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怦然心动 8.9分

读书笔记

LimH-y
2018-04-30 11:34:20

说真的,你从来没有机会赢任何一场与父母的战争,所以为什么要开战呢?潜入水下可比被父母射来的巨浪淹没要好多了。null最可笑的事是,琳内塔仍旧在对待父母方面无能。她直接进入战争模式然后忙着结束战争,根本没有时间深呼吸再潜入平静的水下。null而且她认为我很蠢。 我的心跳停止了。它真的停止了跳动。这一生中的第一次,我有了那种感觉。你知道,像整个世界在绕着你旋转,都在你的下方,都在你的里面,你感觉飘了起来,飘在了半空中。唯一让你不要飘走的东西是另一个人的眼睛。它们与你的眼睛被一种不可见的自然力连结在一起,它让你在剩余的世界旋转飞走的时候能够牢牢地站住。 但是爸爸似乎并不能在画画的时候看见院子或鸡。而他能看见的似乎不仅仅是照片和画布。而是什么更大的东西。他的眼睛里有某种东西让他看起来已经脱离了院子,街区,甚至世界。当他结满老茧的大手拿着小小的刷子扫过画布时,这看起来几乎像是他的身体被什么优美的灵魂占据了。 我们沉默的时间再次打破了记录,但是他吻了吻我的额头然后说:“适当的光线才是一切,朱莉安娜。”null适当的光线?那应该是什么意思呢?我坐在那儿想,但是我害怕如果问了就会承认自己还不够成熟,不能理解这些,但是不知为什么这感觉很明显。好像我应该理解似的。 “一幅画并不仅仅是它各个部分的简单组合。”他会告诉我,然后继续解释一头牛只是一头牛,草地只是一片长满青草和花朵的土地,透过树枝的阳光也只不过是一束光线而已,但是将它们组合在一起,你却会发现奇迹。null我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我从没有真正感受到他说的,直到有一天,我在那棵梧桐树上。 这时候在高空的恐惧消失了,却有另一种令人惊奇的感受,感觉我几乎在飞。就在地球上方翱翔,在云间穿行。null然后我感觉可以嗅到微风的芬芳,闻上去像阳光。像阳光,野草,石榴和雨!我忍不住深呼吸,一次又一次让肺中充盈着我有生以来最香甜的气息。 就在那一天,我开始真正明白爸爸所说的“整体大于部分和”。我从梧桐树上看到的景色并不仅仅是屋顶,云朵,风和颜色的结合。null那是魔力。null然后我惊奇地发现我感觉既渺小又伟大。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能感觉如此安宁和充满了希望?这棵简简单单的树怎么能让我觉得这么复杂?这么有活力? “我希望那棵树的灵魂永远伴随着你。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在树上的感觉。” 我拉下画布,那就是我的树了。我美丽的、高大的梧桐树。透过火焰般燃烧着的日出,我几乎能感受到风。在高高的树枝上是一个小女孩俯视着一切,她的面颊被风吹得通红。充满了欢乐和魔力。 我把画挂在了床对面的墙上。那幅画是我每天早上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事物,也是我每天睡前看到的最后一件事物。当我不在面对画落泪时,我只看到的不仅仅是一棵树,我开始明白了在树上的那些时光带给我的意义。 他把我的窗帘拉开,看着街道对面。“坏习惯是从小养成的,孩子。现在的选择会影响你的一生。”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拉上窗帘说道:“我可不想看你成为城边浪子回不了头。” “想想我说的,下一次面对一个选择的时候,做正确的事。长痛不如短痛。” 我看着周围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大房子,白色的地毯,古董和装饰画,各个角落的东西。他们会把这些东西给我让我的生活更快乐吗?null我不确定,天哪,我极其怀疑。我可能会令人难堪。变成别人试图忘记的东西。表面的东西一直对我父母很重要。特别是我爸爸。 外公很平静地说:“你不能总想着那些可能的却没有发生的事,布莱斯。”然后,就像他知道我的想法一样,他加上:“你不能因为一些他没有做的事而指责他。” 外公停了下来,向上看着天空,然后说:“那一定是非常壮观的景象。”null我也向上看,然后第一次注意到在那样的夜晚能够看见星星。