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想当语言学家的生理学家是个好社会学家

亲爱的晓虎
2018-04-30 20:04:01

2018年定下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读书计划,读一批社会学和经济学的经典著作。第一本读完的就是《枪炮、病菌与钢铁——论人类社会的命运》。这本书最初是一位学社会学的同事推荐给我的,他告诉我这是社会学的一部经典著作。然而我拿到书打开扉页看到作者简介就有些吃惊,作者贾雷德·戴蒙德是加州大学医学院的生理学教授,他并不是一位科班出身的社会学家,他父亲是一位遗传病学家,母亲是一位语言学家,他从小以父亲为榜样立志当一名医生,所以攻读了生理学博士学位;但同时他也受母亲影响,对语言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以至于生理学博士毕业后,他差点放弃科学去做一名语言学家了。

戴蒙德之后以生物学开始其科学生涯,进而研究演化生物学和生物地理学。《枪炮》一书的创作源自于一个偶然,1972年,他在新几内亚群岛上研究一种鸟类的演化史,他在当地请的助理耶利问了他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白人制造了那么多货物,并且把它运到了新几内亚;而我们黑人却几乎没有自己的货物呢?”(后来这个问题又被作者转化为“为什么现代世界的权力和财富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印第安人、非洲人和澳大利亚土著杀害、征服或消灭欧洲人和亚洲人呢?为什么在不同的大路上人类以如此不同

...
显示全文

2018年定下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读书计划,读一批社会学和经济学的经典著作。第一本读完的就是《枪炮、病菌与钢铁——论人类社会的命运》。这本书最初是一位学社会学的同事推荐给我的,他告诉我这是社会学的一部经典著作。然而我拿到书打开扉页看到作者简介就有些吃惊,作者贾雷德·戴蒙德是加州大学医学院的生理学教授,他并不是一位科班出身的社会学家,他父亲是一位遗传病学家,母亲是一位语言学家,他从小以父亲为榜样立志当一名医生,所以攻读了生理学博士学位;但同时他也受母亲影响,对语言学有着浓厚的兴趣,以至于生理学博士毕业后,他差点放弃科学去做一名语言学家了。

戴蒙德之后以生物学开始其科学生涯,进而研究演化生物学和生物地理学。《枪炮》一书的创作源自于一个偶然,1972年,他在新几内亚群岛上研究一种鸟类的演化史,他在当地请的助理耶利问了他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白人制造了那么多货物,并且把它运到了新几内亚;而我们黑人却几乎没有自己的货物呢?”(后来这个问题又被作者转化为“为什么现代世界的权力和财富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印第安人、非洲人和澳大利亚土著杀害、征服或消灭欧洲人和亚洲人呢?为什么在不同的大路上人类以如此不同的速度发展呢?”)戴蒙德当时难以回答的问题,那之后的25年里,他研究了人类进化、历史和语言的很多方面的问题,1997年,他决定撰写这本书回答耶利的提问。

我尝试着总结了一下这本书核心的观点,戴蒙德认为:人类文明的发展,从迁徙的捕猎生活向定居的农业生活的转变是最为关键的,不同大陆上人类的发展的差异就基于此。而欧亚大陆在农业生产上有着很多非洲大陆、美洲大陆、澳洲大陆所没有的优势,气候条件好,可寻化的动植物种类多;且欧亚大陆的主轴线呈东西向,有利于动植物种的迁徙、科技文明的交流,而非洲、美洲大陆呈南北走向,阻碍了这种交流。以上原因使得欧亚大陆率先进入了农业社会,这一转变不得了,人类社会的生产能力、组织能力、战斗能力得到了飞跃式的提高,产生了枪炮、钢铁这样先进的物质文明;再者,由于农业社会人跟动物亲密接触,使得欧亚大陆的人类感染了很多动物的病菌,经过长期的斗争和进化,欧亚大陆的人最终适应了这些病菌,然而这些病菌对于那些初次遇到它们的人来说,将会产生灭绝性的后果。当武装了枪炮、病菌和钢铁的欧亚大陆的人遇到游猎的美洲印第安人、非洲黑人、澳大利亚土著的时候,马上就把他们征服或是消灭了。所以,戴蒙德认为,各大陆民族长期历史之间的差异,并不是源自这些民族本身天生的差异,而是源自他们生存环境的差异。

