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月记 山月记 8.8分

铜红着的晴明着的月亮

2018-05-01 00:18:17

山月铜红也好,晴明也罢,自有它本来的存在。而我在,却艰难的多。它是与自我、与他人和与世界的和解。李微因自我的失控兽化而失去我在,用惰性和虚荣喂养羞耻的自大,用愤懑浇灌懦弱的自尊,终于走向兽性的自我实现,失去了人性的自我。孔子和子路,是两种处事的我在;李陵、苏武和司马迁,是三种选择和自我的追问。没有哪一种是容易的、完满的,因为我在首先是一种感受,对欲望的感受——活着,它缘起于情绪的支配,然后也许超拔了,但更多时候被新一轮的怨怼和悔恨重新印证。

然而,一定是有如人和兽的区别一般,在善恶之间有明确的界限;在死之外还有生的目的与意义。所以任何一种我在的命运都是可以承受的吧,所有的选择和信念,都是通往自我修炼的道路,也许时而铜红、时而晴明,但月亮总是月亮。当有一天心中的信念如山月晴明,就可以将我在托付之,而慷慨赴死,如子路和茨西塔那,或忘我重生,如李陵和司马迁,或走向荒野被俗世遗忘,如苏武;而迷失的人,看不到月亮,囚笼在自我的兽性里或他人的枷锁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月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月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