“你以前见过她在上面吗?”我问他。null“有一次我们经过的时候你妈妈指给了我看。我看到她在那么高有点儿害怕,但是我读了报道之后才了解了她为什么这么做。”他摇了摇头,“树已经不见了,但是她身上还带着它的光辉。懂我的意思吗?”null幸运的是我不需要回答。他露齿一笑然后说:“我们当中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但是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像彩虹般绚丽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只是浮云而已。” 而且最奇怪的事是,我居然会觉得这些都言之有理。她讲了在树上的感觉,还有怎样超越了空间的限度。“置身于世界之巅触摸风,”她说,“就像你的心在触摸美丽。”哪个初中生懂得写出这样的话呢?我的朋友一个也不会,这是肯定的。null还有其他的东西,像有些东西是比它各个部分的总和大得多,还有为什么人们需要俯视他们的生活,让他们感受到奇迹。 你能看出她在树上,可照片是从肩膀上方开始的。她正眺望着远方,风吹起她的头发,好像她正在船舵上,驶向太阳。null我花了很多年避开她,却从没有真正看过她,而现在我突然无法停下来。这种奇怪的感觉充满了我的胃,我不喜欢这感觉。一点儿也没有。事实上,这吓到了我。 除了院子,我还想到了关于钱的问题,还有很显而易见的缺乏。我知道我们并不富有,但我也没感觉缺少了什么,任何你能买的东西我都没缺。null马特和迈克确实有很多要求,尽管我妈妈会告诉他们,不,男孩们,我们付不起那个,我把这个当成,不,男孩们,那不是你们应得的,或者,不,男孩们,你们并不需要那些。自从布莱斯把我们家说成一团糟,我才开始真正看到问题。 “芮妮会和你一起坐在那棵树上。她一定会的。”null随着那两句话,我的愤怒烟消云散了,“真的吗?”null“绝对的。”null“她……她去世了吗?”null他点头。“而且我非常想念她。”他把一根树枝丢进堆里然后轻笑道:“没有比任性的女人更能让人开心的了。”null这世界上我最不能想象的是就是和布莱斯的外公成为朋友。但是到了晚饭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很多有关他和他妻子还有他们一切的冒险经历,让我觉得自己似乎认识了他很久。还有,他这些故事让工作似乎变得容易起来。 他想知道梧桐树的故事,而且他似乎完全了解我说的整体大于部分和的意思。“这就和人一样,”他说,“只是对于某些人而言,有些时候‘整体反而不如部分之和’。”null我认为这个观点挺有趣。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我看着周围一群小学就认识的人,试着发现他们整个人大于,还是小于他们各个部分之和。切特说对了,大部分的人整体还不如部分和。null名单的首位,当然就是雪莉?斯塔尔斯。看着她,你会认为她拥有了一切,但事实上在她珠穆朗玛峰似的头发下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而虽然她像个黑洞把人都吸进去,但是没多久人们就会发现和她成为朋友就像点火自焚。null但所有的同学中,只有布莱斯我不敢确定。不久之前我会很肯定地说他大于——大于很多——他的部分之和。他对我的心有无法解释的魔力。null但无法解释是这里最适合的词。而当我在数学课看着他是,我不知不觉又对他扔掉我的蛋而怒火中烧。什么样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啊?null然后他看着我的方向微笑了,我的心又动摇了。但是我对自己很生气。在他做了这些事之后我怎么还能有这样的感受? 幸运的是在无法挽回之前我发现了自己有多么盲目。”null“盲目?”null“是的。我的未婚妻很美丽。她拥有最高贵的棕色眼睛,还有天使般的皮肤。但然后……嗯,我还是承认吧,我发现她连芮妮的一小部分都不如。”他把刷子放在咖啡罐里蘸了蘸,然后用油漆刷一个尖桩。“回头看看很容易,接受忠告也很容易,但遗憾的事实是,大多数的人在为时已晚之前都不会深入看看。” “越过他的眼睛,他的微笑和他闪光的头发——看看那里有什么真正的东西。” 虽说我和切特在一星期内聊了很多,如果他没有问到搬家,我可能不会告诉他关于芬尼根先生和大卫叔叔,或者为什么院子一团糟。