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山 空山 7.7分

《空山》阿来

念念不忘
2018-04-30 11:26:06

2018/3/28

《空山》这本书,我读的有点仓促了。

这本书讲述了机村发生的两个故事。当读到《天火》的时候,我以为和《随风而散》没有关系,但其实是有的。这种写法是将每个人都展现出来,在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成了第二个故事的配角,就好像是拍连续剧,故事上有 相关性,但是主角变了。 我总感觉像是拿着万花筒,聚焦的对象变了,走向每一个平凡人的内心。

《天火》和《随风而散》这两个故事,显然我更喜欢后者。《随风而散》写的是格拉被恩波一家误认为是杀死兔子的凶手,格拉和恩波家千丝万缕的联系。格拉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母亲桑丹是个间歇性的疯女人,和男人交媾,脸上永远挂着盈盈的笑,她也有姣好的身段以及独特的魅力。但是她也是一个懒女人,不在田间地头劳作,格拉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小孩,靠着机村人的怜悯和施舍才勉强度日。这些人家中,大多是看不起他们的。恩波的母亲额席江会给他牛肉胶冻吃,这算是好一点的人家。格拉和恩波的孩子兔子总是在一起玩。但是有一次兔子因为和格拉一起野,生病了,格拉被恩波当着整个机村人的面羞辱了。后来桑丹离开了家,格拉野离开了机村。恩波自知做得过分,便踏上了寻找他们母子的道路。寻觅无果,恩波回

...
显示全文

2018/3/28

《空山》这本书,我读的有点仓促了。

这本书讲述了机村发生的两个故事。当读到《天火》的时候,我以为和《随风而散》没有关系,但其实是有的。这种写法是将每个人都展现出来,在第一个故事的主角成了第二个故事的配角,就好像是拍连续剧,故事上有 相关性,但是主角变了。 我总感觉像是拿着万花筒,聚焦的对象变了,走向每一个平凡人的内心。

《天火》和《随风而散》这两个故事,显然我更喜欢后者。《随风而散》写的是格拉被恩波一家误认为是杀死兔子的凶手,格拉和恩波家千丝万缕的联系。格拉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母亲桑丹是个间歇性的疯女人,和男人交媾,脸上永远挂着盈盈的笑,她也有姣好的身段以及独特的魅力。但是她也是一个懒女人,不在田间地头劳作,格拉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小孩,靠着机村人的怜悯和施舍才勉强度日。这些人家中,大多是看不起他们的。恩波的母亲额席江会给他牛肉胶冻吃,这算是好一点的人家。格拉和恩波的孩子兔子总是在一起玩。但是有一次兔子因为和格拉一起野,生病了,格拉被恩波当着整个机村人的面羞辱了。后来桑丹离开了家,格拉野离开了机村。恩波自知做得过分,便踏上了寻找他们母子的道路。寻觅无果,恩波回来了。后来桑丹和格拉也回到了机村。

桑丹还是和男人们勾搭在一起,有次她居然得到了男人的施舍,有鲜美的鹿肉可以吃。格拉怀疑这个就是他的亲生父亲送来的,他怀疑恩波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像也不像。他决定不让母亲靠着其他男人生活。在外漂泊了这么久,他已经长大了,变成了孔武有力的男子了,可以保护和养活母亲了。他白天在山上设下陷阱,等着愚蠢的动物们掉入其中,他一直呆在山上,似乎在机村消失了一样。直到除夕夜,兔子被鞭炮炸伤。人们沉浸在有公路的期待之中,鞭炮响起,轰然震动。孩子们便捡起地上还没有我完全发挥作用的鞭炮,有人扔向了兔子。

人们都说,是格拉拿着鞭炮扔向了兔子。

兔子自己说不是格拉哥哥扔的。

但是人们都说,是格拉拿着鞭炮扔向了兔子。

恩波一家对格拉充满了怨恨,他们知道格拉不是凶手,可是他们仍旧充满了怨恨。

兔子被实行了天葬。额席江想四处走走,走到了兔子天葬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可以离开了。格拉看见了她,送走了她。

格拉还是和从前一样,在山上打猎,将猎物带回家,侍奉母亲。他一直呆在山上,人们都快忘记了他的存在了。当他出现在机村人们面前的时候,大家在砍树准备给毛主席建一座万岁宫。

他走到人群中间,没有人理会他。他轻易的穿过了人们的身体,轻得像一阵风。

是的,在额席江死去的那天,他也死去了。

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格拉在出走后变得桀骜,他见过了大世面,对于公路汽车不屑一顾。他从一个善良的小孩逐渐变得有棱角,像一只刺猬,蜷缩着身体就能保护自己。或许人们是淡漠的,在恩波将格拉揪到广场上时,大家都在看热闹,没有人劝阻,这是一个野孩子。机村的人看起来淡漠,但是当格拉一家回来时,良心的不安让他们想要对这对孤苦伶仃的母子好一点,他们又将吃食送到了格拉家门前。机村的人就是这样复杂的,既向善,但也改不了在比较中生出优越感的天性。

