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兰自传 朱兰自传 评价人数不足

必读的《朱兰质量手册》辅助读本

iLex
2018-04-30 看过

《朱兰质量手册》是质量界非常有名的著作,被称为质量人的“圣经”,书中教授的质量理念和质量工具在已经被质量人深刻接受并广泛应用。为了准确地理解《手册》中的内容,了解朱兰的生平是非常有必要的。

《朱兰自传-质量建筑师的美丽人生》内容的跨度从朱兰1904年在罗马尼亚出生,

到1912年随父亲移民美国,

到1924年进入西部电气的霍桑工厂开始质量工作,

1954年前往日本,开始讲质量知识传授给日本和整个世界;

到1941年日本空袭珍珠港后,朱兰被调往美国政府的租借部,参与战时政府的质量工作;

到1979年创建朱兰有限公司,直至1998年,朱兰将整个朱兰基金会转移给明尼苏达大学,并设立了“朱兰奖学金”

所有内容由朱兰本人亲自讲述,准确的记录了朱兰如何从一名买报纸的移民后裔变成世界级的质量专家。

朱兰职业职业生涯的几个重要时刻,我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部分 朱兰在霍桑的质量生涯

1924年,大学毕业后,朱兰被西部电气录取,开始在霍桑工厂的检验部开始他的质量生涯。西部电气的母公司是AT&T,又称贝尔系统,就是我们熟悉的那个的鼎鼎大名的贝尔实验室。霍桑的质量管理管理靠高成本的检验和测试来弥补,以今天的标准来看,这样的管理战略存在严重不足。但是在20世界20年代,霍桑的质量管理方法是非常先进的。20世纪早期,统计学应用于质量管理。它在1926年诞生于AT&T,而霍桑便是试点单位。朱兰参与了此项目,这是朱兰职业旅程一个里程碑。

贝尔实验室首先在霍桑工厂,随后在整个行业启动了一项创新活动,彻底改变了检验活动。最终的结果被称作统计质量控制。贝尔实验室的检验工程师琼斯想检验部部长罗伯逊正式提出建立“检验统计和经济委员会”的提议,并得到了同意。新委员会的研究工作包括:

1,对抽样检验进行了周密的研究,并制定了抽样检验表。霍桑工厂首相应用这些表,接着整个西部电气公司都开始应用他们。二战期间,贝尔实验室为了方便美国军队使用而修改了抽样检验表。

一旦抽样检验表做完后,所有的检验部管理人员将接受培训。朱兰和布莱德福德(委员会的另一位工程师)准备了一个培训课程,开始培训。朱兰在书中提到,自己对做老师感到自如,在委员会的工作让朱兰掌握了要领。

2,贝尔实验室创新活动的主要提议之一是霍桑工厂采用“控制图”作为查明产品质量显著变化的手段。休哈特博士是贝尔实验室的检验工程人员,他发明了休哈特图,或简称控制图。

贝尔实验室的创新活动中,朱兰参加了巴特基的概率理论课程,随后当上了新成立的检验统计部的工程师;这个部门积极参与了高层经理主持的项目;随后被委派为检验部的高层经理培训新知识;这些幸运的事使朱兰脱颖而出,踏上了事业的快车道。

第二部分 二战期间朱兰的质量工作

二战期间,1941年,朱兰经过同事的推荐,被借调到美国政府的“租借管理统计部”工作,获得了为战争出力的机会。在租借过程的建立中,朱兰发现两个报告系统需要重新设计。一个是跟踪分配到各个代理处的资金流向。另一个报告系统是有关租借资金购买的物资和服务。

1942年初,美国把租借物资送到英国和苏联的过程中遇到了两个严重的问题,一个是德国的U型潜艇造成运输物船只的大量损失。第二个是大量文件问题造成的工作障碍。文件问题严重,以至在总统的内阁会议上被提及。罗斯福总统让财政大臣摩根索和负载租借事务的主管麦凯布调查这个问题。他们的结论是建立横跨机构的委员会。麦凯布让朱兰组织和领导这个委员会。朱丽回顾作为政府官员的4年时光,他说这是一段有趣的学习和扩展见识的经历,“作为制造企业的中层经理,我的视野是比较窄的;但我进入世界舞台:侵略战争肆虐,上亿人危在旦夕。每天可以碰到各种不同背景的人,接触到大量不同的意见,有机会知道非常高端的信息。我还能参加一些重要事件的决策工作。有了如此广泛的经历,使我能从一个更加开阔的视角看待问题。“