但是既然他问了,唉,我决定告诉他一切。而谈论这些感觉不错。特别是关于大卫叔叔。这感觉就像把一朵蒲公英吹向风,然后看着小小的种子漂浮起来,飞向远方。我为我父母感到骄傲,而看着我们的院子,我也为自己骄傲。就等着我去后院开工吧!然后也许我还会重刷一遍房子。我能这么做。我能。 我看着他——看进那对明亮的蓝眼睛。我试着做切特所说的——我试着看穿它们。这后面究竟有什么呢?他在想什么呢?他真的抱歉吗?还是他只是为他所说的感觉很差?null但这就像直视着太阳,而我必须转开。null我不能告诉你那之后我们说了什么,除了他对我很好还有他让我笑了。他走了之后,我关掉了水管进了里面感觉非常,非常奇怪。null剩余的夜晚我一直在苦恼和心神不宁间徘徊。最糟糕的部分是,我不能确定自己在为什么苦恼和心神不宁。这当然是因为布莱斯,但我为什么不是生气呢?他这段时间是个……坏蛋。或者快乐?为什么我不是快乐?他来了我们家。他站在我们的车道上。他说了好话。我们都笑了。null但我既不生气也不开心。而当我躺在床上试着阅读,我意识到苦恼已经被心神不宁所代替。我感觉似乎有人在注视着我。我被下了一跳,我甚至爬起来查看了窗户,衣橱和床底下,但是这种感觉还是没有离开。null我几乎到午夜才了解到是什么。null是我自己。在注视自己。 琳内塔居然吃下了整个煎蛋的蛋白和将近一块烙饼。她面色如常,但是从她狼吞虎咽和边吃边傻笑的方式来看,很明显能看出至少她心情很好。null外公吃了很多,这很正常,但是我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他看起来比一般人类更加刚硬。 后来,刷牙的时候,我考虑到贿赂朱莉。把她拖下水这样就没人会说关于蛋的事。或者也许我能设计破坏掉晚餐,让它不要发生。是的,我可以——我停下来看着镜子。无论如何我是个多么懦弱的人啊?我吐掉泡沫,回去找到了妈妈 她沉寂了一会儿;然后她非常温柔地说:“谢谢你的诚实,布莱斯。这的确解释了很多事。”然后她摇了摇头道:“那个家庭会怎么想我们啊,”借着又继续清洁煎锅,“这有了更好的理由请他们来吃饭,如果你问我的话。” “岁月如梭,朱莉安娜。前一天你的手里有个婴儿,下一天你发现她几乎是个女人了。”他忧伤地对我微笑:“我爱大卫,但他是个负担,我猜我是想要你远离那些。但我现在发现这影响到了你和这个家庭。” “嗯,我认为你知道我的心是好的,但是如果你客观地说,一个男人像,比如,洛世奇先生是一个比我好很多的丈夫和爸爸。他在周围的时间更多,他给予的更多,而他也许还比我更有趣。”null我爸爸并不是想要得到恭维话或是赞赏,但仍旧,我不能相信他真的这么想。“爸爸,我不在乎表面是怎样的,我认为你是最好的爸爸!而当我有一天要嫁人的时候,我肯定不想让他像洛世奇先生那样!我想让他像你一样。” 剩余的整个下午,我闲散地消磨时光,阅读并做着白日梦。而第二天在学校,我似乎无法集中注意力。我总是忍不住想大卫。我想着我外祖父母会是怎样的,有他这样的儿子一定承受了很多。null我还遐想着梧桐树,一开始我认为这是因为我有些忧郁。但之后我想起我妈妈把它叫做“一个忍耐的证明”。它在幼苗的损害后存活了下来。它长大了。其他人认为它很丑陋,但我从不这么想。null也许这只是你看的方式。也许还有很多我看见丑陋的东西别人认为很美丽。 我越想越生气。布莱斯有什么资格嘲笑我的叔叔?他怎么敢!null我感觉到火在烧我的脸颊,而一个冰冷的,坚固的结系在了我心里。一瞬间我知道了——我和布莱斯结束了。他可以保留他闪光的蓝眼睛。他可以保留他两面派的微笑和……和我的吻。没错!他也能保留这个。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和他讲话! 更严重的是,她看起来比那张照片更像是那愚蠢的报纸上的照片,如果那说得通的话。并不仅仅是因为她穿了正装——她没有。她穿了一件样子平常的裙子和样子平常的鞋子,而她的头发和平常一样,除了梳得更干净些。是因为她目中无人,还有挺着胸,抬着下巴,眼睛闪闪发光的样子。 我站在那儿看着贝克先生和我爸爸握手。而当他们站在那儿打招呼微笑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开始降临到我身上。和朱莉无关——和我爸爸有关。站在贝克先生边上,他看起来更矮小。物质上的矮小。而和贝克先生削瘦的下巴相比,我爸爸的脸看起来有些狡猾。null你并不想从你父亲身上感受到这些。