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中国人的一些评价

土星丁丁丁
2018-05-01 02:37:04

全是摘录:

在中国,脸面比任何其他世俗的财产都宝贵。它比命运和恩惠还有力量,比宪法更受人尊敬。 ——林语堂

与欧美国家比较,我们在民间存在一个庞大的反读书群体。我们的民族意识中缺乏这样一种信念:读书不是知识分子的专利,读书是每位现代公民的基础义务,普通人与知识分子在读书上的区别,只在于读多读少,如何阅读,而非要读就当知识分子,不想当知识分子就基本上放弃阅读。

中国有书呆子,但比之中国有书呆子更明显的是,中国更有一种视读书人为书呆子的危险倾向。

人人都爱面子,只是不同的人对面子的定义不同。鲁迅就说了,每一种身份就有一种面子,例如车夫坐在路边赤膊捉虱子并不丢面子,但要是哪个富家姑爷坐在路边也做着同样的事那就没了面子。但车夫也并非没有面子,赤膊捉虱子不算什么,但要是给老婆踢了一脚就躺倒哭起来,嘿嘿,这就丢面子了。这一条“丢脸律”也适合上等人的,鲁迅由此得出结论:“丢脸”的机会,似乎上等人比较多。现在,名为争名誉权实为争面子的官司多系有身份的贵人所打,我想原因就在于此了。

中国人就像一大群人挤在一条小船上,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可能破坏小船平衡的行为都是要避免的。 ———

...
显示全文

全是摘录:

在中国,脸面比任何其他世俗的财产都宝贵。它比命运和恩惠还有力量,比宪法更受人尊敬。 ——林语堂

与欧美国家比较,我们在民间存在一个庞大的反读书群体。我们的民族意识中缺乏这样一种信念:读书不是知识分子的专利,读书是每位现代公民的基础义务,普通人与知识分子在读书上的区别,只在于读多读少,如何阅读,而非要读就当知识分子,不想当知识分子就基本上放弃阅读。

中国有书呆子,但比之中国有书呆子更明显的是,中国更有一种视读书人为书呆子的危险倾向。

人人都爱面子,只是不同的人对面子的定义不同。鲁迅就说了,每一种身份就有一种面子,例如车夫坐在路边赤膊捉虱子并不丢面子,但要是哪个富家姑爷坐在路边也做着同样的事那就没了面子。但车夫也并非没有面子,赤膊捉虱子不算什么,但要是给老婆踢了一脚就躺倒哭起来,嘿嘿,这就丢面子了。这一条“丢脸律”也适合上等人的,鲁迅由此得出结论:“丢脸”的机会,似乎上等人比较多。现在,名为争名誉权实为争面子的官司多系有身份的贵人所打,我想原因就在于此了。

中国人就像一大群人挤在一条小船上,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可能破坏小船平衡的行为都是要避免的。 ———罗斯

正如罗斯教授在他的《变革中的中国人》一书中所说的,中国人就像一大群人挤在一条小船上,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可能破坏小船平衡的行为都是要避免的。要想这条处在平衡状态的小船不被颠覆,必须要坚持的原则就是不要让小船有任何摇晃,否则全船人的生命都将受到威胁。

中国人虽然不“争先”,却很“恐后”,一俟某种变革渐渐占了上风,成了主流,大家又会忙不迭地随波逐流,惟恐自己落在了后头。

中国人并不是不自豪的民族,正确的做法是“谦虚”由他负责,赞美的“反驳”由你负责。 ——桑科

这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与其说增强了中国人的体力和精力,不如说培养了他们恢复健康、抗感染和忍受恶劣生活环境的能力。

在中国,凡是明文规定的都是不重要的,只是需要你去应付的,凡是重要的都不是明文规定的,而是需要你去琢磨的。 ——陶东风

简单来说,就是表面上的动作和心里真正的想法“表里不一”。换句话说,中国人的“行动语言”有时候要反着看才正确。非到关键性的时刻,中国人不会轻易地肯定表明“是”或“不”。

大家都知道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不能做的事情再想办法、找门路也是没有用的,时间长了也就养成了单纯直率的性格,即使有制度的空子可钻,常常也不会或不想钻了;而中国的情况却相反,明文规定的规章,上至法律,下至各种具体的政策法规,从来不是绝对的,不能办的事情可以私下通过关系办成。难怪有人说:在中国,凡是明文规定的都是不重要的,只是需要你去应付的;凡是重要的都不是明文规定的,而是需要你去琢磨的。这样,大家就养成了爱琢磨的性格,不是科学家的那种琢磨,而是琢磨人际关系,琢磨怎么才能绕着弯子把事情办成。

在台湾,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而是“坏人”,因为中国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 ——龙应台

在一个法治上轨道的社会里,人是有权利生气的。

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所以作研究比较重要;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也不要以为你是个学生,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你今天不生气,不站出来说话,明天你,还有我,还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受害人!如果你有种、有良心,你现在就去告诉你的公仆立法委员、告诉卫生署、告诉环保局:你受够了,你很生气!你一定要很大声地说。

暴发户爱对人摆阔,破落户爱夸耀过去,这可以说是两种怪可怜的心理。

中国人有平均的意识,但绝没有平等的意识。一个和尚可以跟另一个和尚闹平均,但一个和尚绝不敢跟一个当住持的大和尚也闹平均。

原来面子和脸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东西。中国旧戏里有一套脸谱,这花花绿绿的脸谱就是“面子”,而真正的脸却反不能辨认清楚了。做戏子的只要上台的时候,脸谱弹得像个样子,至于真正的脸,长得好看不好看,那是不相干的。其实中国人一切都如此:只要保全面子,丢脸却全不在乎。阿 Q就是一个代表,所以挨人打不要紧,但在背后却要说一句“儿子打老子”,这样虽丢了脸,面子却是有了,所以要面子不要脸是中国人一般的人生哲学。

老外开会,会上可能有 10种声音,但会后只有 1种声音;中国人开会,会上没人说话,但会后可能有 10种声音。

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

中国公共的东西,实在不容易保存,如果当局者是外行,他便将东西糟完,倘是内行,他便将东西偷完。

“谁都不是一座岛屿,自成一体;每个人都是那广袤大陆的一部分。如果海浪冲刷掉一个土块,欧洲就少了一点;如果一个海角,如果你朋友或你自己的庄园被冲掉,也是如此。任何人的死亡都使我受到损失,因为我包孕在人类之中。所以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不懂的中国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看不懂的中国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