第三部分 离开西部电气,开始质量咨询工作

随着朱兰《质量控制手册》发表,1952年12月为止,朱兰陆续收到了要自己去日本演讲的邀请信。日本科技联盟(JUSE)主席小柳十分喜欢这本书,并发给朱兰正式的邀请函,并请朱兰把《质量控制手册》翻译成日文。朱兰和小柳在日本的课程有4个大块。其中两个大块是针对中层经理的,每个培训为2两周。另外2块是针对首席执行官,每块的培训也是2周。朱兰在日本参观的公司有我们比较熟悉的,包括日本光学公司(生产尼康照相机和其他光学产品的公司),东京芝浦(现名东芝)等。

20世纪60~90年代,朱兰多次访问日本。

1957年,朱兰在日本举办讲座的主题为三个方面:工业工程,组织、策划与控制和新产品开发。

1965年,小柳在东京举行了一个国际质量控制会议(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Quality Control, IQC),这种会议从1957年开始,每年在欧洲质量控制组织的主办下在欧洲举行。

从1953~1987,日本科技联盟9次邀请朱兰访问日本,并积极参与计划好的事项;朱兰的著作,论文和讲座被翻译成日文;科技联盟将朱兰很多书面资料整合到培训中,这些课程为专家、车间工头、中层经理和高级管理人员设置。科技联盟计划设立“朱兰奖”,但被朱兰婉拒,最后这个奖命名为“日本奖”。

朱兰对日本工业的印象是:1,很多人多质量控制的统计同居产生浓厚的兴趣。2,日本工业似乎要比西方诸国实施质量控制的步骤所化的时间要少。虽然日本起步较晚,但是日本已经缩短了与西方国家发展之间的差距。这些主要因为日本科技联盟的培训起到了一定作用,也因为日本公司参与这种培训。

第四部分 朱兰研究院

20世纪70年代,朱兰除了咨询,培训,著书外,还抽出越来越多的时间加入到社会公益活动中。一个学员向朱兰指出“在你的专业领域内,你能提供无穷无尽的有用知识。一部分来源于课本,一部分来源于你口述的内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大部分有用的知识都应该存储在你的脑袋里,你应该把这些知识从你你的脑袋里搬出来。”朱兰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中肯的建议,并称这个建议“极其诱惑”。

1979年朱兰创建了朱兰有限公司,不就后更名为朱兰研究院。研究院初期编撰了培训录像带,开始提供培训服务;随着需求的增加,研究院也从培训机构转变为一家咨询公司。

1987年和1988年,朱兰奖研究院40万份股份转移到朱兰基金会,并由自己担任基金会的董事会主席。

回顾质量运动,朱兰如此总结:

质量管理是管理这门拨打科学的一个分支,因此,它利用了其他领域的知识,如行为科学。质量管理也有它额肚饿指出,要求有自己的概念、方法和工具。我做出的三个重要贡献为3个方面:质量改进、质量策划和质量控制。

我问自己,为什么公司经理需要交公司外面的人来为他们改变长期存在的质量现状,来帮他们解决其他质量方面的问题呢?公司经理肯定对技术很了解--材料、流程、工具,等等。在这些方面他们是专家,我是个外行。公司经理也很聪明。相机里公司和许多其他公司一样,需要解决的通常是这些公司隐藏的、有待解决的问题。当朱兰思考这些现象的时候,我总结出了两个结论:1,没有把“危险”信号联系起来。2,经理在试试质量改进方面所能实施的技巧很少。对这部分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详细阅读《自传》的第227页,”我拿什么放在台子上“。

咨询过程中,邀约越来越多,我选择性接受邀请的办法是我提高咨询费用。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我通常是按每天300美元的街噶收费。到20世纪70年代,费用已经上升到没听1000美元。某种意义上,我提升咨询费价格是为了让我从太多的邀请中抽身而出。我收取那些费用一点也不汗颜。除了我,没有谁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在研究、阅读文献、参加会议、维护数据库、编写书籍和培训资料、准备演讲稿、写信联系等上。

朱兰的质量手册的思想是朱兰一生质量工作的沉淀,了解朱兰的生平和当时环境,会帮助我们理解质量手册里提到的内容。比如,朱兰推荐统计控制方法,但并迷信统计控制;朱兰认为在质量推进的路上,除了技术外,还有其他的影响因素。因此强烈推荐质量工作者阅读此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朱兰自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