我小的时候,我总是认为我爸爸在任何方面都是对的,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他无法打败。但是站在那儿看着,我意识到贝克先生能够把他像虫子一样压扁。null但最糟的,是他表现的方式。看着他和朱莉的父亲闲谈——就像看着他在撒谎。对贝克先生,对朱莉,对我外公——对每个人撒谎。他怎么能这么懦弱呢?为什么他不能表现得正常些?你知道的,别这么官方?他为什么要做这样欺骗的演出?这比和我妈妈保持和平要超出太多了。这简直很恶心。null而人们说我是我爸爸的翻版。我多经常会听到这些?我从没多想过,但现在这令我的胃翻腾。 那让我感觉到,我不知道,被忽视。我对那些男生来说甚至不是个大人。我仅仅是个小弟弟。null那里并没有什么新东西,但现在它真正让我烦恼。就像突然间我不属于任何地方。不属于学校,不属于家……而每一次我转过身,我一直都认识的另一个人让我感觉像个陌生人。甚至连我都感觉自己像个陌生人。 我在她对面坐下,感觉很矮小。为什么我没对加瑞特在图书馆说些什么?我并不需要揍他。我为什么没告诉他太过分了呢? 这可能是我爸爸整晚说的唯一一句真话。在那之后他沉默了。他试着时不时露出敷衍的微笑,但是天哪,在那之下他其实在思考。而我对他感觉有些遗憾。他在想那些在乐队里弹奏的美好时光吗?我试着想象他穿着牛仔靴,戴着牛仔帽,一个吉他跨在肩上,弹着威利?纳尔逊的老歌。null他说对了——那不是他该做的。null而事实是,这让我感到是一个陌生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然后,当夜晚结束,贝克一家从前门出去时,另一件奇怪的事发生了。朱莉碰到了我的胳膊。而那晚的第一次她看着我。又是那样的神情,直直地、单独地注视着我。她说:“我很抱歉刚进来时我在气头上。所有人都很开心,而且我认为你妈妈邀请我们很好。”null她的声音很轻,几乎是低语。我像个傻瓜似的站在那儿,盯着她。 琳内塔喊道:“我刚好知道事实是他们既不用也不交易毒品。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就是个两面派,傲慢又心胸狭窄的傻子!”null那儿有几秒种的寂静,然后他打了她,啪,直接打在脸颊上。null我妈妈插在他前面的样子是我从没见过的,而我姐姐一边回头尖叫着脏话一边跑回了她的房间。null我的心在狂跳。琳内塔说对了,而我几乎,几乎也面对着他,告诉了他这些。但然后我外公把我拉到了一边,我们都撤回了自己的角落。 当我躺在床上盯着窗外的天空时,我想着爸爸总是瞧不起贝克一家。他怎样贬低他们的房子,车子和院子,还有他们生活的方式。他骂他们垃圾还嘲笑贝克先生的画。null而现在我看清了那个家庭有个很酷的地方。他们全部。他们都是……真实的。null而我们是谁呢?我们家有什么邪恶的东西不受控制。这就像看清了贝克的世界也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而风景并不美丽。null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来的?null为什么我以前都没看到过? 很明显她对晚餐很期待——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不想因为告诉她我对布莱斯新发现的仇恨,而毁掉了一切。 当我妈妈催我时间到了时,我就打算告诉她我不能,不能去洛世奇家吃晚餐,但是她看起来很美丽和快乐,让我不忍心。我做不到。我做了个深呼吸,包起一个派,拖着脚步跟着我父母和哥哥穿过了马路。null切特开了门。也许我也该对他生气,因为他告诉了他们我叔叔的事,但是我没有。我没要求他不告诉,而他绝对不是嘲笑我叔叔的人。 我离开了他。就那样走进客厅离开了他。如果他编造了这些,他是个很好的演员。如果他在告诉我真相,那么切特说对了——他是个懦夫。无论如何,我只是不想靠近他。 布莱斯抓住我的手低语道:“朱莉,我很抱歉。我一生中从没这么抱歉过。你说对了,我是个坏蛋,我错了。”null我猛地把我的手抽出来说道:“在我看来你最近对很多事情都感到抱歉!”然后离开他和他的道歉在空中飘浮。null没过多久我就发现自己犯了个错。我应该让他说完他很抱歉,然后简单地继续无视他。但是我在道歉中途打断了他,这不知怎么让我变成了无礼的一方。 