故事中的人物在我看来都很矛盾。格拉是矛盾的,他想对兔子弟弟好,可是又差点把他捂死。他害怕恩波愤怒的眼神,但是他又希望恩波是他的父亲。

桑丹也是矛盾的。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疯女人,只会咧着嘴笑。但是她又让人觉得神秘,像是贵族家的孩子。她看似只会痴痴的笑,却又说出了让格拉觉得不可思议的话,就像她已经好转了一样。

恩波也是矛盾的。他明知道格拉不是杀人凶手,但是就是将怨气撒在了他的身上。他对于格拉,既有因为他杀害了兔子而产生的愤怒和怨恨,也有因为自己的过错让他们母子在外漂泊的内疚和自责。额席江也从一开始任由兔子和格拉嬉笑追逐到后来的冷眼相对,再到最后的释然和安慰。

我觉得我看书还是要多看评论的,这样会更有阅读的欲望,所以我下载了《豆瓣》,希望对我有帮助。

第二个故事《天火》讲的是必须要烧荒第二年机村才能有好收成。多吉是一个巫师,因为烧山已经几度被抓,这次又在格桑旺堆的要求和他的自愿下,要烧山。不出所料,他又被抓进去了,只是世道变了,现如今已经不是那个主要有村民的联名信,政府就可以轻易放人的时代了。形势不同了,文化大革命到来了。多吉以为会被拉去枪毙,投崖死了。其中那段他被警察凌辱的片段让我觉得很心寒也很同情。这个曾经高高在上受到敬仰的巫师,一夜之间就像斗败的公鸡。森林是国家的,所以不能烧。但是不知哪里苗头,印了山火,整个镇子整个村庄都是火光滔天,唯一可以组织它继续蔓延的方式就是砍掉树木,形成一条防护带。国家的森林,现在又可以烧了。

这个故事讲的是城里的汉族兄弟进了机村,要帮着砍出一道防护带。他们入驻机村的这几天,就像是共产主义已经到来。人们有吃不完的食物,不需要劳作就可以吃饱,还可以顺手牵羊的拿食物回家。他们看见了卡车,看见了帐篷,看见了电影,也看见了穿着蓝工装的工程师。央金和其中一个工程师好上了,索波虽然不乐意,但是他也管不着,只是一个劲儿说央金丢了机村人的脸。火势不定,一会儿像是永远不会停止似的,一会儿又像是会熄灭了。这雨还是降不下来。

人们说色嫫湖的金野鸭飞走了。央金和工程师寻欢的时候当真找到了神湖。工程师建议炸了神湖,湖水倾泻,便能把大伙扑灭。可是最终,机村人也没能阻止大伙以更加野蛮一往无前的势头向远方奔腾而去。

故事的最后,是央金成了女战士,被送到省里进行干部培训。

这是反映那个信仰至上却又疯狂至极的年代的故事。到底什么是迷信,什么是老祖宗的财富,人们分不清,只有跟着大家一起说着“毛主席万岁”和“打到反动派”。那是个国民愚昧又狂热的年代。这样的社会实验,希望再也不要出现了。

今天上课看到墙上有句卢梭的话:”读书不要贪多,要多思考,这使我收益良多。”我读书可能就真的贪多了,没有去思考。

《空山》这本书反映了当汉族文明传入藏族时,机村人们的些许不安,但更多的是期待和满足。他们以为共产主义已经到了,这简直是一件大大的不得了的好事。有吃有穿,衣食无忧。但是当天葬被勒令取消,只有土葬,而这种埋葬方法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这里便产生了矛盾。但是这个矛盾就像是一颗小小的火苗,一脚便可以熄灭,没有人敢违背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对于党的信仰。他们曾经信奉的东西——金野鸭,色嫫湖,他们都不敢相信了。因为有人说这是迷信,是封建,是反动。

的确,在一个刚刚建立起来的新的国家,它面对着如此多的人口和民族,怎么实现团结一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藏族人民不能说是被迫的放弃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信仰,他们只是随着时代的大流往前走着,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没有人是知道的。这是一种混乱,一种矛盾,这混乱和矛盾中躁动着不安,可是没有人戳穿。多吉戳穿了,他死了,连头骨也碎了。

大卡车轰然而至,马路也修好了,人们有了电影看,一切的物质生活比从前真是好得多了。可是从前人们相信色嫫湖里住着的金野鸭在庇佑着机村人民,相信金野鸭是因为机村的好山好水好风光才在这里扎了根。他们爱护着山上的一草一木。可是金野鸭飞走了,那么这里的森林和土地不再重要了。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逻辑关系。是人们信仰的崩坍导致金野鸭的飞走,还是金野鸭的离去造成人们对自己信仰之物的质疑。

这是一个疯狂的年代,新的信仰还未建构起来,旧的便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可是那旧的就是落后的,错误的了吗,没有人去回答和思索,便被时代的潮流裹挟着马不停蹄地向未知的新世界奔去了。

链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空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空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