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瓣河川 一瓣河川 9.6分

读《一瓣河川》

岱九
2018-04-29 16:21:53

近乡情怯,抚卷无言,只好先扯些往事。

读雨楼的第一篇小说,是《云中梦华》。东京汴梁的传杯之宴,惊鸿一面,历历犹新。那时只是觉得书中气韵不俗,这个作者似乎有别的想法。如我这般被这个故事埋下心中一颗种子的人,应当不在少数。

第一次失控是《山中青眸》——

我从远方的山中来,今日方寻至此山——我路过了江湖。这一路,我看遍了江湖上的刀。

这应该是他第一个短篇故事。我读到一个作者安静、虔诚的数年如一日的学习和思考,以及这以后的自信、笃定,拔刀之前的驻步一望。他读了太多书,想了太多事,写出的文字亦太丰满。惊才不可藏。我记得那天我在朋友家住,凌晨,不可自恃,把全篇一字一字读给她听。像汉赋,酣畅淋漓。

自此以后,山中,云中,河川,梨瓣,都是他的了。那些意象甘愿为他俯身,成为他的所有物。

这样的感知力和掌控力,是既幸为天才,又肯逼自己到极致。

为这种书无眠不算什么。

我从来觉得武侠不该囿于武侠,一个真正的作者想表达任何事情,都不会受制于题材。它绝非很多人固有思维中的那样粗暴单薄,作者有多少层次它就有多少层次。这个层面上讲,雨楼写武侠,也是武侠的

...
显示全文

近乡情怯,抚卷无言,只好先扯些往事。

读雨楼的第一篇小说,是《云中梦华》。东京汴梁的传杯之宴,惊鸿一面,历历犹新。那时只是觉得书中气韵不俗,这个作者似乎有别的想法。如我这般被这个故事埋下心中一颗种子的人,应当不在少数。

第一次失控是《山中青眸》——

我从远方的山中来,今日方寻至此山——我路过了江湖。这一路,我看遍了江湖上的刀。

这应该是他第一个短篇故事。我读到一个作者安静、虔诚的数年如一日的学习和思考,以及这以后的自信、笃定,拔刀之前的驻步一望。他读了太多书,想了太多事,写出的文字亦太丰满。惊才不可藏。我记得那天我在朋友家住,凌晨,不可自恃,把全篇一字一字读给她听。像汉赋,酣畅淋漓。

自此以后,山中,云中,河川,梨瓣,都是他的了。那些意象甘愿为他俯身,成为他的所有物。

这样的感知力和掌控力,是既幸为天才,又肯逼自己到极致。

为这种书无眠不算什么。

我从来觉得武侠不该囿于武侠,一个真正的作者想表达任何事情,都不会受制于题材。它绝非很多人固有思维中的那样粗暴单薄,作者有多少层次它就有多少层次。这个层面上讲,雨楼写武侠,也是武侠的幸运。自多年前看到椴公以后,这是太久没有过的惊艳了,久涸之泽遇喜雨,不免叹一句天意。从《山中青眸》到《凉枝辞》,我每次读完都会想,怎会有这样的写法,却又该是这般写法。许多人以“诗意”概括雨楼,大概只是因为这是唯一概括得出来的,其它种种,除了认真阅读原文以外,做什么都是唐突。

喜欢书里的很多人。杨逊是纠结而平衡的,是个大侠。大侠的牵绊很多,姑娘也好,苍生也好,做到就是做到,做不到也尽力且不悔,涉川一世,“好一个繁美人间”。这种人该当喜欢。云陌游是几乎是完美的,是个公子。公子有公子该有的人设,生而无双,了无羁绊,武功绝顶,长得好看,但他有他的痛苦,和他的不可违。“你若要避雨,这伞给你。”因为自己有,所以丝毫不在意,什么都愿给,什么都给得起。退与死也是选择。一个一直走在前面、总能靠自己去选择的人令人无法不喜欢。梁雨变成虞凉后是个倦客,倦客有一种固执的可爱,别有根芽,冷看尘世与己身,还是喜欢。还有书中的语言,场景和意境。有些通感很离奇,但莫名就连接了对白和场景。有些心理描写压得很低,痛苦,沉闷,但恰当的时候就会迸发出一种锐利的生意。

他在做所有能做的尝试,不肯写任何一句重复的无意义的文字,不愿讲任何一个不坦诚不深情的故事。我当然得承认看到某些营造会觉得刻意,但这也是他的执着——探索到哪一步,走到哪一步,都写给你看;是他的天真——愿意走在前面,告诉大家江湖还在啊江湖儿女还在啊,你还可以等下去。

多好啊。

希望能看到他,写一辈子的故事。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一瓣河川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瓣河川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