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推荐的书——《发条橙》

江风硕人
2018-04-29 19:35:05

上周刷完了小橙书。 选中这本书,是因为书背的梗概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读了前半部分,兴致寥寥了——还不如序言和后记更有趣味。 从主旨上看,本书强调的是自由意志,强调即使是“行恶”也是一种人权,讽刺了失去自由意志的伪善的现实社会。 一句话概括内容,就是一个混混被打了针后失去作恶能力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的故事。 话说回来,在序言和后记中,我大概了解了这本在国外“饱受争议、意味深长、流传甚广”的作品,为何在我看来没有一丝吸引力——倒过来说比较合适—— ——为什么这本在我看来“不如不读”的作品,能在欧美国家引起争论、被拍成电影,甚至形成了好一阵的文化现象? 这本,震惊欧美的《发条橙》 完美避开了代表当代中国读者的文化价值观。 “当作是寓言吧,在不久的将来——1970青少年的攻击性将骇人得要靠注射药物消灭大脑中的自由意志。”作者用心良苦,时而在旁白中穿插对少年的期盼和惋惜,借狱吏之口告诫主人公失去自由意志比受刑更为痛苦——当然主人公并没有理会。作者一方面担心少年的放浪形骸会带来社会问题,一方面又讽刺失去自由意志的“社会人”。 只是,连我父母也都还没出生的“不久的将来”,作者把花裤子、马头靴、黑皮大衣称作“惊世骇俗的叛逆”——笔者实在难以把“乡村非主流”和“惊世骇俗的叛逆”划上等号。

回看书扉:作者【英】安东尼·伯吉斯,生于1917~1993 。怪不得旁白总以长辈的视角去审视“无恶不作”的70年代青少年。 即使书本没有保质期,这部作品也已经过时了。 语言文字方面,了无韵味——可能是基于叙述者是“1970年代叛逆青少年”的定位吧。 文中出现了不少词语是需要在文下注释的。一开始我只是觉得疑惑,“译者为什么不好好翻译呢?”。在后记中作者提到了,他“发明”的“少年混混的俚语”——“我的太空时代的小流氓们的词汇可以是俄语和通俗英语加上吉普赛人的醉语。”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与老舍先生的《骆驼祥子》中北京方言 、玛格丽特女士的《飘》中黑人口音,在原著中起着强化人物性格的作用,一旦经翻译“转手”后,便成为捞出水面的海草,原本动人的东西也变得泥泞了。 所谓的——宗教神学? 据说作品在美国一经出版立刻引起轩然大波,原因是:天主教的性恶论在书中得到了完美的诠释。后记中作者提到的大概不错:人性本恶,消灭人物身上的“作恶基因”是唯一使他立足社会的方法。 自然的,笔者在阅读过程中丝毫不觉 “宗教的力量”,相反,把未能走上正轨的叛逆少年牵扯进天主教的观点,当真诠释了。 知道为什么笔者不推荐这本书了吧。 可是不写读后感就对不起当初满怀期望的自己呀。 再说了,再怎么不喜欢,也得尊重辛勤笔耕的作者,还有《发条橙》本书呀。 嗯,向安东尼·伯吉斯先生,致敬。 冒犯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发条橙(纪念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发条橙(纪念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