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世界,丧失的人性

某乌鸦
2018-04-30 16:58:43

陈佩斯说“伟大的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因为喜剧往往靠错位反差来引人发笑,而这种错位反差却往往源于悲剧。 只是我不知道《第二十二条军规》到底算不算喜剧,它几乎每一章都让人捧腹,也几乎每一章都让人大喊“疯了,疯了,都他妈疯了”,读者的情绪似乎被放置在铁丝上,被这个荒唐的故事来回拗折。 这就是“黑色幽默”,用喜剧的语言表现悲剧的内容,引人发笑然后让人绝望。 《第二十二条军规》是约瑟夫·海勒的代表作,也是“黑色幽默”的经典作品。小说通过虚构二战时期驻扎在地中海皮亚诺萨岛上的轰炸兵约塞连所遭遇的一系列荒唐事,展现了人性的丧失。 这一系列荒诞的故事都围绕着“第二十二条军规”展开,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只有疯子才能获准免于飞行,但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而你一旦提出申请,就证明你是一个正常人;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你必须永远服从指挥官的命令;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人们有权利做任何别人无法阻止他做的事情。 只是或许像约塞连坚信的那样:第二十二条军规并不存在,只是所有人都认为它存在。换言之,正因为它不存在,所以无法反驳,所以军官可以任意修改,所以军官能以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名义为所欲为。 “第二十二条军规”无疑是一个

...
显示全文

陈佩斯说“伟大的喜剧都有一个悲情内核”,因为喜剧往往靠错位反差来引人发笑,而这种错位反差却往往源于悲剧。 只是我不知道《第二十二条军规》到底算不算喜剧,它几乎每一章都让人捧腹,也几乎每一章都让人大喊“疯了,疯了,都他妈疯了”,读者的情绪似乎被放置在铁丝上,被这个荒唐的故事来回拗折。 这就是“黑色幽默”,用喜剧的语言表现悲剧的内容,引人发笑然后让人绝望。 《第二十二条军规》是约瑟夫·海勒的代表作,也是“黑色幽默”的经典作品。小说通过虚构二战时期驻扎在地中海皮亚诺萨岛上的轰炸兵约塞连所遭遇的一系列荒唐事,展现了人性的丧失。 这一系列荒诞的故事都围绕着“第二十二条军规”展开,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只有疯子才能获准免于飞行,但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而你一旦提出申请,就证明你是一个正常人;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你必须永远服从指挥官的命令;第二十二条军规规定:人们有权利做任何别人无法阻止他做的事情。 只是或许像约塞连坚信的那样:第二十二条军规并不存在,只是所有人都认为它存在。换言之,正因为它不存在,所以无法反驳,所以军官可以任意修改,所以军官能以第二十二条军规的名义为所欲为。 “第二十二条军规”无疑是一个圈套,被困在圈套中的士兵不得不一次又一次飞上前线,而军官却躲在指挥部冷眼旁观。 在第二十二条军规军规的恐怖下,军官与士兵的矛盾不断尖锐化,整个故事也变得荒诞不经。 在故事的描述中,所有军官都愚蠢、自大、形式主义、冷血,他们朝令夕改,他们在把士兵的飞行次数增加到七十后自己却只飞行不足十次,他们为了能被报刊报道不惜增加士兵伤亡,他们为了拍下漂亮图片甚至轰炸普通农村,他们可以任意“失踪”讨厌的士兵。 在这种荒诞之下,满脑子只知道阅兵的上尉被一步步被提升到中将,大发战争财甚至轰炸过己方部队的司务长被指挥官视作“同我一样重要”,反抗他们的上尉却被劝诱以让他能对这支部队进行正面报道。 但在这种恐怖之下,士兵不得不一次次从希望走向绝望,不得不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不得不一次次在炮火中穿梭,不得不一次次目睹战友的死亡,甚至不得不泯灭自己的人性。 所以我能够理解那些士兵所做出的所有荒唐事,无论是驾驶飞机低空滑翔还是在嘴里塞两个海棠果,我都把他们看作一种压力的宣泄,对荒诞和人性丧失的控诉。 这种荒诞与人性的丧失在“不朽之城”一章被推向高峰,在这个几近废墟的城市中,强奸、斗殴、抢劫、偷窃、欺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警察滥用职权、士兵草菅人命、管理者同流合污,而普通人只能像下水道的烂泥苟延残喘。 因此“第二十二条军规”实际上是一种专制和残暴,却被用来标榜正义和勇气。军官们说:每个人都应该为国家贡献力量,去保证自己的国家能够获得战争的胜利。 但就如约塞连说的那样:对死掉的人来说,谁打赢这场战争一点关系都没有。 所以医生找不到自己救人的意义,因为他救起的每一个人都要继续飞往前线,去继续被第二十二条军规压榨到一点不剩,去继续被剥夺生而为人的尊严,去继续被扭曲仅存的人性。对伤员或病号来说,就这么死去或许会更好一点。 所以我喜欢约塞连和他的朋友们,他们或许懦弱、粗鲁、死脑筋,但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他们是仅存的人性的光辉。他们能够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对指挥官的不满,会竭尽全力去维护自己生而为人的权益。他们用自己的弱小去对抗世界的荒诞,越是坚持,也越是悲壮。 不存在的第二十二条军规或许也是一种洗脑,因为它不存在,但所有人都以为它存在,于是它可以成为解释一切的借口和理由,而且无人质疑。 也就像约塞连从“不朽之城”归来后,卡思卡特上校对其展现的拉拢和劝诱,只为让约塞连回国后能对部队进行正面宣传——这场因利益而进行的联盟甚至可以看到《1984》的影子。只不过约瑟夫·海勒不是乔治·奥威尔,约塞连也不是温斯顿。 《第二十二条军规》全书的时间线是完全错乱的,甚至同一个事件也被完全打散,只能一章章地拼接起整个故事的全貌。或许这种凌乱的叙述方式也是对荒诞的一种控诉。 约瑟夫·海勒说:我要让人们大笑,然后恐惧地回想他们笑过的一切。《第二十二条军规》做到了,它让人笑的同时恐惧于世界的荒诞和人性的丧失。 幸好有约塞连,他是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