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只小鹿在溪间吸水

清平乐
2018-04-30 看过

看到书封面的第一眼,我就开始泣不成声了。眼泪像接热水的水龙头一样,从眼眶里冒着热气,眼镜片就像冬日里被打了霜的玻璃窗一样,那样纵横交错的纹路让我不得不摘下眼镜来。

封面是一只小鹿在溪里吸水,这是张爱玲形容胡兰成的话。

在看这本书之前,我看过林奕含之前的一个视频,她说,书中的李国华和胡兰成是有相通之处的。她推荐了胡兰成的《今生今世》,而在看林奕含的这本书之前,我先看了胡兰成的《今生今世》。

我算不上了解胡兰成,但仅是从《今生今世》来说,这个胡兰成,怕是世间没有那个女子会不喜欢。由此想来,张爱玲为他误了终身,倒是情有可原。

图为林奕含

林奕含的这本书只有二百多页,知道么,我舍不得看完,就好像是一块巧克力,我舍不得一下就吃掉。我知道我还可以读很多次,我还可以买很多巧克力,但是就是舍不得。

我已经喝掉了许多水,眼眶里实在放不下这么多水,我得缓缓再看。

小时候以为这个世界非黑即白,后来慢慢的发现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是彩色的,即是难以言明的,再后来发现,原来这个世界是黑白颠倒,本末倒置的。

林奕含笔下的每一个女孩都是我所钟爱的,她刻画她们的每一分痛,我隔着书页,都能感到她们的啜泣声,像滴水穿石那样,给读者的心里打了一个洞。

小说开始写怡婷和思琪是灵魂双胞胎,最让我感动的是,12岁的思琪在电梯里回答李国华的话,她说,“无论你是叫房思琪或是刘怡婷,我们都会回头的。”可就是这样的灵魂双胞胎,到底还是不能回头了。

还有伊纹,那个肚子里有很多书的伊纹,会给思琪和怡婷德米特里,伊万,阿列克谢的伊纹,那个会自言自语说一些典故的伊纹,那个喜欢粉红色东西的伊纹。

李国华和钱一维,其实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李国华掩饰的太自然,比素颜还有素颜的他,把思琪和晓华等一系列的女孩的灵魂踩碎了,又胡乱粘补起来,然后涂上蜂蜜。他知道女孩们的绝望,他打乱她们的认知,让她们只能依附于他。李国华,实在太优秀了,他把千篇一律的情话说给不同的人听,是不同的味道。他已经没有罪恶感了,像墨汁一样,却自以为是白色雪。

生活没有真实感的时候,又何必活着。

还有钱一维,突然想起来艾希礼对思嘉说的那句话“要结成一对美满夫妇,只有爱情是不够的。”所以说生活就像打仗,仅仅是配一把枪是不够的。其实我更喜欢毛毛,他知世故而不世故。他看过伊纹看过的书,喜欢伊纹说“请叫我许小姐”的样子,最重要的,他懂她。

小说的结尾太凄凉,明明是热气腾腾的日子景象,只觉得不是画中人,不懂她们为何还能这样热气腾腾。

这本书里,是有希望的。就像托尔斯泰在《复活》里写到的“尽管好几万人聚集在这一个小块地方,竭力的把土地践踏的面目全非;尽管他们肆意把石头砸进地里,不让花草树木生长;尽管他们滥伐森林,驱逐鸟兽,尽管他们除尽刚刚长出的小草,春天毕竟还是春天。”

撇开这些人物,我其实很难觉得那些“且痛也美”的描写吸引人。林奕含说,其实不少读者是会带有一种猎奇的想法去看的。我没有,我私底下排斥,大概是我讨厌被肢体接触吧。当然,这是个人原因。

还有,我很赞同伊纹后来写给思琪的那一段话就是“我从来都是从书上得知这世界的惨痛,忏伤。而二手的坏情绪在现实生活中袭击我的时候,我来不及翻书写一篇论文来回击它。我总是用半个身体卡在书中间,不确定是要缩回里面,还是干脆挣脱出来。”而这样并不是说,书可以不看。即便林徽因也会有这样的念头,那些说,读书会害了你的言论,只能归于你读错了书,和不适合读书。

这是在知乎上截的图,与君共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