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 诛仙 8.1分

三赞复三叹,只为了前世今生所有的等待……——评《诛仙》

花月心
2018-04-30 11:06:54

题记:《情尽“诛仙”动愁吟》

梧桐夜雨又惘然,

泪襟不耐晓更寒。

三叹凄凉碧瑶梦,

未语情仇剑诛仙。

春花憔悴江中月,

秋水寂寞影自怜。

离恨无穷相思老,

痴心有誓寄小凡。

(作者按:何谓“三叹”,全文阅后便知。)

金铃的脆响声声隐约传来,忍不住再次黯然神伤……所有最真实的情感都在你我的心灵深处,书中的那些文字只是……燃爆情感能量的导火索。

张小凡对碧瑶的那颗最坚决的守护之心,不仅源自其性格的隐忍,还有对于命运不公的愤怒和反抗,爱情的力量可以击败生存的意义,十年的寂寞和煎熬等待,演绎了一场“活着的殉情”。

其实,陆雪琪对张小凡的用情也丝毫不少,只是“生离”之痛永远比不上“死别”之哀,她板起脸隐藏着羞涩和空灵的相思模样,被“凡瑶情”掩盖了动人的色彩。

一个“爱”字,已经足够这场心灵旅程了……张小凡的十年,已经是碧瑶的一生一世。真情无悔,那一袭绿衣的回眸瞬间,演绎了我们所有幻想间的砰然心动。

结局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心里一直传唱的情歌,在轻风吹拂般的回忆中,依然有着挥之不去的丝丝疼痛。

那是岁月中生生不息的吟唱呵……在繁华俗世的侵染中,护着我们心中仅有的温柔。一如两大魔器的日惑月迷中的张小凡,心脉中始终不熄的善念的金光……不需要语言上的理解和诠释,你若看过、感动过,便知道,那字里行间若隐若现的,是我们心中共有的情怀呵。

阅读中,为了压抑心中不时喷涌而出的那些情愫,我的身体经常按捺不住的颤抖……一段爱情而已,却刺痛了天下读者的心。

不说爱情了,《诛仙》成书已久,以往的精彩评论都围绕着这个“情”字做文章。我虽然是“天然萌”,却也不屑于拾人牙慧,我自然要写出具有鲜明特色的文字,也就是“花月心风格”的“高颜值评论”。

废话少说,灵魂笔者,文字吟心,我们开始吧!

(零)

世道乱了再乱,张小凡在其中慢慢成长起来,不只是凄美绝伦的爱情贯穿了第一部故事的始终,也不只是大家评论中所说的:人物性格的鲜明,情节的跌宕起伏,我更要以一个资深评者的眼光,俯视这本书,看到作者萧鼎赋予其中的信念和手法。

我的意思是说,《诛仙》一书成名已久,并不能用今天所谓的“网文模式”来衡量和看待,但是其打动人心的故事模式和讲故事的方法,即使放到今天,依然也有着不可忽视的魅力和感染力。

若以写“情”而论,仙侠小说中无出其右,当年曾有妹子读者哭喊着宣布“一生只为诛仙而活”,这可不是盖的,男频作品中至今找不到第二本可与之比肩者。

我们对作品庖丁解牛,自然要透过现象研究本质,掀开情迷的重重烟火,先看看看故事的构架和布局如何。(声明:本文是针对《诛仙》第一部的评论,因为《诛仙2》的口碑原因,我尚没有阅读的欲望。)

三赞(一)

赞一:作品构架极大,切入点却极容易落笔。

从草庙村惨案伊始,到鬼王宗宗主万人往被张小凡手持诛仙剑击败,死在狐岐山的深渊之旁,而一声合欢铃的脆响从深渊中传来,与此同时,陆雪琪在草庙村找到结庐隐居的张小凡而结束,这个故事紧凑连贯,跌宕起伏而又丝丝入扣,伏线千里而又主次分明,其中的格局和“切入点”(或者叫落脚点)都相当耐人寻味。

以我们今天的网文观点来看,《诛仙》的格局构架极大,比如:书中能复活碧瑶的人实际有两个,苗族的大巫师和小环。大巫师将碧瑶的魂魄收拢齐全之后,咒语尚未念完就力竭而死,这是当时的情节给读者留下的印象,然而在小环复活野狗道人的时候,作者分明在情节中做了说明:小环的还魂法术被控制在那片森林的范围里,没有像大巫师施法那次一般引起冥界使者的力量反噬。

也就是说,大巫师是遭到冥界使者的攻击,提前死了……抛开情节先不提,我们可以看到,书中鬼道巫术的力量是可以通达冥界的,但是张小凡的活动区域在人间,所以冥界那个“位面”只是因为还魂法术才有所提及。

这是向下。万人往使用的伏龙鼎封印着蚩尤的魂魄,而那段往事发生在神界……这是向上,神人鬼三界的世界背景泾渭分明,故事的画卷不断展开,全靠作者使用故事的“落脚点”来撬动。

