分各种流派的潮流——与大量媒体报道的当代艺术史发生了断裂。但当一个新的文化领域‘当代中国艺术’被突然创造出来之后,这种断裂也就成了事实:人们蜂拥而至,用枪和马车争夺土地,谁占就是谁的,而高名潞对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也采取了这种先来先得的策略。”(http://artforum.com.cn/inprint/201107/3774#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