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通之作

静嘉张
2018-05-01 00:53:22

有很多通达的平情之论,也有诸多非常怪异的看法。当然不得不说,书里面所讨论的都是大关节的真问题,结论或不可靠,但提出问题本身是有意义的。从制度的视角来考察中国历史,无疑比从简单的人事变迁要深刻的多。由于对中国政治制度史不甚了了,读这样的书只能说引发了深入了解的兴趣,下一步找更多的书去阅读,因此对本书谈不上评价。根据阎步克对“制度史观”的定义,除了强调政治体系、政治形态、政治制度在塑造中国社会面貌上的巨大权重、强调中国史发展的连续性与波动性之外,其又一个目的,就是尝试回归于中国史自身的发展逻辑。那么,本书算不算制度史观早期的尝试之作呢,仓然之间不敢遽下断语。

政治应该分为两方面:一是讲人事,一是讲制度。人事比较变动,制度由人创立亦由人改订,亦属人事而比较稳定,也可以规定人事,限制人事。离开人事单看制度,则制度只是一条条的条文。某一制度之创立,必有渊源,其消失,必有流变和变质。制度有其外在需要与内在用意。 考试和选举,哪种人才可参加政府,其用意在政府和社会之间打通一条路,好让社会在某种条件某种方式下掌握政治、预闻政治和运用政治。 中国历史上讲到地方政治,一向推崇汉朝,所谓两汉吏治永为后

...
显示全文

有很多通达的平情之论,也有诸多非常怪异的看法。当然不得不说,书里面所讨论的都是大关节的真问题,结论或不可靠,但提出问题本身是有意义的。从制度的视角来考察中国历史,无疑比从简单的人事变迁要深刻的多。由于对中国政治制度史不甚了了,读这样的书只能说引发了深入了解的兴趣,下一步找更多的书去阅读,因此对本书谈不上评价。根据阎步克对“制度史观”的定义,除了强调政治体系、政治形态、政治制度在塑造中国社会面貌上的巨大权重、强调中国史发展的连续性与波动性之外,其又一个目的,就是尝试回归于中国史自身的发展逻辑。那么,本书算不算制度史观早期的尝试之作呢,仓然之间不敢遽下断语。

政治应该分为两方面:一是讲人事,一是讲制度。人事比较变动,制度由人创立亦由人改订,亦属人事而比较稳定,也可以规定人事,限制人事。离开人事单看制度,则制度只是一条条的条文。某一制度之创立,必有渊源,其消失,必有流变和变质。制度有其外在需要与内在用意。 考试和选举,哪种人才可参加政府,其用意在政府和社会之间打通一条路,好让社会在某种条件某种方式下掌握政治、预闻政治和运用政治。 中国历史上讲到地方政治,一向推崇汉朝,所谓两汉吏治永为后世称美。为什么?因为汉代有一百多个郡,一个郡下辖十个到十二个县,县数总在一千到一千四百之间。汉代从贵族世袭被推翻,谁该从政?首先想到军人政治,其次想到富人政治,但汉朝实行的是太学和乡举里选。汉代的做官人因选举制度的推行渐渐都变成读书出身。钱穆这些观察很有说服力。

钱穆认为西方是民主精神,少数服从多数,中国传统政治则常求取决于贤人,《左传》有“贤均从众”之说。他进而推论到,中国传统重质不重量,中国人认为只要其人是贤者,就能够代表大多数,不贤而仅凭数量,是无足轻重的。这些话看似光明正大,但是经不起推敲。首先是贤的标准,如何确保这些贤人就是大家所认为的“贤人”,“举秀才不知书”的多有。其次,如何能保证这些人一直“贤”下去,每次做决断都从公众利益出发呢?贤人亦有私欲,他们做出的决策未必尽出于公心。再次,个人是自己利益的最佳判断者,贤人政治违背了这条基本原理。钱穆自己也承认他的解释,“这是理论,至于事实之不能合于理论,则属于另一问题”。

本书的亮点很多,钱穆讲历代政治得失高屋建瓴,每有启人心智破人迷惑的高论。但是限于篇幅和体例,具体人事方面几乎没有例证,他没有做到自己所说的“人事与制度互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