这是传统写作领域所谓“高俯瞰、低落脚”的写法。而这个写法,实际上是写议论文的偏门的方法论。现在回过头来看《诛仙》,依上面的论述,诛仙第一部的作品格局或者说构架,是足够宏大的,足以拓展成今天那些动辄数百万字的神作,各种意想不到的情节转折一个套一个,场景和伏笔的细节都很出人意料。

作者萧鼎在这种情节的撰写和演绎中,几乎没有任何破绽,堪称精妙。

情,是诛仙的血肉,充分贴合在情节的骨架上,这才造就了一个丽质天生的美人儿,让读者们欲罢不能。

换句话说,《诛仙》一书征服的不仅是女生,那些根本不看言情小说的糙汉子也跟着心跳不已、眼眶湿润,那是被情节的巧妙和节奏的跌宕起伏抓住的。

张小凡从一开始一直被“虐”到最后,我们为什么看的如醉如痴?

不是我们面对《诛仙》突然有了平日里没有的“忍受力”,而是作者萧鼎的情节“落脚点”直接扎到了我们心里。

举例来说,我们可以看到,张小凡在青云门的故事很简单,堪称非常简单,主要就是练功升级、门派大比和去万蝠窟探险三段,但是场景的变化非常丰富。比如出去砍竹练功,被三眼灵猴骚扰,和师姐去追赶,最终收伏了小灰并融合嗜血珠和摄魂棒的那场戏,突然就给每日重复的练功生活变换了感受,就像外出历险了一番一样……实际上,张小凡并未外出,就是练功时开了个小差而已。

而如今的大多数玄幻仙侠小说作者,都在无意中弱化了场景的变化,只是突出得到法宝的“收获感”。当然,收获感也是网文的亮点之一,只不过《诛仙》这种“转化场景”的演绎,是把读者对矛盾冲突对象的注意力,由一个切换到另一个,具体说就是张小凡田灵儿和灵猴小灰的矛盾冲突,引出了张小凡获得了法宝摄魂,就像是情节副本一样;而寻宝的收获感写法,常常就是主角自己唱独角戏,在情节主线上向前走了一步。

萧鼎的高明就在于此:把主线情节,通过突出场景的变化,写出了“新故事”的感觉,从而制造出情节意料之外变化的连绵起伏的错觉。

这就是本书写作的“落脚点”:用场景的变化来推进情节。

同样的桥段我们都在写,比如英雄救美,是本书里面都有,但是怎么救,什么情况下救,救人的前因后果是不是吸引人……就分出了笔力的高下。

场景的变化和描写,实际上是相当容易的,这属于写作的基本功。《诛仙》构建了一个很大的世界背景,但是把很简单的故事主线,控制在张小凡一路走来的所有场景变化上,并将“情”的演绎贯彻始终,于是成就了一本经典。

这就是我的第一声赞叹。

三赞(二)

赞二: 用一个点折射整个世界。

如今的网络小说,太投入在装逼踩人打脸……的快感上,常常忽略了对整体书中世界的折射和暗示。所以,很多写手写着写着,就写不下去了,自己都找不到感觉。

其实,人物之间的矛盾冲突,其实并不仅仅是当事人自身的,而是纷纭复杂,寄托了很多其背后势力的因素。

如果仅仅写踩人打脸,这个段子完成之后,就只能琢磨着换个地方、换个人物继续装逼,写多了太多雷同的情节,整个故事体系就有在读者心中“崩盘”的危险:天天比武踩人,有意思么?

《诛仙》的做法和《哈利·波特》类似,不管世界的背景如何宏大,情节的着眼点就在一个小男孩的成长之旅上,张小凡一路走来都是被动的:从他修炼,到一心要救治碧瑶……所有的情节变化的因素都是世界背景的矛盾,集中在和他有关的人物身上所致。

情节变化的每一个点都在折射世界:普智大师想融合佛道两家的功法,并不仅是他突发奇想,而是有“天书”的因果牵连;正魔两道的水火不容才有万蝠窟死灵渊的故事;碧瑶之死源于正魔两道无法调解的刻骨仇恨;兽妖出世少不了焚香谷数百年的推波助澜;伏龙鼎的秘密源自神话时代的宿命之战……

而如今的玄幻仙侠作品里,纯个人因素的历险行为太多,情节的关键点折射不了整个世界,从而导致读者在阅读中,始终感觉情节非常单薄。

特别是写手们天马行空般的漫无边际的发挥,让人觉得看着很“散”,情节的拼凑感很重。

一个严谨的情节主线,怎么才能让人觉得后劲无穷呢?

