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史话 三国史话 8.5分

读《三国史话》札记

静嘉张
2018-05-01 00:18:36

最近几年都不怎么碰通俗的作品,害怕读了失望,浪费时间。所谓“通俗作品”往往不引证原文,而是作者随意译为白话(对我来说简直是耍流氓),不太适应。吕先生这部书读完后,有启发的地方(有些过去的疑问得到了解答),也有些不敢苟同之处,觉得有些过于疑古和翻案了,相对来说自己似乎更喜欢读释古的作品。吕先生写此书,只在纠正许多演义小说所传播历史观念和知识上的谬误,同时也是他《秦汉史》的副产品。写此书时,他说:“解释古事,批评古人,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不过要很谨慎,限于可能的范围以内罢了。谨守着这个范围,我们能说的话,实在很少。然在这些少的话中,却多少见得一些事实的真相。”这是他写《三国史话》时候遵循的原则,至于做到了多少,是不好说的,但是这个话无疑十分正确。

皇帝为什么信任宦官?吕先生认为:“在历史上,有少数是因其性多疑忌,以为朝臣都要结党营私;只有宦官,是关闭在宫里,少和外人交接,结党要难些;而且宦官是没有家室的,营私之念也要淡些。”然而这只是极少数。另外,皇帝深居宫中,寻常人所接触到、足以增益知识的事情,他都接触不到。所以皇帝即使是上智,也仅能成为中人;如其本系中人,就不免成为下驷了。正因

...
显示全文

最近几年都不怎么碰通俗的作品,害怕读了失望,浪费时间。所谓“通俗作品”往往不引证原文,而是作者随意译为白话(对我来说简直是耍流氓),不太适应。吕先生这部书读完后,有启发的地方(有些过去的疑问得到了解答),也有些不敢苟同之处,觉得有些过于疑古和翻案了,相对来说自己似乎更喜欢读释古的作品。吕先生写此书,只在纠正许多演义小说所传播历史观念和知识上的谬误,同时也是他《秦汉史》的副产品。写此书时,他说:“解释古事,批评古人,也不是绝对不可以,不过要很谨慎,限于可能的范围以内罢了。谨守着这个范围,我们能说的话,实在很少。然在这些少的话中,却多少见得一些事实的真相。”这是他写《三国史话》时候遵循的原则,至于做到了多少,是不好说的,但是这个话无疑十分正确。

皇帝为什么信任宦官?吕先生认为:“在历史上,有少数是因其性多疑忌,以为朝臣都要结党营私;只有宦官,是关闭在宫里,少和外人交接,结党要难些;而且宦官是没有家室的,营私之念也要淡些。”然而这只是极少数。另外,皇帝深居宫中,寻常人所接触到、足以增益知识的事情,他都接触不到。所以皇帝即使是上智,也仅能成为中人;如其本系中人,就不免成为下驷了。正因为接触不到外面的知识,他们只够听奴仆的话,而且只有奴仆,本无身份,亦无骨气,所以肯倾身奉承他们。吕先生认为后者更重要些。陈寅恪先生在《魏晋南北朝演讲录》中也有提及宦官之处,立论稍有不同。中书监、令为魏文帝曹丕所置,用以分外朝尚书台阁之权。东晋舍人位居九品,但可以管司诏诰,所选用俱为寒人,权力逐渐变大。以至于齐太尉王俭感叹道:“我虽有大位,权寄岂及茹公(小史、道人、面首茹法亮)。”这固然体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士人地位的升降,但也从侧面印证了吕先生的说法,皇帝一旦想加强中央集权,必然会重用身边的宦官。

关于读史之道,吕先生有自己的独特看法。许多人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吕先生不认可,他认为当局者的环境,旁观者总不能尽知。当局者有可能对付一个问题要考虑三面,而旁观者只知道两面,以为自然好对付,其实是一种误解。他们当日的环境,就是他们四面八方的情形,十分倒有八九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的。所以读史之所以难,解释古事,批评古人所以不可轻易,其原因就在于此。

关于早期的东征徐州,吕先生的分析令人信服。汉献帝五年,曹操东征徐州,张邈陈宫叛迎吕布,此时确实是曹操生死攸关的一个关头。后方大本营,此时有荀彧、程昱主持,只保守得甄城,此外只有范、东阿两县固收不下。倘使其大本营而竟为吕布所破;或者曹操还救,而主力军竟被吕布所粉碎;则徐州未得,兖州先失,曹操就无立脚之地了。

关于陈登,经吕先生的分析,对陈登的认识有所加深。以前读书的时,注意到刘表和刘备共论天下人物中有提到陈登,说:“若元龙文武瞻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对陈登的评价可谓非常之高,但是陈登具体有多大的能耐,大概因为早逝吧,心中略感模糊。吕先生做了分析,孙策的用兵,几乎所向无敌,独有两次攻陈登,都是失败的。孙策心中甚是愤怒。他临死前的出兵,《孙策传》注引《江表传》,说他是想去攻陈登的,这大约是实情。此时,曹操却将陈登调做东城太守。而陈登本来慨然有吞灭江南之志的。孙权遂跨有江外。太祖每临江而叹,恨不早用陈元龙之计,而令封豕养其爪牙。则登之才,盖非刘繇、王朗等比,而任之不专,致使大功不成,轻狡之子坐据江外数十年。

