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政治制度关键在于对于人和历史的尊重

孟龙傅
2018-04-30 00:13:31

先说说林达,从《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其就非常喜欢阅读这对旅美夫妇的文字,文字简练又不失优雅,关键是其中蕴含了很多对于现代政治制度的思考,没有一味的崇洋媚外、妄自菲薄,更多的是站在一个中立、客观的角度去审视美国先行的政治制度,以及对于我们的思考。其实《扫起落叶过好冬》中的文字也是如此,但是由于前期对于理念的东西已经铺陈已足够,本书更多的是侧重于故事或者一些美国历史中细小的知识点。但很多细节都可以被我们引申出来值得探讨,因为现代政治制度是关乎我们每一个公民切身权益的。

例如什么法律?作者给出的观点其实是认同法律是一种对于自然法的发现,我们不是在创造法律,而是发现更为恰当的方法去保护我们的人之本原不受侵犯。

那么法律之所以是一种制度,就必然有制度的严谨性,就诞生出“程序合法”。简而言之,就是"非法之法不合法”,无论是在立法环节还是在执行环节,诚如没有搜查令的搜查结果是不能作为呈堂证供的,我们可能初看很难理解。

脑洞突然跳到了我玩过认为最为伟大的游戏《最后生还者》,当地球遭遇了病毒入侵,90%的人都变成丧尸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发现一个小女孩被丧尸袭击之后健康无恙,那么牺牲她做研究可能会提取到抗病毒血清。你作为她的陪伴者你会如何选择?

牺牲一个人保全全世界。

看似多么伟大的口号!如果小女孩选择不愿牺牲自己,我们是否要把她作为唾弃的对象呢,加上道德的枷锁呢?我想大多数人会选择是的。

这里面产生了两个辩证统一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无知之幕”,如果我们是那个小女孩呢?什么是好的社会,好的社会就是当你不知道你降临在这个社会上会是什么阶层,但是你仍然愿意前往的社会,换而言之就是个人权利得到充分保护的社会。此书中对于个人房产有一句经典的话,就是什么是私人房产,就是“风可来,雨可来,国王进不来。”

第二个问题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从牺牲一个人到牺牲一小部分人,到最终牺牲一个民族,这不就是希特勒所给我们讲述的故事吗?

其实两个问题和而同一,就是说现代政治制度的核心就在于对于个人权利的充分保护,纵然很多时候他会丧失掉部分效率,但是不至于产生大的倒退。

而且现代政治制度也好、现代法治也好,你从中看到的第二个核心就是对于“历史”的尊重,政治的根基是什么,是对于人的尊重,而这里的“人”不单单是生物上的人,而是一种历史传承下来的人。例如书中所言,在美国烧国旗合法,但是烧十字架可能就是违法的,前者是一种对于政府的不满,是一种合理的言论表达,符合言论自由;但是后者由于近一百年来的历史,已经将这一行为和对于黑人的恐吓深深的联系在了一起,他触犯了人们“免于恐惧”的自由。两种理由在现代司法提下的权衡和博弈也充分体现了一种人文精神,即在充分保护每一个个体权利的前提下取得最大公约数。

既然谈到历史,其实文中也写到了很多有关历史博物馆,尤其是战争博物馆的故事。早先就阅读过有关写犹太人纪念馆的事情,去折射出民族间对待历史的差距。我们回望历史,可能更多的侧重于宏观,例如我们在会想到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时候,可能记得最多的就是30万那血淋淋的数字,以及日本无处不在的暴行;但是去看犹太人纪念馆介绍,有两点是为我所触动的,一是不要讲述数字,而是讲述一个个人鲜活的故事,讲述他们的命运,一个遇难者归为一个数字,可能只是600万之一,我们对于数字只有愤慨、只有仇恨,但是不会有对于受害者的“共情”,去体验他在战争惨绝人寰环境下的处境;另一个就是他们往往会去讲述绝境中的乐观与开朗,例如会去展览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中画家指导下小孩子的作品,里面不是愤懑,而是对于未来的向往。

我们因何建立博物馆,尤其是建立灾难、浩劫的博物馆,这是我们如何看待历史的关键。至少从犹太人的纪念馆中你能感受到你对于和平生活的向往、你能感受到人性在于绝境之中的光辉、你能感受到对于战争本身的控诉。也许这些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扫起落叶好过冬的更多书评

推荐扫起落叶好过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