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 今生今世 8.3分

胡兰成矫情么

HarryHaller
2018-05-01 03:20:58

胡兰成的语言令人感到繁琐酸腐之处在于,有太多相对目前稳定的现代汉语词汇和语法生僻的构词和句式。新文化运动及至大众语运动期间,中文经历数次逆流与改道后遁入混沌,每一个对文字有慧心的作家都在尝试突围,为了匹配新文体的承载能力,开拓词汇是必然,也就是各显神通地拼字成词。而语言的存续是一场大浪淘沙,有些词沿用了,有些词消失了。语法也是循此理而迭代,五四前成长的那一代作家,很难摆脱母语的拘束,俞平伯、周作人诸家作品依当代文法读之,俱是不顺,而独独胡兰成遭毁誉尤甚,大抵只因他是个不见容于世人的薄情浪子又偏好抒情,招恨。总之,拿当今汉语的坐标系回溯性地丈量它的前身嗤笑之,怎么讲,吃井还不忘掘井人呢。 说胡兰成是文学品味的试金石,意思是说,若能抛却预设成见和克服非原生语感的不适,方是合格的鉴赏者。我不以为胡兰成大段的抒情是滥情,反倒觉得他是悟到了中国古典文化里那一套飘渺的诗性逻辑——个中意味无从言表,可试译《洛神赋》、《梦吟天姥吟留别》,白话难以译出的精微处便是。情感体验毕竟不可验证也不可描摹。但胡的桐阴委羽里有一句,“小燕子也不可以摸,笋也不可以摸,凡百皆有个相敬如宾”,之后他的种种情语我便都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今生今世的更多书评

推荐今生今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