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写

皮这一下
2018-04-30 00:03:33

这是我读过的少有的感到累的书,有抽丝剥茧的痛苦,已至于后来的轻快显得烂尾无力。 许多时候我们就是理念一样的存在,抽身于肉体,不明了物理性存在的意义。 对我来说,和画家一样也怀有对白色斯巴鲁?人的恐惧,但是最后他的成功挣脱对我太不具有说服力了,但我仍能强烈感受到画家长舒一口气的明亮,并由衷羡慕。黑暗到抓一把就是的恐惧这样的共情也让人足够想要流泪。 也许我还困在那样一个洞里,恐惧被人讨厌,喜欢自己到忘记喜欢别人的感觉是什么样子,所有对别人的好也不过是为了喜欢自己增添的筹码。无形的边界的限制,无疑我卡在那里了。

再写读刺杀骑士团长感想 刺杀骑士团长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隐喻。村上刚开始就点明闪灵,也不仅仅是因为画家所处的别墅环境与闪灵里大饭店的孤僻相似,更深的隐喻是,画家在这之间的心境和思想的变化和闪灵里作家的遭遇类似——由于某个契机和事故,更加认识了自己,尤其内心灰暗的一面。 也因着闪灵在前的隐喻,使得读起来不那么晦涩,怀着窥探的心情,在书中寻找真相的方向似乎是更加明了一些。但是,这本书的确是我读起来颇为费力气的一本,仿佛是被那个古铃摇进了书里,有如被抽丝剥茧一般的累。

...
显示全文

这是我读过的少有的感到累的书,有抽丝剥茧的痛苦,已至于后来的轻快显得烂尾无力。 许多时候我们就是理念一样的存在,抽身于肉体,不明了物理性存在的意义。 对我来说,和画家一样也怀有对白色斯巴鲁?人的恐惧,但是最后他的成功挣脱对我太不具有说服力了,但我仍能强烈感受到画家长舒一口气的明亮,并由衷羡慕。黑暗到抓一把就是的恐惧这样的共情也让人足够想要流泪。 也许我还困在那样一个洞里,恐惧被人讨厌,喜欢自己到忘记喜欢别人的感觉是什么样子,所有对别人的好也不过是为了喜欢自己增添的筹码。无形的边界的限制,无疑我卡在那里了。

再写读刺杀骑士团长感想 刺杀骑士团长这本书,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隐喻。村上刚开始就点明闪灵,也不仅仅是因为画家所处的别墅环境与闪灵里大饭店的孤僻相似,更深的隐喻是,画家在这之间的心境和思想的变化和闪灵里作家的遭遇类似——由于某个契机和事故,更加认识了自己,尤其内心灰暗的一面。 也因着闪灵在前的隐喻,使得读起来不那么晦涩,怀着窥探的心情,在书中寻找真相的方向似乎是更加明了一些。但是,这本书的确是我读起来颇为费力气的一本,仿佛是被那个古铃摇进了书里,有如被抽丝剥茧一般的累。 想先说说这本书。刺杀骑士团长的画意外出现,借古铃事件引人入胜,曲曲折折中带来了免色、真理惠的出现,最后骑士团长的自我牺牲使得巨大的环闭合,村上为表达自身感受选择的表达手法实在很高明,借灵异、悬疑牢牢抓住读者,中间穿插的情感独白和人生思考因为之前情节的铺垫,也显得格外生动。感觉书中最精彩的两处一是白色斯巴鲁男子另一个是环闭合后的遁入双重隐喻之境。白色斯巴鲁男子——画家在某处提到自己就是那个男子,但是最贴切的感觉是,白色斯巴鲁男子是画家自己深处最深的恐惧。白色斯巴鲁每次在脑海里出现,都像是巨大的操纵之手,调动一切恐惧,使得难以继续前进。对于画家来说,很可能是肉体的出轨在精神恋爱下的强烈的自我谴责;受无面人的指引进入双重隐喻之境,像极了西游补里的青青世界,想要实现蜕变、完成升华,必须走入痛苦这之中,然后走出它。让我最感动的也是,画家走出来黑暗浓重地像是可以抓在手里的洞里,洞里有最深的恐惧白色斯巴鲁男子的谴责愤怒、失去小径的痛苦、丢失柚的遗憾,他还是选择了继续走,我仍旧想不出救出真理惠这样的隐喻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对应可能是什么?这也是我反复思考都觉得这个走出黑暗的转变不足以使我信服的原因。但是我仍然认为,只有走过足够长的生命长度、经历足够生命深度的人,说出“挣脱黑暗的洞”才让人信服。比如雨田具彦,比如村上春树。经历过一些生活的剧变后,画家还是牵起了小径妹妹的手,选择面对自己,和柚一起生活抚养不知道是否存在血缘关系的女儿,真的是内心足够温暖和勇敢,让我想落泪了。 村上给出的结尾过于简洁,透出的轻快愉悦感也颇有心灵鸡汤之嫌,但我仍旧深切地体会到走出黑暗长舒一口气的明亮。 对于村上来说,书中的画家应该是自己的倒影,而偶尔出现的骑士团长,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能看到并与之交谈,他是从我们身体里跳出来的另一个自己,白色斯巴鲁男子,我也经常被他的冷冽和愤怒吓怕畏缩不前。借由这本书,我认识到了一些自己,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不同的侧脸,也让我想到为什么只是一个心理测试让我心里惴惴不安很久。那个测试结果,正如斯巴鲁男子一样,他犀利地看穿我的恐惧,使之浮上水面,也正如最后回归的柚和小径,他们紧紧拥抱我——将内心缺失的一块填补,就像是真切地懂我自己都从来没察觉的地方,告诉我“我了解并理解你”一样,给予了我最真诚的安全感,那时候,就只剩下了没有开心掺杂的感动和得知永远没有这样的人的遗憾、心酸。 阻止我说话、做事的白色斯巴鲁还仅仅地盘踞在我心头,但是值得欣慰的是,我终于知道了他的来历和底细,掌握了一点反击的主动权,我也希望自己足够勇敢,能穿过那个黑暗的洞。 还有两个地方,免色的刻画过于神秘了,之前吊足胃口,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真理惠?真理惠被关的地方也不过是免色的家?这是想不明白的隐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刺杀骑士团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刺杀骑士团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