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梦到西园
2018-04-30 看过

“当癌症患者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赞美他们的勇敢。我们佩戴丝带,歌颂他们的抗争。我们称他们为幸存者,因为他们的确幸存了下来。当抑郁症患者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是,我们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

现代都市人好像很喜欢给自己诊断一些心理疾病,比如最常见的拖延症,还有密集恐惧症(真的有这种病么?),社交恐惧症,幽闭恐惧症,广场恐惧症(会不会有人两种都有?)。。。各种稀奇古怪的phobia里面我最喜欢的是hippopotomonstrosesquippedaliophobia(长单词恐惧症,感觉这是一个象形字)。有人说每个人都有病,可不是么,如果我们把心理健康的各个方面都写出一个标准定义,那几乎相当于制作一个人体模型然后告诉大家凡是长得和模型不一样的人都有病——怎么会有和模型长得一样的人呢?于是你不是话太多就是话太少,干活太快的不够严谨,慢工出细活的又可能太偏执,太喜欢一个人往往有社交障碍,太喜欢社交也可能是孤独的表现。。。so what?难道只有科幻小说里的克隆人战士才是心理健康的?当然不是,我们的社会本来就是需要不同特点的人来适应不同的岗位啊,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小小的怪癖才不同嘛。

最最最最重要的是,宣称每个人都有病几乎等于说每个人都没病,这样对那些真正受着心理疾病折磨的病人是不公平的,你不能因为自己放假三天都呆在单元房里不出门就认定那些无法起床的抑郁症患者“只是缺乏自我管理的能力”,就像你的乳腺增生自己好了也不能指责乳腺癌的患者大惊小怪浪费医疗资源——相信根本没人会这么说,但这两件事的性质是一样的。

在我看来,《高兴死了》是一本悲伤的书——一个饱受精神和躯体疾病折磨的女子,用心写喊出的委屈和不甘,却被当做一本轻松的消遣读物来读,这本身就太讽刺了不是么?

为什么我们对于精神疾病的患者总是不够友善?无知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大家更不愿意谈论的是畏惧,不是对患者的畏惧,而是对于这些未知疾病的畏惧。我们忍不住用各种蛛丝马迹说服自己别人得病是有主观或者客观的原因——这样更容易把自己置身事外——却不知正是这种自我保护性的思维方式给患者带来了最大的伤害——歧视。我们就是这样不断的伤害着身边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精神病患者,性侵受害者,家暴受害者,甚至被盗窃,抢劫,无差别攻击的人——一定是他们做错了什么/不够坚强/不够谨慎——只要我不出错就不会落得如此地步。然而不幸的是,不仅是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疾病和灾难多数是没有原因的,我们不能把自己对这种未知的这种恐惧转嫁为对他人的伤害。

我们生在世上,从某种意义上说,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无法预知的不幸。在残酷的世界和人生这个大怪兽面前,是相互扶持和关照而不是逃避和诋毁帮助我们一路走来。四月是最残酷的季节 ,

使死寂的土原爆放出丁香 ,

掺杂着记忆与欲念 ,

以春雨撩拨那萎顿的树根 。

冬天替我们保温 ,

把大地盖上一层令人忘忧的白雪 ——

《荒原》艾略特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高兴死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高兴死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