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娜、女權、街頭及其它

南风之薰
2018-04-30 看过

圖書館借得《俗文化透視》一小冊,抽讀其中四篇論文,都著眼於當代社會現象的分析。

第一篇論流行歌星麥當娜。麥的歌聽得不多,但其濃艷風流性感女星的名聲,卻頗有耳聞。直至看過其所演電影《貝隆夫人》,聽過其所唱歌曲《別為我哭泣阿根廷》。覺得此位女星絕非一般凡俗之輩,於當代雅俗文化之間出入自在,其文化意味絕非淺顯。在此一篇論文中,作者也以麥為當代主流文化、邊緣文化、文化權力以及政治意識形態相互交融關係中之一代表。麥的成功,其所獲「不尋常女人」之權力,確保其主流文化中的地位。但其多元的「模仿藝術」,又借力於同性戀等邊緣性對抗文化,具備非主流意識形態的面貌,使麥在政治領域亦備有一席之地。但作者言,麥之非主流,只不過是其藝術之「一種風格」,已不具邊緣藝術原本所有的對抗性,因為聽者心中十分清楚,麥的歌曲中雖自道同性戀生活種種,但「她本人絕非如此」。故作者最後得出結論:邊緣文化已與主流文化以某種形式達成「和解」,流行藝術中的政治意味絕非政治本身。

第二篇論賣淫、女權主義與社會學之間之矛盾現象。作者提出幾個問題,令人印象深刻:1,為何社會學者可混跡於黑幫、販毒團伙、街頭盜賊集團,以獲「體驗式」的第一手資料,而於賣淫作此「體驗式」研究,卻會引起絕大非議,且目之為「非道德,非法」?2,女權主義於賣淫者本來應最表深切之同情,而實際態度卻處於迎之拒之兩難境地,深怕「壞女人」沾污「良家女」之名聲,此之為何?3,社會懲罰制度於賣淫,始終偏於追究賣淫之一方,而於「買」方卻往往不予聞問。其實賣淫現象是由「買賣供需」雙方構成。此又為何?4,諸如黑幫等,於其經濟結構及關係,研究周詳,而對同具經濟結構關係之賣淫現象,卻往往偏於其非道德一面作深究。賣淫是「為了錢」,用女子最後的「天然資本」取得社會分配這一本來顯見的原因,有意無意間往往被忽略。此中道理又何在?作者觀點是男性社會,賣淫者被推向「極端邊緣」,使之「妖魔化」,承擔「道德重壓」。而其實,就社會普遍旺盛的需求,賣淫是一極普通之現象。就其經濟實質而言,賣淫者與電視廣告中賣弄風情、以身體換得金錢的女星,沒有本質區別。

第三篇論體育中「主隊」意識的變遷。在上一代,體育中之本土化特性十分明顯。球述支持的總是本地區「屬於自己的球隊」。而待電視轉播普及之後,新一代「球迷」在電視上可以選擇任何一支球隊為自己的「主隊」。因為電視可以在沒有觀眾的地方「創造觀眾」,可以傳遞遠在千里球隊「看得見」的信息,電視機前的球迷可以像過去對自己地區的「主隊」一樣地熟悉它。而在廣播時代,熟悉和興趣只能在本地培養,聽廣播中的球賽,一靠已有的熟悉,二來只能增加已有的興趣,而不能創造興趣。回想我自己從小看比賽,本土性就很淡薄。80年代的國內足球,我看不上上海隊,卻熱衷於廣東隊。國際比賽,看不上中國隊,卻熱心支持歐美隊。結果往往是與本土性很強的家人爭執。

第四篇由耐克一則廣告論及美國黑人社會結構。廣告以昔日一黑人籃球巨星為主角,其初拒入NBA,參加黑人街頭籃球運動,以犯罪入獄告終。後成為職業球員,終於實現其「美國夢」。廣告中,街頭對應「黑人之噩夢」,而有組織、守紀律之NBA,則對應「美國夢」。兩夢之間,透露出美國黑人處境及其社會結構之微妙變化。作為邊緣人的黑人,始終與作為社會邊緣的街頭相聯繫,並與邊緣生活之一切醜態及惡名相聯繫。而黑人明星,則以體育消費生產者的角色,進入主流消費社會。黑人作為消費時代的商品,在消費經濟中實現其再生產,遵守社會的一切規則和紀律,與「混亂的街頭」形成對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