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到我忍不住开始暗搓搓仿写了!

已注销02
2018-04-29 22:17:12

成功路第二小学的故事

1、

Q老师郁闷的要死,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自己班又是个垫底。哎,这可怎么活呢?Q老师的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

“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考试不要作弊!不准化成烟飘到隔壁班偷看答案,实践考试不准附身到其他人身上,不准使用任何特意功能!你们当学校的检测仪器都是坏的吗?”晨会课上,Q老师恨铁不成钢地对着一屋子的妖啊、鬼啊、还有僵尸碎碎念着。

一屋子三十来号非人类们,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突然,“哐啷”一声,班里最胖的小僵尸皮蛋从位置上滚了下来,严肃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了,同学们哄堂大笑,小鬼佟冬冬笑得太厉害,又化成了阵阵阴风,吹落了大家桌上的考卷。

心情已经差到极点的Q老师当即用收魂器把佟冬冬收了,又顺手一掷,用收魂器敲醒了倒在地上的皮蛋。

120斤的大胖子皮蛋抖抖索索地站起来,睡眼朦胧地说:“我知道错了!我以后肯定认真!”“认真!认真你个头!”Q老师气急败坏地说:“有你这么胖的小学二年级僵尸么?你到现在僵尸跳及格过么?你的胳膊跟腿直过么!”说着,又用收魂器狠狠地拍了皮蛋的背。可怜收魂器里的佟冬冬,早已经昏头转向,三

...
显示全文

成功路第二小学的故事

1、

Q老师郁闷的要死,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自己班又是个垫底。哎,这可怎么活呢?Q老师的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

“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了!考试不要作弊!不准化成烟飘到隔壁班偷看答案,实践考试不准附身到其他人身上,不准使用任何特意功能!你们当学校的检测仪器都是坏的吗?”晨会课上,Q老师恨铁不成钢地对着一屋子的妖啊、鬼啊、还有僵尸碎碎念着。

一屋子三十来号非人类们,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突然,“哐啷”一声,班里最胖的小僵尸皮蛋从位置上滚了下来,严肃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了,同学们哄堂大笑,小鬼佟冬冬笑得太厉害,又化成了阵阵阴风,吹落了大家桌上的考卷。

心情已经差到极点的Q老师当即用收魂器把佟冬冬收了,又顺手一掷,用收魂器敲醒了倒在地上的皮蛋。

120斤的大胖子皮蛋抖抖索索地站起来,睡眼朦胧地说:“我知道错了!我以后肯定认真!”“认真!认真你个头!”Q老师气急败坏地说:“有你这么胖的小学二年级僵尸么?你到现在僵尸跳及格过么?你的胳膊跟腿直过么!”说着,又用收魂器狠狠地拍了皮蛋的背。可怜收魂器里的佟冬冬,早已经昏头转向,三魂七魄都快没了。

这时候检查晨会的教导主任沈老师正好走过,看到了这一幕,敲敲教室的门:“Q老师,现在是期中综合素质评价分析时间,注意用词哈!”

呵呵,综合素质评价,不是考试,那怎么会有成绩呢?排名又是撒意思啦?Q老师越想越郁闷,随着下课铃响起,Q老师也没了训学生的心思,走回了办公室。

2、

这就是我工作的成功路第二小学,不仅是个跟成功没关系的菜场小学,常年在力争全区倒数第十的位置上徘徊,更是个跟人也没什么关系的学校。这里的学生都是世间各种妖魔鬼怪,而这里的老师,除了校长是正宗神仙血统的二郎神的某个部下的嫡系血亲,其他都是一些本着共建和谐社会为初心的“能人异士”。

整个学校五个年级,每个年级三个班,教职工少的可怜,大部分老师都是兼教好几门学科的。而我所在的二年级组,一共就五个人,Q老师是一位快退休的老教师,也是我们二年级组唯一的一位男老师,有着多年的教学经验和修行经验,道行是很深的,可惜这两年遇到了教改,很多新的教学方式Q老师学起来也很吃力。

年级组长赵老师,虽然年轻,工作时间才7年,但能力极强,是著名共济大学非人教学专业的硕士,更是神道教现教主的关门弟子,要不是师范类专业规定要地方学校呆几年,她是万万不会屈就在我们这种鸟窝的。不过赵老师为人热情,一点儿天之骄子的娇气也没有,和我们在一起总是一团和气的。

教授二年级人类行为学的陈老师人称“陈风衣”,是一位一年四季上班都得穿风衣的奇女子,看似特立独行,实是特种部队刚转业,照陈风衣的话说,特种部队风里来雨里去,哪来的时间等你拿雨伞,有风衣就够了,只要看到风衣,学生们都能变成最标准的“人类模式”,可惜陈风衣一下课就跑路,学生们又马上回到一盘散沙。

小徐老师是今年新来的实习生,看起来文文弱弱,脸色煞白,却是意念这门课的老师,主要是因为——她是一只吸血鬼,现在已经100岁了,别误会,100岁的吸血鬼是可是吸血鬼里的年轻人,她的带教老师方老师,是三年级的意念老师,已经247岁了。意念这门课传统意义上都是吸血鬼教的,也许是因为他们总是面无表情,看起来思想很集中的样子吧。

而我,辛辛苦苦考上了大学师范专业,满心以为从此安稳无忧,谁晓得大二一场车祸,直接给我开了天眼,算是有了点预知未来回顾过去的特技,从此被调去了非人教学专业,当然啦,我和赵老师是校友,只不过我是专科毕业的,又是半道出家,属于基因突变那种,跟人家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我们的班级(1)班和(2)班,名次总是颠倒的。

说实话,我们这种特殊学校,早十年前是没有这么高要求的。以前学生只要做一份卷子,再完成一次象征意义上的实践考试,就可以放到社会中和普通人类的孩子一起读书、考大学。

可是如今,随着人妖分离制度的深化,小孩子从进入公立幼儿园起,要先学好怎么做妖,怎么做鬼,同时还要学习怎么怎么做到和人类差异最小化。幼儿园、小学各种非人混班,到了初中开始分类教学,学习内容十分复杂。好比一个僵尸,又要知道什么样的僵尸跳是标准的僵尸跳,又要知道人类小学生的正步走是怎样的,笨一点的小胖子皮蛋,他已经留级两年了,不仅没有减下肥,也没有学会什么时候走什么路。

“一切都处于探索的时代,很多事都是朝令夕改,老师和学生都处在拼命学又不断错,试错是进步的代价啊!”大概是二郎神说的名言吧,现在被挂在每个办公室墙上,起着“鸡血”的作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4)

添加回应

孤独博物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孤独博物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