像《诛仙》这样,每一个情节的关键点,都要折射整个世界,那就像真正打开一扇窗那样,后续的万千景色数不胜数……

好莱坞的编剧教父麦基说过,上帝知道每一只家雀掉下来的细节。一个作家也应该知道,掉进他的世界中的每一只家雀身上,都有着上帝的目光。

用这个心态去构建大纲,作品的情节之间就不会割裂,而是拥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赞(三)

赞三:出神入化的“精雕”笔法。

所谓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情节主线的简单,不影响《诛仙》构建一个庞大的修仙世界。关键就在于,作者萧鼎对每一个场景细节的雕琢和煽情渲染。

这种精雕笔法,不是集中在描写上的——那样会中断叙事,萧鼎精雕细琢的是人心的种种感触。

所有环境的刻画,都和当事人的具体感受一一辉映,把触景生情和情绪情感的体验,天衣无缝地融合在了一起。

无论是雨夜中撑着伞和张小凡依偎在一起的碧瑶,还是清冷月色中长剑起舞排解相思之苦的陆雪琪,都能让读者心动旌摇、黯然神伤。《诛仙》一书所有文笔生花的地方,都是对“情”之一字的升华,不仅是爱情,友情、恩情、亲情……莫不如是。篇幅原因,我不引用原文细节,大家自行翻阅吧。

作为精雕笔法,当然不仅仅是用来写情,角色的言行、神情、心理……凡是能够刻画人物性格的地方,都可以充分使用。

实际上,《诛仙》一书虽然使用的是简练白描的手法来描绘人物,但是在需要“精雕”的地方,都绝不吝啬笔墨。比如,田灵儿和张小凡在东海流波山追踪魔教踪迹,田灵儿落到小溪边洗脸,滴落水珠的清丽面容描绘得闭目欲出、活灵活现,张小凡的痴迷不言而喻,以及张小凡一直以来因为她的失态和失常的表现前后呼应起来,丰富的意蕴就在字里行间,情节虽然简单,但是阅读的心灵感受非常有“质感”。

再比如,碧瑶和陆雪琪同样的月夜遥望,同样的情愫表达,其实是很雷同的文字,但是萧鼎对于那种相思之情使用的同样风格的文字精雕,却能让读者生起同样地唏嘘之情,从而引发对于两个绝色少女的情感归宿冲突的关注和惦记,因为两个女孩身份的不同,读者自然生出不同的情感体验。

这种精雕,就把“同样的画面感”突现出了不同角色细微的“差异感”。即使快速阅读来不及体会那么多,但是精雕带来的感动,依然让读者感觉到读书的快感。

俗话说:文字如鞘,诛心为剑。萧鼎使用了让我点赞的三大技法,剑指人心,创造了这么一本在文学史上必定保有一席之地的经典佳作。

三叹(一)

正如题目所言,三赞之后是三叹,而贫生的这三声叹息,和广大书友一样,全是有感于那个湮没在岁月风尘之中的任情任性的绿衣少女:碧瑶。

《一叹碧瑶》

她的一生她的爱

黑暗,饥饿

锋利如刀

我躲在母亲的怀抱中

哭泣着睡去

幸福的梦还有几个

寂寞和冷漠中

有谁会来疼我

啖了母亲血肉长大的女孩

心情如此简单

和这个世界之间

剑拔弩张的

都是

深藏在记忆中的痛

张小凡,张小凡

我许了你

前世今生所有的等待

你知道,你知道

我残缺不全的魂魄里

装满了

凝固的时光,凝固的泪

无言的苦涩,无言的哀

三叹(二)

《二叹碧瑶》

痴情咒里绽放了刹那芳华,命运的镰收割了我青烟般的生命,躺着琥珀里勾勒着一阕清歌,看他的坚持在爱的涟漪中痉挛……

轮回里没有爱的终点,他在雪中轻叹……一抔黄土,滴了朝露,我以二八韶华祭献魔神……泛黄的生死簿里,笔锋行走了又停留,我在生死之交处长眠……

天地肃杀掩不去一抹浅笑,他倔强的眉目神情中,满溢着少女心事的泪渍,被思念烘干……

金铃上蔓延着看不见的苔藓,伤心花濡湿了我舔舐的唇,冰冷的心总为了他绵软不堪……

我不是他生命的春天,多舛的风雨让半旅生涯泥泞痴缠,我躲在夜幕的目光里轻吻着他的脸……

冰冷的风穿行过往,隔着金铃看着我的模样,他的泪暗淡了所有的旧时光,散碎的记忆里,天空满溢着水,我们相偎成双……

他的嘴角有着温暖的弧度,梵咒的檀香里,心事如露珠般清凉,情意腌渍的诗句,是我最向往的天堂……

十年等候千年诉,他在狼烟烽火中漠然煮酒……星如眸,月如霜,他看得到我无悔的笑魇……

梦里芳魂正缱绻,一曲终时两不见……杨花泛起的烟波里,我等你到永远……

三叹(三)

宋词《一剪梅·三叹碧瑶》

曾念空桑弱水东。情也随风,仇也随风。

金铃花影月孤鸿。爱也成空,恨也成空。

一角绿衣葬故宫。魂远春山,萍水匆匆。

痴情咒断梦归中。孤枕昏灯,泪染残红。

附宋词一剪梅正格格体: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中仄平平中仄平(韵)。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中平中仄仄平平(韵)。中仄平平,中仄平平(韵)。

(本文为原创,引用或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诛仙的更多书评

推荐诛仙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