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观点·读后感

肆意
2018-04-30 12:52:32

钻图书馆借了10多本书,像个好读书的学生一样。其实鬼才知道我只是为了写report来这个不怎么样的图书馆搜书。因为吉本香蕉,才顺带着读村上和奈良美智。撞大运地赶上这本书。

———————————————————————————————————伪装成分割线

在“全球化的文化与文学”一章里,先生提到“原著主义”,真是感慨。“让我们设想一种极端的情况,假设在日本有相当数量的排斥村上者而在意大利村上的新作却获得高度评价,那么日本和意大利哪一方对村上的评价更为恰当?如果不是意大利一国而是欧洲多国,情况又如何?意大利便不能把自己的理解是为‘正确的解读’吗?”。在这里日本和意大利都可以置换成村上的林译和赖译。

原来《且听风吟》的初稿前几页是英语写的,后来翻译成日语的。

村上没有在美国生活过。村上中的美国其实是当时日本媒体宣传中的美国,如砂糖男孩乐队、老式大众汽车、弹珠游戏等,这里突然让我想起了有篇探析《开往中国的慢船》里对中国符号背后的美国背景进行分析的文章,简直把我一直以来对文学解读的基础都颠覆了,当然更强化了我对于“语言符号不可靠性”的印象。

卢卡奇的《小说理论》很想拜读。“不想参军”和“最后参军”的这种身心分离的结局其实是自己与家园的距离感的产生。

最近正在重读村上春树翻译的《当》,先生在这里提到了卡佛的极简主义其实是一种意义剥离。剥离存在意义的现实,剥离意义的语言。而村上是用两个故事交替叙述。这里的卡佛被描述成有了类似与石黑一雄的叙述特征。卡佛靠削减叙述,而石黑一雄靠叙述缺失,即不可靠的叙述人的手法给读者到来奇异感。

先生提出来“宫崎骏的风之谷的娜乌西卡对于核能的态度”其实是持宽容态度的,重要的是人类如何使用核能,而不是反对核能。

最有趣的是先生仔细分析了《泰坦尼克号》的杰克露丝。没有人记得机械室工人的存在,他们存在是为了证明杰克的聪慧与帅气。等邮轮沉没时,连观众都忘记了工人的存在,他们是电影中“不构成部分的部分”。这个论点对我的启示颇多。

其中,后现代主义时期生命政治型的脱意识形态?是what.

令我没想到的是沙林事件的影响也延续到《多崎作》,等我看完多崎作再接着写吧。那时候我估计自己才能理解“一种不可名状的东西改变了原本是要作为显示主义小说出发的多崎作的方向”,这种帝国主义及其力量是如何隐藏到文本背后的,并如何引导我们走向一种迷宫。

总感觉先生这本书没有写完。

2013年10月 先生启程他界

感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村上春树与后现代日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村上春树与后现代日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