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大侠受过的三次伤和喝过的四碗鸡汤

澍立方
2018-04-30 18:24:57

令狐冲从小失怙失恃,师父师娘实是其父母,两人师兄妹几十年,到了年老仍是称之为“师兄”。岳灵珊是华山派的小公举,作为华山派这个封闭环境的大师兄人设,自然要对其百般呵护。

令狐大侠的心中,一直是个小男孩。

人终其一生在追求其童年没有得到的东西,在自我意识觉醒之前,令狐的核心需求一直是“亲情”。他对小师妹的爱也更趋近于一种亲情之爱——日夜陪伴,牺牲自己。而后江湖风波,起落之中令狐心中念念不忘:若能重忝华山门墙,取小师妹为妻,便别无所求,这种爱不是“纯爱之爱”。

但令狐冲其人是个天生的隐士,隐士对权力不感兴趣,其内心中最大的渴望是自由。

这内心对自由的向往和本我之外关于亲情的渴求,在“君子剑”门下大弟子这里,实是个大大的矛盾。

不敌田伯光快刀是令狐第一次受伤,也是他第一个朋友,“万里独行,言而有信”实在是深合他的脾胃。

第一次听闻笑傲江湖曲,是他自我意识觉醒的开始。而后山洞内窥得剑法,师父的几次教诲,心中正正反反不知翻了多少筋斗。直到听得风清扬说出,“大丈夫行事行云流水,任意而至”,心中那份喜不自胜,后授以独孤九剑,“在意不在形”无招胜有招,那来自内心的召唤算得第一次觉醒。

期间感情上也是上得高峰后跌落,令狐在感情上的底层逻辑是:“我要陪她,护她,我要逗得她开心”,这种亲情般的陪伴式的爱恋往往是难以打动岳灵珊这样的“小女孩”的。一颗烈魄烧的愈热烈,愈只会让她感受到一种压力。

胸口挨了一掌之后,被桃谷六仙和不戒七个乱七八糟之人一番胡搞是第二次受伤,也是令狐的第二波朋友,能做朋友是因为他们都还是孩子吧。

师父见疑,师妹抛弃,好兄弟六猴身死,使独孤剑法的人最明白孤独。身体创伤上和心灵受挫往往是同步的。师父是他的做人处事的模范,以前是佩服但做不到,现在是直接放弃了。师妹是他心底的柔情,“小男孩”最爱疯狂脑补,给自己加戏,完全背着“实事求是”的路线进行不断的自我强化。

好在这时他再闻笑傲江湖。学得碧霄吟,清心普善咒,一把古琴给了他温暖与陪伴,一个婆婆听他讲心中的苦。这个婆婆有着少女般的声音,但是心理年龄实在是比令狐大的多的,从小在权力中心中长大的孩子,大概是早已看透了人情冷暖,一些最令“小女孩”神醉的憧憬向往,早已视为浮云,更是明白一颗真心的可贵。

音乐给了他第二次成长。

被师父彻底的逐出门墙,自己生无可恋放弃治疗。自己最渴求——像师父师娘的那样一个家,已是最彻底的绝望。这时遇见向问天,这必然带会给他第三次成长,天王老子被正邪数百人围攻而坦然饮酒,这份孤独,这种气魄,这样坦然实在是令狐内心的诉求。而以一人之力抗天下英雄,虽万千人吾往矣的,除此之外,只有萧峰。

此时盈盈进入令狐的脑中,却没有进入她的心中,此时在他的内外矛盾之中,还是外在的框架,正义,家庭等等占了上风的。愿意将数千豪杰视作白菜,以身赴剑,只为逗得伊人一笑。

机缘巧合习得吸星大法之后,令狐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但是这武功,就像是权力世界的碾压,像是其主任我行的为人,以暴易暴。所以令狐习的此武功之后,只是表面的风平浪静,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内外和谐,自然他还需要第四次成长。

这次成长直接的触发契机是师父的“死亡’,师父一直是令狐的精神支柱,二十多年来。师父的嫉妒,嫌弃,开除,一步步的渐行渐远,这羁绊可也没有斩断,直到不得不相信他自宫练辟邪,而后师娘身死。这根精神支柱才在摇摇晃晃之中,终于坍塌。一个人终究不能活成另一个人的样子,这师父一直是令狐心中心向自由的最强力的枷锁。

岳灵珊身死,虽说对其是蚀骨之思,可盈盈终是慢慢走近了他的心的,这也是我所以为的必然。“小男孩”有了喜欢之后会通过不断的自我强化来放大,渐渐成了刻骨的依恋。Kill the boy,be a man。情感上摆脱依赖,才是走向独立的开始。盈盈是独立的,她也一直很清楚自己感情中渴望的是真心与陪伴,不是捆绑与依赖,令狐现在也是如此了。

这一次,长期以来的内外矛盾,终于以内心的解放,人性的舒展作为终局,曲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笑傲江湖(全四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笑傲江湖(全四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