刘璋为什么迎接刘备过来敌张鲁?吕先生分析认为:“刘璋之意,大概以为把汉中送给刘备,自己是不吃亏的,而刘备是不会投降曹操的,得他和自己把手北门,就可以不怕曹操了,原也不是没打算。”关羽樊城之败。吕先生认为固然与关羽刚愎贪功有关,但是通观前后,刘备急于并吞刘璋,实在是远因。倘使刘备老实一些,北攻下张鲁,与马超韩遂联合,以扰关中,曹操就难于对付了。刘备心机太工,反噬刘璋,为曹操平定关中和凉州创造了条件。结果不得不令关羽出兵以为牵制,而荆州丧失的祸根,就潜伏于此。后来的猇亭之役,其祸机亦埋伏于此。吕先生认为,刘备自揣兵力,取中原不足,而去荆州自以为有余。其祸根就在于当时急于取益州,以致对于荆州不能兼顾之故。这些都是极富有洞见的看法。

以下是不太同意之处,吕先生为了替曹操翻案,有些地方的解释就有些过了。比如杀吕伯奢一家,他认为:“曹操因疑心吕伯奢家而将其家人杀掉,或吕伯奢的儿子要想打劫曹操而被曹操所杀,都属于情理所可有。”(P57)此外,吕先生认为,中国从前的皇帝,实际上并没有号召力。除了异族侵入时,大家都把他看做民族国家的象征之外,这一宝座不论谁做都好,并因此推定曹操的成功,和挟天子已令诸侯没有多大关系。我觉得,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首先可以名正言顺的吸引很多人才为己所用,事实上在当时很多人心目中还是想在中央任职的。其次,古代所谓“征伐自天子出”,发动战争时名义上占了很大的优势。再者,袁绍刘表甚至孙权都有袭许的计划,以谋求汉献帝而不成,也从反面正面“挟天子”的重要性。再次,《贾诩传》载他劝张绣的话:“夫曹公奉天子以令天下,其宜从一也。”将曹操挟天子这件事放在了从曹公的首条。最后,孙权在赤壁之战前,张昭等主张迎降时,也说:“曹公,豺虎也,挟天子以征四方,动以朝廷为辞;今日拒之,事更不顺。”曹操托名汉相,和他拒敌,似乎是反抗中央。足见挟天子这件事的重要性。故而吕先生分析认为袁绍坐死曹操入居中央,挟天子已令诸侯,实际上无甚用处,所以这算不上袁绍的失策。这是很有问题的。吕先生引用《郭嘉传》的话,“郭奉孝年不满四十,相与周旋十一年,阻险艰难,皆共罹之。又以其通达,见世事无所凝滞,欲以后事属之。何意卒尔失之,悲痛伤心!”并推论,“可见他的本意,在于功成身退,后来不得抽身,实非初意,至于说他想做皇帝,或者想他的儿子做皇帝,那更是子虚乌有之谈了。哪有盖世英雄,他的志愿只为自己为子孙的道理?”曹操此处特意指出郭嘉通达,并且年龄比自己小很多,此处“后事”,我历来都是理解为做“辅佐太子”来着,帮助曹操的后人出谋划策运筹帷幄是也。但根据吕先生的理解,指的是曹操功成身退之后,让郭嘉接替他手中的权力,这样子曹操就显得高风亮节了很多,但是实在不敢苟同。当然还有其他处的一些推论翻案,比如袁绍和曹操的战争,替魏武帝辩诬等,理论可谓非常之大胆,但没有坚强的史料支持和强有力的分析,令人持疑,限于篇幅,此处略去不谈。

最后,读这本书还收获了关公的一则桃色新闻,以前很少注意,毕竟关将军多的是伟光正的形象。晋人常璩的《华阳国志》:“(建安五年)初,羽随先主从公围吕布于濮阳。时秦宜禄为布求救于张杨,羽启公:‘妻无子,下城,乞纳宜禄妻。’公许之。及至城门,复白。公疑其有色,自纳之。後先主与公猎,羽欲于猎中杀公。先主为天下惜,不听。故羽常怀惧。公察其神不安,使将军张辽以情问之。羽叹曰:‘吾极知曹公待我厚,然吾受刘将军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要当立效以报曹公。’公闻而义之。”《三国志•蜀书•关张赵马黄传第六》引《蜀记》云:“曹公与刘备围吕布于下邳,关羽启公,布使秦宜禄行求救,乞娶其妻,公许之。临破,又屡启于公。公疑其有异色,先遣迎看,因自留之,羽心不自安。”可见关将军要娶秦宜禄妻在当时流传颇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国史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国史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