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ter Benjamin Walter Benjamin 评价人数不足

随便说说

ardor
2018-04-30 13:30:14

本雅明笔下的绘画与摄影之间的关系读到今天才终于理清楚一些脉络。绘画作为一种representation(of nature)随着摄影的出现而逐渐式微,这可以解释印象派(跟摄影在视觉上更为亲近)以及后来的抽象主义(彻底地和摄影杠上了,反正摄影拍不出来)的流行,举例而言毕加索放弃了早期realsim的尝试(尽管非常厉害),抛弃技法投奔抽象画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绘画在representation上已不再有说服力。与此同时,图像学的兴起也呼应了绘画的衰退:对art as craft embedded in historical context的意义解读没有比其他历史时期的图像学更具有时代性。但能看见图像学专注于摄影技术出现后的图像么?不能。所以说,图像学的本质是retroactive的。阿拉斯质问本雅明怎么能在解读拉斐尔的《西斯特圣母》时,将画中的帷幔仅仅看作是预示摄影技术来临的征兆,而忽略了帷幔这一元素同时在传统解释体系中也代表超自然异象。其实这个质问是无效的,本雅明关注的不在于一个retroactive的学科上罢了,因为图像学所解释出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为当下的人为理解,再白话而言有种so what的既视感。能见本雅明关注图像学?不能,尽管瓦尔堡跟他是一个时代的,并很钦佩瓦尔堡的博学。本雅

...
显示全文

本雅明笔下的绘画与摄影之间的关系读到今天才终于理清楚一些脉络。绘画作为一种representation(of nature)随着摄影的出现而逐渐式微,这可以解释印象派(跟摄影在视觉上更为亲近)以及后来的抽象主义(彻底地和摄影杠上了,反正摄影拍不出来)的流行,举例而言毕加索放弃了早期realsim的尝试(尽管非常厉害),抛弃技法投奔抽象画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因为绘画在representation上已不再有说服力。与此同时,图像学的兴起也呼应了绘画的衰退:对art as craft embedded in historical context的意义解读没有比其他历史时期的图像学更具有时代性。但能看见图像学专注于摄影技术出现后的图像么?不能。所以说,图像学的本质是retroactive的。阿拉斯质问本雅明怎么能在解读拉斐尔的《西斯特圣母》时,将画中的帷幔仅仅看作是预示摄影技术来临的征兆,而忽略了帷幔这一元素同时在传统解释体系中也代表超自然异象。其实这个质问是无效的,本雅明关注的不在于一个retroactive的学科上罢了,因为图像学所解释出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不再为当下的人为理解,再白话而言有种so what的既视感。能见本雅明关注图像学?不能,尽管瓦尔堡跟他是一个时代的,并很钦佩瓦尔堡的博学。本雅明甚至在他那篇《Letter from Paris 2》里提到需要关注摄影和绘画有没有并肩融合的可能性。他的目光一直在“Now”=present的,虽然不乐观。BTW,里面收录的Paralipomena to "On the Concept of History“以及第三版的"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Reproducibility"都很重要。那本illumination里面是没有收录的。

《西斯特圣母》

《第一次圣餐》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Walter Benjamin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