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手记 情侣手记 7.9分

在空间中进行意识流的叙述——《情侣手记》

羅小黑
2018-04-30 11:59:30

残雪的《情侣手记》短篇集混杂着非常复杂的东西,这些东西关乎着存在,时间,空间,以及意识。在手法上能够看出卡夫卡,博尔赫斯的影子,但残雪的独立的风格还是那么尖锐的穿过这些影子做着指向的运动。短篇集以乡村土地为背景,在这块大地上发生着人事,鬼事,意识的事件,在这些事件中以一种魔幻的介入而使事件的线索被消解,在消解的同时建立了超越时间的叙事,这种线索叙事的僭越在透露出人(不是具体的人或者小说中所诉说的人)的自由又必然的命运,这种命运的残酷透露出生命的脆弱和无奈,对这种必然的反抗体现着人的自由,但是这种自由又体现着对命运的顺从,在这种矛盾的悖论中体现着光和暗的交织。“树洞”中我和妹妹与婆婆刘淑娥的境域之间的僭越,两种世界的交织体现出对树洞(家或世界)的一种生存方式的疑惑。“袁氏大娘”中与华姑独特的交流的进入到地下的世界的过程,“井”是唯一的进入的通道,在空间中墙壁的假象等等,都体现出对另一个世界的构拟。同时在“庭院”中体现的更加直白的趋向于自我的探索,在自我中存在着的本体所无法了解的东西,这种界限通过我的同事景兰所沟通和连接于是我接触到了那个未知的世界——我。在“盗贼”中这种我又向前进更进一步了,通过经验者的老人——胡三老头的指引和教导我从白日进入了黑夜与盗贼决斗,一个人的成长由白进入黑,这种空间的转换体现着主体心灵的转变。在“枣村”中体现出的人群和个人的直接的关系,以亚里斯多德的话来说离开群体而生活的人非神即兽,作为一种正常的人需要群体同时需要自我,这种界限的微妙掌握在文中体现出来,如果超出掌握之内就会迷失,但同时别人无法寻找。这种自我之内的迷失拒绝了他者。每个人都在自我中迷失,无法自拔。在“情侣手记”中我和黑人的谈话通过猫被叙述出来,我和黑人的依恋和争执的这种矛盾和深度被猫的理解所揭示出来。面对这主人的同事和他的变化,猫的忠诚一直不变,这三种意识之间的纠缠和冲突使主体本身进行着运动,这种运动是螺旋式的。在“龟”中体现行动和静止,行动和出走是一种空间的运动,空间的变化,一个人的血液是出生的地方所赋予的这种出走是对空间(地方)的背叛,龟和卧病在床的丈夫之间的关系和我的界限在静止和行动中体现。如果龟开始行走“丈夫开始恢复了行走的能力,是否意味着他要开始行动了呢?”在”暗夜“中由一个世界的黑夜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黑夜,在黑夜中往往是界限最模糊的,有些东西在行动,在同一空间中的两种世界的交织。“我”和齐四爷寻找的猴山始终没有找到,是否存在是个谜,有些人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有些人在路上一直徘徊,有些人在路上死了,我回到了家,同时我又被家赶出来继续寻找着猴山,这种循环暗示着一个主体的二重性,类似于亚里士多德的现实中不可分的一在思想中可分的多。“末世爱情”更加明显的体现出了死亡的主体,这种城市,空间,位置于亡者的世界的沟通的通过烧纸来沟通,这种烧纸的仪式暗含着两种感情的连接,这种连接背负着这个世界的背叛,这股火焰的燃烧永不停息。在“小姑娘黄花”中隐喻着一种宗教的,这种宗教突破了坟墓给死亡和生者的界限,文中以一种绝食的方式使人能够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在墙壁中,我目睹了这一切的发生,一种死亡的体验使我明白世界中的空间的界限是如此的重要,同时又如此紧密的纠缠在一起。在“月光之舞”中以狮子的隐喻和我在地下的隐喻暗示着一种两个世界中最高的东西的交流,这种交流以月光为连接。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又是不可能的,我是一种沉默,狮子是一种吼声。这两种不同的生命存在着某种隐喻的连接,这种连接是存在着距离的但是同时又是那么近就像两个我一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侣手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侣手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