这么多年来我们住在洛世奇家对面,我大概只对琳内塔说了十句话,而她也回了几句话。对我来说她很可怕。所以看到她怒视着他父亲并没有很惊讶,但这很不舒服。洛世奇太太脸上一直保持着微笑,但是她眨了很多次眼,紧张地环视着桌子。我也依次看过了每个人,心想洛世奇家的晚餐是否都是这样令人紧张。 她看起来有些不确定,但挺开心。她正在和我爸爸分享神秘的微笑,而诚实地说,我认为她甚至咯咯笑了起来。我爸爸看起来被逗笑了,虽然他还是有些矜持,直到整首歌的结尾我才发现他在自豪。为这些噪音是从他的男孩们传来感到自豪。 我哥哥们也感觉很好,你能看出来。而没有怀疑,琳内塔也在继续说“蜡烛冰”有多好。她极其地滔滔不绝,这些话从琳内塔说出来变得有些奇怪,别有用意。null当我环顾四周时,我发现我们在和一群陌生人吃晚饭。我们两家住在对面这么多年,而我根本不了解这些人。琳内塔确实知道怎么微笑。洛世奇先生外表光鲜,而他外表下有些截然不同的东西已经腐烂。还有一直以来都很能干的洛世奇太太看起来不安,几乎是过度激动。是因为请我们过来使他紧张吗? 然后那里是布莱斯——最令人烦恼的一个,因为我必须承认我并不真正了解他。而在我最近所发现的基础上,我也不在乎了解他了。看着桌子对面的他,我在看个陌生人,疏远,模糊的感觉。没有火药味,没有未用尽的怒火或是复苏的悸动。null什么都没有了。null我们吃过甜点,该是离开的时间了,我走到布莱斯那儿告诉他我为刚进来时这么凶狠感到抱歉。“我应该让你道歉的,而且真的,你们家能邀请我们很好。我知道有很多工作要做而且,嗯,我认为我妈妈过得很愉快,这对我来说才是重要的。”我们就直视着对方,但是这几乎像他没有听见我。“布莱斯?我说我很抱歉。” 那天晚上我怀着充实和开心的心情去睡觉。当我躺在黑暗中时,我思考着有多少情感能够进入所度过的每一天,并想着在一天结束时有这样的感受是多么美好。null而当我舒适地躺在那儿进入梦乡时,我的心感到极其的……自由。null第二天早晨我还是感觉很好。我出去给院子浇水,享受着水花飞溅在土壤上,想知道何时,何时,那第一棵小小的草能够迎着阳光跳跃。 我摇了摇头,然后说:“它们只是我的小鸡,长成了大鸡后开始下蛋。我从来没真正把它想成过生意。” 我真的应该弄到一只公鸡吗?我听说过弄到一只能够让母鸡下更多蛋,不管它们是否接触过。我甚至还能繁殖一部分,得到一批新的母鸡。但是我真的想要再重复一遍吗?null不太想。我也不想成为邻居的大农场主。如果我的母鸡们不再下蛋,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 除非,除非雪莉或米兰达是更高的竞价者。但是我怎么确定那会发生?我的脑子开始超速运转,组成一个计划,而到最后我断定这个行动只有一个理智的过程。null同时讨好她们两个。null而第一天的进行了一半是,我感觉很卑鄙。我并不是为此感到很恶劣。而虽然雪莉和米兰达没有半点察觉,但加瑞特知道了。 乔恩蹒跚着回到队伍。我知道我应该向前跨一步,但我无法移动。朱莉喜欢乔恩吗?难道这是为什么她最近很……恨……友好?因为她不再在乎我了?我的一生里她都在那儿,等待着被避开,而现在就像我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只有走回家。穿着我夹脚的鞋子,还有脏盘子在潮湿的野餐篮里叮当响,这个篮子男孩就这样走回了家。而在我的内心有一场猛烈的战争。旧的布莱斯想要回到过去,想要和加瑞特一起玩儿和闲聊,想要再次讨厌朱莉?贝克。null想要成为男人。null但是在我的心里我知道旧的布莱斯不在了。再也回不到从前。加瑞特或雪莉或米兰达或其他人都不会懂。朱莉是不同的,但是这么多年以后这不再烦恼我。null我喜欢这样。null我喜欢朱莉。null而每一次我看见她,她看起来更加美丽。她看起来在成长。我在讲的并不是一百瓦的灯泡;她身上就是有这种热情。也许是源于爬那棵树。也许源于对着小鸡唱歌。也许源于和院子抗争还有做着关于永动机的梦。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和她相比,雪莉和米兰达似乎太……平庸。null我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从来没有。承认这些而不是避开这些让我感觉强壮。快乐。 “不,我的意思是……”我转向他。“都是从那个愚蠢的报纸文章开始的。我不知道……我从那时开始就很奇怪。