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细节是没有注意到的

--HanNah__
2018-04-30 21:40:50

《美术史十议》是一本短小精悍的书,全书总共157页,在该书的序中巫鸿指出这本书的内容是其于2006—2007两年为《读书》杂志所开的专栏“美术纵横”上撰写的十篇文章,每一篇都有独立的主题,从多种视角引出作者对于美术史的反思和想象。就美术史何以成为问题、如何拓展其思考的路径、这一问题所置身的波澜壮阔的当代人文场景等等,提纲挈领地阐述了个人的见解。从对“美术”二字的推敲与探讨到为美术史与美术馆之间建立联系提出建议,从对美术的“历史物质性”的思考到对美术史重构想法的提出无一不对我的认知产生了影响。由于作者的每篇短文都有各自的主题且可探讨的空间很大,在此我仅挑选对我个人当下研究最为启发的一篇来谈一下我的看法,即本书第四篇“实物的回归:美术的‘历史物质性’”。

本篇主要是提出了“对实物的回归”这一新动向,针对此提出“历史物质性”的概念,并重点围绕“历史物质性”进行了实例论证。本篇中作者看待问题的角度与独特的思维方式对我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启发性,他提出的“现存的艺术品实物≠历史上的原物”这一观点看似基础简单却恰恰是大多数人所忽略的地方,我们极容易被已经给定的思维和前提条件限定住,从而忽略掉很多

...
显示全文

《美术史十议》是一本短小精悍的书,全书总共157页,在该书的序中巫鸿指出这本书的内容是其于2006—2007两年为《读书》杂志所开的专栏“美术纵横”上撰写的十篇文章,每一篇都有独立的主题,从多种视角引出作者对于美术史的反思和想象。就美术史何以成为问题、如何拓展其思考的路径、这一问题所置身的波澜壮阔的当代人文场景等等,提纲挈领地阐述了个人的见解。从对“美术”二字的推敲与探讨到为美术史与美术馆之间建立联系提出建议,从对美术的“历史物质性”的思考到对美术史重构想法的提出无一不对我的认知产生了影响。由于作者的每篇短文都有各自的主题且可探讨的空间很大,在此我仅挑选对我个人当下研究最为启发的一篇来谈一下我的看法,即本书第四篇“实物的回归:美术的‘历史物质性’”。

本篇主要是提出了“对实物的回归”这一新动向,针对此提出“历史物质性”的概念,并重点围绕“历史物质性”进行了实例论证。本篇中作者看待问题的角度与独特的思维方式对我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启发性,他提出的“现存的艺术品实物≠历史上的原物”这一观点看似基础简单却恰恰是大多数人所忽略的地方,我们极容易被已经给定的思维和前提条件限定住,从而忽略掉很多重要细节,而作者却能够追根溯源直接看到并追问最为根本的问题,这点已经非常厉害。且作者在文章中列举的实例也非常具有说服力和说明性。篇幅有限不一一分析,选组其中感触最深的两点来说明。

第一是对于书画的“历史物质性”的探究和讨论,第二是结尾时对于博物馆美术馆等文物展览所提到的情况的思考。从第一点来看,巫鸿先生在本篇文章中提出,许多古代艺术品在流传的过程中都会经历“历史物质性”的转换,且并非少数作品的特例。举个例子来说,许多宋画乃至明画在传入邻国日本时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更改,纵使创作者本人并无这种想法,但是为了更好地符合日本本国的审美,融入日本社会,这种“历史物质性”的转变是必然的。对于在流传过程中“历史物质性”出现了转换的作品,我们如今在欣赏和观看的时候自然是无法想象这幅画最原始的模样,这就需要我们考虑到这幅画现在的构图与格局并非当时创作者的本意这一点,这会使我们在考虑问题时更加全面,不仅考虑到作品创作的最原始状态,也能够思考为什么在流传的过程中会产生这种“历史物质性”的转变。所以对于书画的欣赏和研究,不仅仅需要观看流传到现今的真品,更需要分析一幅画的深层次内容,如其最初的创作目的与动机是如何,形式是卷轴还是立轴,用途是用于收藏还是屏风装饰,功能仅仅是欣赏还是用于政治宣扬等,而这些并不完全是观看如今的真迹就可以得到答案的,因此在观看画作时应锻炼自己有意识的区分层次,从原图出发分析构图,随后再看作品上的题跋进行思考。这样容易使自己形成对画作的初步认识,而不会出现主次颠倒,被满篇的题跋影响了判断和思路。

关于第二点,由于本科专业为博物馆的原因,我很容易对博物馆的文物藏品陈列习以为常,从而忽略掉许多细节。可能是先入为主的观念,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今读到巫鸿先生关于历史物质性的文章,醍醐灌顶,仿佛新开启了一扇门,对于其关于文物展览独辟蹊径的思考方式深感敬佩,也引发我对于如今博物馆的陈列方式进行深入的思考,到底现在按照类型进行分类的陈列方法是否妥当,有没有一种陈列方式是可以兼顾其原始创作动机和现在流传收藏价值两方面来进行的?作者关于此处的篇幅只有短短几行文字,引发的思考却不是一时可以得到答案的,篇幅虽小却很有重量,切入角度之新颖为我的研究和思考都有很大的启发和指引作用。

篇幅有限,以上只是我从本书其中一篇文章所得的巨大收获与感想,而本书中常常可见让人醍醐灌顶的观点与独辟蹊径的思考方式,确实值得仔细阅读与思索。

精选书摘:

1. 它指出了大量古代绘画在历史过程中不断改换面貌、地点、功能和观看方式——即被赋予不同

2. 任何讨论这幅画的构图、功能以及观看方式的文章都必须首先重构这种原始状态,不然就成了无的放矢之作。这也就是说,目前人们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中看到的《早春图》只是这幅画的“实物”而非其“原物”;要获知有关它作为历史原物的信息就必须对其“历史物质性”进行研究。(P57)

3. 我们不应该把这种种变化看成是令人遗憾的“历史的遗失”,因为它们同时揭示的也是历史的再创造。对美术的历史物质性的研究因此不仅仅是对一件作品原始创作状况的重构,而且也应该是对它的形态、意义和上下文在历史长河中不断转换的追寻。P58

4. 这种“历史物质性”的转换并非少数作品的特例,而是所有古代艺术品必丁经理的过程。一幅卷轴画可能在它的流传和收藏过程中并没有发生形态上的重大变化,但是各代的藏家在上面盖上了自己的图章、写下自己的题跋。······如果我们希望谈论画家对构图、意境的考虑,那还真是需要克服这种历史距离造成的茫然,重返作品的原点。接下去的一张张动画则可以看成是对该画历史物质性的变化过程——对我们自身与作品原点之间的距离——的重构。P59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术史十议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术史十议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