看到这里,感觉生活在欧亚大陆真是幸运,要不然,1840年欧洲人打来的时候,都不用他们动枪炮,四万万中国国人或许被他们带来的病菌就消灭光了,就像印第安人那样。既然说到了这里,那么征服美洲、非洲、澳洲的为什么是欧亚大陆的欧洲人而不是星月地带或是东亚的中国人呢?戴蒙德也专门作了解释,他说,中国西洋舰队的结局可以给我们一个线索,公元1405—1433年,中国舰队7次杨帆远航,但因为中国是统一的,一个决定就是中国停止了舰队的航行;而欧洲呢,恰恰是因为政治上的分裂,意大利人哥伦布请求葡萄牙国王派船让他向西航行,遭到了拒绝,他之后又求助了好几个王公贵族,但也遭到了拒绝,最后他两次向西班牙国王求助,终于得到了支持。如果欧洲当时是统一的,那么哥伦布遭拒绝一次之后,欧洲对美洲的殖民也许一开始就失败了。每一项发明在欧洲的一些地方由于人们习性起先或被人忽视,或遭人反对,但一旦某个地区采用了它,它最终总能传播到其余地区。而在统一的地方就不行,中央拒绝的,地方就不可能采用,中国和日本都发生过拒绝先进技术的例子。

但又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统一的中国又会领先分裂的欧洲几千年呢?戴蒙德又提出了一个“最优分裂原则”:创新在带有最优中间程度的社会里发展最快;太过统一的社会处于劣势,太过分裂的社会也不占优势。

这让我想起胡阿祥老师的观点来,他讲魏晋历史的时候谈到,分裂时期的历史作用被严重忽视了,事实上,分裂时期边疆得到了开发,因为分裂时期,中央的权威没有了,地方都成了一个个的中心,要不是三国魏晋的分裂,东南地区怎么会发展起来呢?再者,分裂时期政府对人的控制也变弱了,知识分子能够更加自由地去探索,思想就会繁荣活跃起来,中华文明奠基性的思想,都产生于分裂时期;反倒是统一时期的思想界,万马齐喑。当今中国也存在太过统一带来的种种弊端,相信每个人都有体会就不多说。但好的一点是,因为中国选择了开放融入到了世界,当今的世界各国就像分裂时代的诸侯国,好的政策、先进的科技、文明你不采用,别的国家一采用,那些不愿意变革的国家立马就会落后于人。比方说,美国特朗普新政推动减税,中国也就要想法跟上,不然资本都流到美国去了。这就是全球化的好处吧。要是没有全球化,没有横向的对比,没有外在的压力,以中国这种单一的政治结构,还不得像大清那样,盛世一过,立马玩完。

戴蒙德在回答这些历史的、社会的问题的时候,用了大量的生物学的、人类学的、考古学的、语言学的观点和分析方式,一下子使得看问题的视野变得特别的宽广。这知识结构真是太牛了,一个生理学家同时对这么多学科有着深入的研究,对这些理论要用的时候就轻轻松松手到擒来,真是太厉害了。对比那些传统的社会学和历史学的著作,读《枪炮》的体验真是太爽了,全程精彩洞见不断,常常发出“原来是这样的呢!原来还可以这样看这个问题!”的赞叹,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读完一部学术著作了。

戴蒙德用语言学的观点和分析方法证明日本人是朝鲜半岛人和日本本岛土著结合而来的那一节,让人印象特别深刻。一个不懂语言学的生理学家,不是一个好的社会学家,这可真不是一句玩笑话呀,或者这样吧:一个想当语言学家的生理学家,才是一个好的社会学家。

前几天在豆瓣搜这本书的时候,看到一些评论很简单地把《枪炮》归结为地利决定论,然后调侃、批判一通,感觉很高明的样子,点赞的人也不少。弄得我都有点儿怀疑我自己是不是被戴蒙德洗脑了,以至于对他的观点完全失去了警惕。刚好这几天在读王沪宁1994年(那时候他还在复旦当教授)的日记,他就谈到了类似的一个问题,一个研究生写了篇论文,里面的几个论点看似正确但却很容易就能驳倒,但他没有那么做,而是选择赞扬了他的学术想象力,他说:“直观上有道理,理性上均能反驳。逻辑上有美感,现实中均能证伪。幸好科学发现的逻辑是不断提出猜想不断地反驳。但是对于研究生的培养来说,首先不在于反驳的能力,而在于猜想的能力。”我想,那些一来就选择反驳的人,或许一开始就丧失了学习借鉴的机会,我觉得对一个读书人来说,是得不偿失的,相比吐槽来说,更重要的是兼收并蓄,不断提高自己。有些人通过贬低他人的见解来抬高自己,自以为很高明,实则让人觉得笑话。

哦,对了,我把这个笔记给一个朋友看了,他说,“好好的一本书,精华都被你说没了。”我觉得也是。^_^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