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人 台北人 8.9分

梦中人

🌸静好
2018-04-29 19:13:14

(账号遗失的搬家) 我自小是不爱看小说的 可能是因为 小说总是有很长的篇幅 很多的人名和关系 复杂的勾稽关系 层层递进 各种铺陈 一不小心就会错过几个亿 且又大多是虚构情节 感觉看了也白看 不如看纪实文学 历史哲学小品 来得畅快 这也算是一种功利阅读吧 会读这本书 是因为许知远的十三邀 十三邀里 他很少谈这本使他一举成名的小说 而对《孽子》和昆曲研究侃侃而谈 是人在蜡烛将熄之际 对更乐于直面 自己真实人生和喜好? 还是时代变迁 已经让愤怒悲悯的少年之心老去了? 立书立言的好处就在这里 即便你背叛或是改变了自己 白纸黑字仍旧如实记录了 那时候的你 这本短篇小说 是很好看的 语言平实 篇幅短小 背后是一个大时代 可以引起同时代者的共鸣 和历史社会爱好者的认知兴趣 断断续续看了两遍 感慨如下 1.画笔 作家和画家有共通之处 就是细腻的观察和描绘 白先生笔下 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 却有着细腻丰富的细节描写 人物的举手投足 服饰,环境,语言…… 勾勒着大于故事本身的空间 甚至还有留白 给人想象的余地 那个年代受过良好的 古诗词教育 古典小说熏陶的人 才能有以短篇的形式 描绘广阔时代的功力 2.做梦 写小说的人 大多是自恋的 爱做梦的 早前看十三邀

...
显示全文

(账号遗失的搬家) 我自小是不爱看小说的 可能是因为 小说总是有很长的篇幅 很多的人名和关系 复杂的勾稽关系 层层递进 各种铺陈 一不小心就会错过几个亿 且又大多是虚构情节 感觉看了也白看 不如看纪实文学 历史哲学小品 来得畅快 这也算是一种功利阅读吧 会读这本书 是因为许知远的十三邀 十三邀里 他很少谈这本使他一举成名的小说 而对《孽子》和昆曲研究侃侃而谈 是人在蜡烛将熄之际 对更乐于直面 自己真实人生和喜好? 还是时代变迁 已经让愤怒悲悯的少年之心老去了? 立书立言的好处就在这里 即便你背叛或是改变了自己 白纸黑字仍旧如实记录了 那时候的你 这本短篇小说 是很好看的 语言平实 篇幅短小 背后是一个大时代 可以引起同时代者的共鸣 和历史社会爱好者的认知兴趣 断断续续看了两遍 感慨如下 1.画笔 作家和画家有共通之处 就是细腻的观察和描绘 白先生笔下 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 却有着细腻丰富的细节描写 人物的举手投足 服饰,环境,语言…… 勾勒着大于故事本身的空间 甚至还有留白 给人想象的余地 那个年代受过良好的 古诗词教育 古典小说熏陶的人 才能有以短篇的形式 描绘广阔时代的功力 2.做梦 写小说的人 大多是自恋的 爱做梦的 早前看十三邀的时候 看到八十岁的白先生 保养得很好 举止言谈 用温润如玉来形容 一点不为过 想来年轻时必然是美的 后来查资料 年轻时的照片 真是细嫩小生 将门之后的身份 与阴柔之气 顿成反差 加之性取向 更能理解 他能写出如此作品 必是早早地 被红楼梦、西厢记等 熏陶心智之人 活在自己构筑的梦里 去抗拒不如自己心意的外部世界 但在那个时代 能够活得归顺自己内心 是不易的 当然重要前提还是 他并不为生计所累 不像我等芸芸众生 让年华耗丧自己并不热衷的事情上 只在须臾属于自己的时间里 阅读他人的人生 找寻依稀安慰 3.草芥 这本书里 细腻是技术 而技术上承载的 是一个个如草芥般的人 上至朱门权贵 下至娼优贱民 谁不是被那个时代的飓风 吹得东倒西歪 谁又不是为了生存 胡乱紧抓着眼下 家国不幸 诗家幸 所以眼前平静的时代 大行其道的是玄幻 是鸡汤 是励志 是家长里短 …… 这是幸运? 还是不幸? 但至少 我们还能通过这本书里 领略到那个时代的唏嘘 幸甚 幸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台北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台北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