她看起来是不同的,她听起来是不同的,她甚至对我来说不像是同一个人!”我盯着窗户外面的贝克家。“她……她是不同的。”null我外公站在我边上,也看着街对面。“不,布莱斯,”他温和地说,“她和往常一样;改变的人是你。”他在我肩上拍了一下,低语道:“而且,孩子,从现在开始,你再也不会像原来一样了。”null也许我外公对此感到开心,但我绝望了。我不能吃;我不能看电视;我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而现在我怎样能让她听我?如果可以的话我会爬上那棵巨大的梧桐树。爬到顶上。然后向着屋顶对面喊她的名字让全世界听见。null而既然你知道我个爬树胆小鬼,我认为很明显我会做任何事让她和我说话。天哪,我会跟着她钻进一堆鸡屎的鸡棚,如果这是代价。我会永远沿着泥路骑车上学如果这意味着能和她在一起。null某件事。我至少要做某件事去向她说明我改变了。向她证明我能理解。null但什么呢?我怎样向她说明我不是她认为的那个人?我怎样能抹去我做过的事并重新开始?null也许我不能。也许这是无法完成的。但如果我从朱莉?贝克身上学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要把我的整颗心和整个灵魂放进去尝试。null不管发生什么,我知道我外公说对了一件事。null我再也不会像原来一样了。 我没有让自己变得多愁善感。我因为错误的原因而喜欢他,而现在我绝对不会投他的票。但我不知道还可以投谁。 布莱斯。他的名字穿过我的大脑,这给我带来一阵惊慌,我似乎无法控制自己。在我能够阻止自己之前,我扔下水管冲了进去。null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试着做我的作业。我的平静在哪儿?我的决心在哪儿?我的理智在哪儿?是因为雪莉?斯塔尔斯喜欢他,它们才离开我的吗?仅仅是旧的竞争让我有这种感觉吗?我必须忘掉布莱斯和雪莉。他们很般配——让它们在一起吧。null但在我心里我知道这就像新生的草,我还不够坚强能够忘掉。而到现在为止,这只有一个解决办法:我必须离他远远的。我需要把他隔离出我的生活。 “妈妈,这些年我一直喜欢他?我从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我知道的只是他拥有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眼睛,还有他的微笑融化了我的心,就像太阳融化黄油。但现在我知道他的内心是个懦夫和蛇蝎,所以我必须忘记他的外表!” 我妈妈非常平静地说:“她一生中的第一次,帕特斯看清了他的丈夫。已经过了二十年,有了两个孩子,但是她现在才看清。”她给了我一个悲伤的微笑。“帕特斯似乎在和你经历一样的事。” 我对我撒了谎,他没有帮我……他……他不是我要喜欢的人。我只是需要点时间克服这么多年的喜欢。”null妈妈在那儿坐了最长的时间,咬着她的脸。然后她说:“认识会变的,你知道。也许他最近也有了些启示。坦白的说,任何男孩要是想在一个都是人的房间里亲一个女孩,在我听来并不像个懦夫。”她轻抚着我的头发低语道:“也许布莱斯比你所了解的更多。”null然后她让我带着我的想法单独呆着。 现在我已经坐了几个小时,就盯着窗外的树。也许它现在还很小,但它会生长,一天又一天。一百年以后它会到达房顶。在空中几英里高!我现在就知道——它会成为一棵神奇的,壮丽的树。null而我忍不住想知道,一百年后会有一个孩子爬上树,像我爬上科里尔街的那棵树一样吗?她会看见我所看见的吗?她会和我有一样的感受吗?null我也忍不住想到布莱斯。他想要告诉我什么呢?他在想什么呢?null我知道他在家,因为他时不时地看着窗外。不久前他举起了手挥了挥。而我无法控制——我也挥了挥手。null也许我应该走过去谢谢他的树。也许我们会坐在门廊里聊天。我意识到我们认识对方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这么做过。没真正地交谈过。null也许我妈妈说对了。也许我并不了解布莱斯?洛世奇的全部。null也许是时候全面地认识他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怦然心动的更多书评

推荐怦然心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